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吃腦蟲戰爭」 台灣已是戰場

作者/施秀惠(任教臺灣大學生命科學系)

最近如果造訪美國紐奧良市,空氣中除了依舊飄揚的爵士樂外,可能還隱約瀰漫著消毒水氣味,因為市郊正進行著一場不知伊於胡底的「吃腦蟲戰爭」。導火線是一名4 歲男童在家用塑膠滑水道(Slip-N-Slide)玩耍後,罹患原發性阿米巴腦膜炎(primary amoebic meningoencephalitis, PAM) 死亡。美國疾病管制預防中心(CDC)隨即從當地多個自來水系統,檢出俗稱「吃腦蟲」之病原體——福氏耐格里阿米巴(Naegleria fowleri),同時發現係由於自來水含氯量過低,消毒不全而未能殺死吃腦蟲。

自來水成為感染來源

自1965年發現吃腦蟲以來,全球雖僅發生兩百餘死亡病例,但感染源卻從溪流與湖泊等淡水水域,蔓延至游泳池、溫泉浴和水上樂園,更順著自來水系統抵達家戶水龍頭,以致兒童在灌注自來水之塑膠玩具嬉戲後,感染水中吃腦蟲而喪生。

其實路易斯安納州前年已發生兩件使用污染自來水沖洗鼻竇之死亡病例,CDC雖從死者浴室蓮蓬頭和電熱水器檢出吃腦蟲,但水塔和淨水場則無。如今悲劇再度發生,當地居民不由得悲歎:防疫難道貧富有別?!財政困難之地方政府並未確保自來水的有效餘氯含量,未能徹底殺死水中吃腦蟲,反倒將致命病原送入管線末端的各個家庭。

日益嚴重之溫室效應正加劇全球暖化,喜好高溫、可在46℃存活的吃腦蟲勢將激化戰況,美國CDC 在6 年前已提出警告:「隨著全球氣溫上升,性喜溫水的吃腦蟲將愈發活躍,美國未來數十年面臨此微生物之致命威脅將驟然增加,吃腦蟲不僅是潛在的、更是逼近眼前的威脅。」其實吃腦蟲戰爭陰影豈止籠罩美國?福氏耐格里阿米巴廣佈於地球所有淡水水域,威脅已然全球化,而前年首度出現溫泉泡湯感染吃腦蟲死亡病例的台灣,在國人未警覺疫情的情況下,早已成為戰場。

《溫泉法》之規範與不足

筆者在本刊今年10 月出版之382 期發表《「健康是基本人權」-從吃腦蟲台灣首例談知的權利》一文,隨即將電子檔寄送相關主管機關之首長信箱,以期喚起重視。下面概述經濟部和衛生福利部之回覆,同時予以解讀並續提建議。

經濟部回覆:「依《溫泉法》規定,業者在經營溫泉事業前應先取得溫泉標章,而溫泉標章之取得,應依「溫泉標章申請使用辦法」第7 條第5 款規定,檢附申請前二個月內衛生單位出具之溫泉浴池水質微生物檢驗合格報告。溫泉營業場所多屬浴室業及旅館業之場所,衛生主管機關依相關規定,嚴格辦理有關溫泉水質抽檢及衛生管理等工作,依法把關。」

經濟部下轄之水利署負責推動緩衝十年、今年7 月始上路之《溫泉法》,針對溫泉水質之檢驗與管理,做出上述說明。不過,根據疾病管制局94 年間訂定、98年修訂函告之「溫泉浴池水質微生物指標與採樣程序」,溫泉浴池水質微生物檢驗項目僅為大腸桿菌(Escherichia coli)與總菌落數(Total Bacterial Count),並未包括吃腦蟲。

如何確保流動性、務須固定排放更換之溫泉池水的潔淨安全?建議溫泉業者:主動檢驗水質以建立商譽。與其仰賴衛生主管機關「嚴格抽檢」之背書,何如主動提升水質安全標準以落實衛生管理?自行定期檢驗並納入吃腦蟲項目,結果公告週知,以建立商譽與口碑。

