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之五年五百兩

本文作者/萬其超(任教於清華大學化學工程學系)

孔夫子有意帶子路赴秦國哈儒大學遊學,藉此成為國際知名學者,也可以解決在魯國因生源
不足,發展上之困境。子路興奮不已,立刻勤練陝西土語,以便儘快進入狀況,那知過了三
個月,仍不見動靜,難免納悶就來請教。

子路:夫子不是說要帶我去秦國,不知進展如何?

子曰:我忘了告訴你,自從我們放出風聲要出國遊學,立刻受到學部蔣尚書的注意,特別提
了一個五年五百兩黃金的重點興學計畫,我們儒家學院也在補助名單,所以現在錢是足夠
了,只是這黃金也不是白拿的,要提出創新計畫。

子路:我們朝廷每年都會提出什麼計畫,其實大家心知肚明,都是說說而已,如果認真提出
什麼革新,學部那些官員也未必能執行得了,總是發發錢,寫兩份報告就結案了。

子嘆曰:我何嘗不知道,但是能拿到錢,總比拿不到好。我們儒家的態度就是不能兼善天
下,那就只好隨波逐流,那種獨善其身的事,是道家幹的事,所以他們業務越做越小。話說
回來,寫這種噱頭專案,不是你的專長,快去把子貢找回來!否則下次學部會同禮部來評
鑑,我們就難看了。

子貢邀同學部侍郎,匆匆趕來,向夫子請安。

子曰:子貢,有一件事必須由你來主辦。最近學部撥了一筆興學專款,以提升魯國高等院校
之體質,正式名稱是一二三工程,意思是符合「一、二、三」三項條件,就算重點院校,預
算加倍。這一、二、三指的是「一」,要至少聘一位學術大師,由學部聘為「黃河講座教
授」;「二」指的是每年必須至少有兩篇論文發表在齊晉等大國有評審制度之期刊,如果寫
不出論文,只要有重要專書,如論語、中庸,也可以抵十篇論文;「三」是指每年必須有企
業捐助或產業服務款在三百兩白銀以上。這第一項,當然沒問題,我自己就可以充當,何況
這位學部侍郎也是我們儒家學院出身的;至於第二項,當然也無問題,就靠顏回一人,就搞
定了,還用不著拿專書來抵,只是那第三項,就非靠你不可了。

子路:原來這五年五百兩黃金,有這些規矩,只是這兩年,黃河到我們魯國境內常常斷流,
取這個黃河講座好像有些觸霉頭?

學部侍郎:有這等事?這水利工程屬工部,前些日子,我還同工部尚書開會,他都不吭聲?
也不怕你們笑話,我們魯國,天天喊跨部門合作,其實連消息流通都做不到。只是不取名黃
河講座,難道要取名長江學者?人家還以為是楚國出的錢?

子曰:子路,人家學部一番好意,你就不要再添亂了。只是林侍郎大人,我們魯國別的不
多,就是學校多。如果只是選幾個學校重點資助,別的學校怕會講話吧?

林侍郎:夫子高見,我們也預見此事。所以進不了一二三工程的學校,我們另外搞了個虎躍
計畫,意見是透過少數經費補助,把他們由病貓變成猛虎。

子路:這個立意甚佳!只是我的同門師兄子游現在就在榮德管理學院任教,據他說學生絕大
多數只是要混個文憑,學校聘再好的老師,買再好的設備也是枉然。這個虎躍計畫,最後不
要淪為「胡要」計畫才好。

子怒曰:子路,我平日再三訓誨巧言令色鮮矣仁,怎麼你在這兒讀了七八年,反而變成尖酸
刻薄!罰你即刻回房抄寫「言忠信,行篤敬」一千遍!

子路暗想:看樣子,夫子被政府一救,也不會出國發展了。但是以魯國的經濟現況,硬榨出
一些錢去培育一批沒有用的儒生,還不如立刻發給學生畢業文憑,大家省時省錢,更痛快
些。只是這些學部大老儒家大師,還要繼續弄個局面來玩玩,證明煞有其事。我再跟他們一
起耗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學子夏提前退學,自己去創業算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