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之CMBA

本文作者/萬其超(任教於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李國鼎基金會秘書長)

話說前回子路因追隨夫子去秦國哈儒大學發展的計畫泡湯,懊惱不已就準備自儒家學院退
學。子路才在宿舍收拾行李,就有人火速報告夫子,夫子一聽大驚失色,立刻到宿舍來慰
問。

子曰:子路,你莫因為我常對你疾言厲色就懷憂喪志,我就是將你當自己人才如此。如果是
其他學生為了怕他們受不了壓力,要退學不繳學費,我都是笑臉迎人,上課半小時講一則笑
話以提振士氣,弄得那部論語,後半部都被人譏為是笑話集了。子路,我對你的苦心,你怎
麼不理解呢?

子路是性情中人,被夫子一番教誨,淚水奪眶而出,忙放下行囊:夫子,我曉得你的難處,
為了經營這個儒家學院老早就放棄師道本業,只是這樣靠政府不穩定的補助,撐一段時間,
實在不是辦法。

子曰:你放心,為師的老早就有長期發展計畫。首先我上次就要子夏積極籌辦論語活用企管
班,這些商業界人士比較有錢,畢業後仍會捐款給我們,不像我們現在招收的一般儒生要他
們繳一兩條肉乾權充學費,都還拖三拖四的。如果企管班做成功,我們還可開進階班稱為
CMBA,專門侍候那些老闆級的商人,這個C 就是confucius,代表我們儒家學院的特色,不出
三年就打垮那些EMBA。

子路驚嘆:老師的學問真是淵博,居然通曉夷國語言!

子曰:我們魯國國力日弱,所以必須引進各國甚至蠻夷語言,才能證明我儒家學院開風氣之
先,非常國際化。如有一日能將儒家學院擴及到各地設立分校,稱它為孔子學院,也算是讓
儒學真正弘揚四海。到時候你們這些第一代弟子分派到各地主持校務,算是這多年來辛苦跟
隨我的回報。

子路興奮不已:太好了,只是我看到許多外地來的儒生,聽我們山東腔都有困難,如果再要
他們上番語課,會不會太難些?

子曰:這你就不懂了,現在教育講究的就是要標新立異,越有噱頭,人家越搶著報名。何況
我們也不會真的用番語上課,只是多夾雜一些蠻夷的名詞來裝時髦。

子路:是,是,那請問這CMBA有沒有什麼入學資格?

子曰:這企管進階班,既然是為商人而設,當然明的暗的都要以他們為對象。所以在入學資
格上,就明白宣示不拘學歷只要有財力證明,人人皆可報名。我們這個CMBA 如同禪宗,不
立文字但求頓悟,只要自稱悟了就發CMBA 學位。只不過在暗的一面,不妨將學費拉高,每
年要白銀十兩且絕不准以肉乾來混!

子路:是,是!師父我還有一事不解,既然我們入學不重視學歷,那為何畢業時,又要發一
個學位?

子曰:問出這種問題,我又要罵你冥頑不靈了。現在是什麼時代,哪有像顏回,曾參這種為
學問而學的學生?現在一切都為名,而且越能走捷徑越好。你看看人家秦國哈儒大學鼎鼎有
名,也是給許多富商名譽學位,我們儒家學院又何必為難自己?我們如果設立這個CMBA,
這可算是在中土各國首創,也許還可得到學部頒的教育創新獎。子路,你就趕快通知子夏、
子貢去辦理吧!

子路:是是,我即刻通知他們,這CMBA算是研究所學位,還要向學部高教司去申請,我在
那兒有一兩個熟人,明天就先去打招呼。只是如果他們問起收費標準,發現是如此高,會不
會懷疑我們辦的不像教育事業,倒像是營利事業?

子曰:你就告訴他們那怕是清白如顏回,每天也要買一瓶礦泉水、一碗白飯才能活下去,學
部經費補助不足,我們自食其力,還挑剔什麼?我們魯國這些年早就是君不君,臣不臣,該
賺錢的商業全賠錢成了非營利事業,原該服務大眾的教育和醫療事業,反而靠壓榨學生和病
人,成了最大營利事業;至於新聞報導專門捏造故事,應歸為最大的製造業。

對了, 子路, 萬一CMBA報名人數爆滿,你可跟子游商量去籌辦儒學先修補習班,班上的老
師也全是我們儒家學院的前期畢業生。所以我們是上中下游統包,一貫作業,真正做到肥水
不落外人田,看今後有誰敢說我是沒有企業眼光的教育家?

於是中國第一個培育儒商的搖籃和第一家補習班就此誕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