【焦點話題】新儒林外史之儒學研究中心--------萬其超

本文作者/萬其超

話說在魯國魯英公胡搞八年的某日,孔夫子召子貢來探詢有關論語活用企管班與CMBA之籌
辦進度。

子貢:老師放心,這兩個計畫的大致架構已完成,學部那邊也已同意。接下去的細節,子游
應該都可以接手按部就班進行。我們CMBA 尚未開班,就有好多企業界朋友紛紛探詢,急著
報名呢!現在,我正在為儒家學院推動一個更大的計畫,就是成立不教書專門研究儒學的儒
學研究中心。

夫子頗為好奇:為何要成立什麼研究中心?我們每一位儒家學院的老師,不也在做研究嗎?

子貢嘆口氣:老師有所不知,儒家學院做再好,仍然是一個教育單位,現在這年頭用心培育
年輕人已經落伍了。真正出風頭的學者大師,大多懶得花時間在教育,而要集中精神多與著
名學者混在一起,開會寫文章。像老師這樣名揚四海,還願意教育後進的人快要絕跡了。

夫子又問子貢:只做研究不教育人才,就比較能做出什麼有用的東西嗎?

子貢連忙回答:當然不會,只是現在人人要爭名,那管什麼有用沒用?我們如果成立這個研
究中心,就不算教育單位,以後就不受學部官員的鳥氣,為了拿一些補助款,什麼五年五百
兩黃金專案,還要年年寫自評報告。我們在研究中心,可以聘一批與朝廷有關係的學者,互
通信息,甚至直通最高當局直接撥款,到時候我們儒家學院的地位就自然比其他學府高一檔
次,甚至學部還會怕我們三分,最後成了學校管學生,學部管學校,而我們則管學部,成了
不受任何部門監督的最高學術單位,這才是最幸福的境界。

再進一步說,如果我們有了研究中心,我們可在全國評選「儒士」,只要當上儒士就由全國
最高領導魯英公親自頒發證書,自動聘為國師。當了國師以後,就無所不能,無所不管。我
們研究中心給國師這份名,他們就幫忙要專款,魚幫水,水幫魚,又不受監管,好不威風?

夫子驚嘆:子貢,你真正是我弟子中最有創意的企管天才!只是這樣發展下去,別的學院不
會有意見嗎?而且,士農工商,為何農工商三界,就沒有人想出這種名利雙收的辦法?

子貢:我們只要把全魯國甚至齊晉各國的大牌學者都招募成為儒學研究中心的儒士,他們就
與我們成了利益共同體。那些還排在外頭的,只要自認未來有希望會成為儒士的,巴結我們
都還來不及,怎麼敢仗義直言?最後只剩下一大批中下階層的,就不用管他們了。反正他們
發聲也沒用,只要讓學部撥一些錢,讓他們如餓狗搶骨頭,天天忙忙碌碌,不死不活,勉強
過得下去就成了。

至於夫子提到的農工商各界,他們做的都是實在的事,有效果有市場自然功成名就,沒成果
就當然淘汰,所以無需也不可能搞個虛名組織。而我們「士」界原本就是述而不作,是搞虛
的,不弄個虛名組織,如何能保障特權,壟斷資源?

夫子考慮良久,嘆口氣:好吧!就照你的意思去規劃,只是這儒士推選,要如何起頭?

子貢:當然要先從一兩位開始,夫子您老人家自然是第一人選,再從魯國找一兩位大老,甚
至現住在齊、秦等國,但與我魯國有淵源的知名人士組成第一屆,只要當選了就是終身制,
以後每兩年由現任儒士來推薦,大家開場儒士會議,通過即成。

子路在旁邊聽到就插話:這樣一人變成兩人,兩人變成四人,豈不成了老鼠會?

子貢:這原本就是學術老鼠會,非我一夥就分不到特權,當不成國師!只是魯國資源有限,
我們在裡頭的人,還不希望太多人擠進來呢!

於是在魯英公胡搞九年的夏天,儒學研究中心籌備處正式成立。

【作者為李國鼎基金會秘書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