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之儒學評鑑中心

作者/萬其超(李國鼎基金會秘書長)

一日,孔夫子因天寒地凍難熬,正準備早早就寢,忽見那宰我匆匆自外堂衝入,慌張說道:師父不好了,你那愛徒顏回因長年營養不良,昨日忽然暈倒,大夫見他清寒,硬是不肯以參湯急救,結果就一命嗚呼。

夫子聞後大哭:老天啊,我們魯國不該死的死了,該死的卻都不死!

宰我:師父你務必節哀,你說那不該死的死了,我明白是指顏回;至於該死的老不死,卻是指何人?

夫子拭淚道:你看我們魯國一年不如一年,為政者只會交相指責,我們在野的儒生不事生產,鬥起別人卻特別來勁。我要大家矜而不爭,群而不黨,在我國剛好到處是爭而不矜,黨而不群,我怎能不感傷呢?想那顏回,一生致力儒學,卻連一個兼課的機會都弄不到。他穿了一件破棉袍,看到別人穿羽絨衣也從不羨慕,但是身體怎受的了?

宰我:師父,我知那顏回品學兼優,只是那穿破棉袍的事,好像是上次你稱讚子路的話,是不是記錯了?

夫子:顏回、子路都一樣啦,他們都是我的好子弟,倒是你,只會上課時打瞌睡,也總要想個法子對我儒家學院做些貢獻。

宰我:師父我白天閉目養神,並不是只會昏睡,其實我也是在算計。就像那子貢、子夏替你開辦CMBA專修班,開頭是很風光。但是去年起我國經濟凋敝,企業界自顧不暇,老板們那有精神和餘錢來上什麼專修班,夫子下次看到子貢,就會看到他面有菜色,也快要穿破棉袍了。所以我左思右想,我們四體不勤只會打高空的儒生,如果無法從企業界挖錢,只好回頭向政府打主意,現在儒家課程不但在魯國各校均有,連齊晉各大國也看的到,講義全用夫子的論語,但是師資參差不齊。我們應該主張著作權和提升教學品質,成立儒學評鑑中心,設立認證制度。凡是有聘用我們正宗儒家學院畢業者為師資,而且願意每年繳著作權利金五十兩白銀者,一律評為優等,頒ISC2001證書;如果做到兩者其中之ㄧ者評為中等,頒ISC2002證書;如果兩者都做不到,不管課教得多好,一律評為劣等不發證書。

夫子:這個主意甚好,不但可以增加儒家學院之財源,而且可以幫助我們弟子的就業。只是這事需要各國政府配合,在魯國我還可以賣老面子,請學部訂個辦法。但是別的國家,如何能逼人家推動?

宰我:這夫子就有所不知了,十年前,我陪夫子周遊列國,夫子以為我都是在睡覺嗎?我其實結識了不少當地的秀才、舉人,現在有些都已官拜侍郎、尚書了。我就去打通關節,讓他們也訂個辦法接受我們評鑑。我們每評鑑一個學校,就私下付他們白銀五兩。制度訂下來,像秦國的哈儒大學原先就是為推動儒學而設,一定會立刻響應接受評鑑的。

夫子大喜,連忙站起來牽著宰我說:太好了,你真是一塊璞玉,過去我是看走眼,錯怪你了。你就趕快去張羅,魯國這邊就由我自己來,明天我就去見學部陳侍郎。

於是全中國第一套教學認證ISC制度就此誕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