疾管署開始亡羊補牢

衛生福利部回覆:「本部疾病管制署於2011 年11 月18 日接獲該通報個案相關訊息後,立即督導轄區衛生局進行疫情調查及相關防治作為,追蹤同行家人及友人均無疑似症狀;另派員會同當地衛生局至遊憩地區進行環境採檢,提供環境消毒相關建議,並由衛生局督導業者完成環境消毒。此外,該署於近兩年持續監測不明原因腦炎結果,亦未曾發現該疾病。」

上述說明即為今年9 月13日首度發布於疾管署官網之新聞稿,亦為媒體查證後之回應。由此證實前文之質疑:疾管局全程參與台灣吃腦蟲首例之診斷、溫泉檢驗以及病原追蹤,同時執行公權力,暫時關閉該溫泉旅社;然而所有作為皆屬個案性處置,並未規劃且施行通盤性方案。兩年以來,除參與學術論文發表外,全無積極主動之舉措,今年9 月始因媒體查詢而發布新聞稿回應。

衛生福利部提供下列新資訊:「經查美、日溫泉均曾有檢出福氏內格里阿米巴案例,惟並無訂定相關警訊發布標準。考量國內溫泉池檢出該致病原,該署已於全球資訊網建置『福氏內格里阿米巴腦膜腦炎』專屬網頁加強宣導,並於102 年10 月14 日公告『營業場所傳染病防治衛生管理注意事項』,將防治相關建議納入行政管理及消費者配合事項之建議,由地方主管機關定期及不定期前往各營業場所實施督導、管理、稽查、輔導及採驗檢驗等作為,以維護消費者之安全健康。」

兩年來從未在官網發佈此病例以警示國人的疾管署,終於在媒體報導後發佈新聞稿並建置專屬網頁,同時在次月公告篇幅長達18 頁之「注意事項」,提醒業者遵循。然而,建議業者定期進行水質監測之微生物指標,仍僅為總菌落數和大腸桿菌群而已,並未納入吃腦蟲。

因應「吃腦蟲戰爭」之基本戰略

既然「吃腦蟲戰爭」已全球化,歸納應戰策略之基本原則有二:降低水體中吃腦蟲含量、避免引水入鼻。前者針對自來水和人造戲水環境,可藉著加氯、加熱、過濾和照射紫外線等消毒措施殺死水中吃腦蟲;而在自然水體活動則需遵循趨吉避凶之道以求自保。後者則為贏得這場戰爭的終極武器,因為吃腦蟲必需經由鼻孔、深入鼻腔,始能侵犯大腦。因此無論以何種淡水沐浴、盥洗或嬉戲,除非已確定消毒完全,否則切勿將水導入鼻腔深處,如此即可阻斷吃腦蟲感染人體的唯一途徑。

美國CDC 近來藉由各種管道,反覆向紐奧良市郊居民強調:「仍可飲用自來水,變形蟲即使進入消化道亦將死亡而不致罹病,但切勿讓水進入鼻腔。」試著揣摩感受,民眾打開水龍頭時之忐忑不安和疑慮恐懼吧!

隨著全球之急遽暖化,「吃腦蟲戰爭」顯然方興未艾,可能永無終戰之日。因為單細胞的吃腦蟲專營自由生活,不是寄生蟲,完全不需依賴任何寄主即可生長繁殖。我們雖出自本位主義、唯我獨尊地慣說:吃腦蟲「入侵」人體或「污染」水源,但20 億年前即出現於地球、遠比人類資深的此種原蟲,和人類的關係其實全屬被動,感染人體亦純為偶然。我們在天然或人造之淡水水域活動,引進湖泊與河川淡水作為自來水原水,如何有效去除或逃避生活與娛樂用水中的各類病原?實為攸關人類生存與福祉之重大挑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