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的感想

作者/王世仁(陽明大學醫管所兼任教授)

與專利結緣真是一個美麗的意外,當初執行第一件國家某個委員會的計畫,想要透過申請專利來顯現成果,該委員會在南部有個工程科技推廣中心,經專家審查結果是該成果不具可專利性,而不予專利申請經費補助。於是就自行向智慧財產局提出申請,結果專利經過審查核准,由於當時計畫成果還沒有下放執行單位,所以又得把專利權轉讓回給該委員會。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原點,不禁讓人想起為何學術界對於專利性的審查竟然與實務界有正反之別?也從而燃起我們對專利的好奇心。

接著,真的是繳了夠多的學費,參加研討會、買書自修和向高人請益等,不過,也使得我們除了在器具設計與製造的本業之外,還能夠在轉投資的專利部分也能夠有所表現。目前已經有三篇文章發表在Nature Biotechnology期刊(2012年IF(Impact Factor) = 32.438, Rank =2/159),更特別的是還有兩篇文章刊登在美國專利與商標學會的雜誌(Journal of the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Society),論文刊出後還受到日本國際知的財產保護協會兩次邀請翻譯成日文刊登於其AIPPI雜誌。

藉此機會提出我們對於專利的淺見,提供給大家做參考。

經濟效益—是否申請專利之最高指導原則

委託外面事務所提出專利申請是需要一定的費用,臺灣專利約在2~6萬之間,美國專利案需要8~10萬,歐洲專利則需要近20萬,縱使不假他人之手,申請專利DIY也還是要繳交規費(臺灣發明專利:申請費3500元新臺幣+實質審查費7000元新臺幣= 10500元新臺幣、美國專利(小個體申請人):基本申請費140 美元+檢索費300 美元+審查費360 美元= 800 美元),不但如此還要繳交年費。因此,如果沒有任何經濟效益產出的可能性,實在沒有理由做這麼昂貴的發表!

有句話說的好:市場並不會獎賞想法,唯有能夠滿足市場上人們的需求才可能會受到獎賞!(The marketplace does not reward idea, but it rewards satisfying the people in the marketplace.)我們從前也曾迷失於只要有好的想法,努力地證明其可行性,然後透過專利申請保護,就會有大公司捧著白花花的現大洋來請求授權。這種美夢往往都不會實現的,當然,可能會有極少數的例外。

事實上,「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作法已經是過去式,現在巷子太多了,重要的是,要把酒罈搬到巷子口叫賣。換句話說,縱使是好作品或研究也要懂得行銷!尤其如羅傑斯(Evertt Rogers)教授在《創新的擴散》(Diffusion of innovations)書中所提到:一個新觀念、方案或產品,縱使有顯著的好處,但是要別人接納卻也都會有其困難度,所以做好創新的擴散絕對是必要的!而這也是我們在優良研發規範(good research practice, GRP) 中強調創新擴散的原因。2013年8月7日美國湯瑪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大學技轉辦公室的主任Katherine Chou 回臺灣演講技轉實務,就明確指出做技轉就是要像是做business 一樣來經營,真的是一針見血的寫照。相信唯有如此,我們的研發才能產出價值,也才能夠讓研發工作得以永續發展。

此外,臺灣於民國92年初,經總統公布實施的專利法修正案,對將新型專利改採形式審查而不進行實質審查,也就是說專利審查委員不再對專利要件(產業利用性、新穎性、非顯而易知性)進行審查,凡申請專利之文件齊備、書表格式符合法定程序、係屬於對物品之形狀構造或裝置之創作、沒有妨害公共秩序善良風俗或衛生,以及說明書或圖式之揭露事項沒有明顯瑕疵等,就會直接授與專利。有位美國專利律師說的好,這種沒有經過實質審查的新型專利,根本無從評估其價值性。

可是因為新型專利規費較為便宜(三千台幣),又可迅速取得專利證書,就被臺灣的專利界人士大大的鼓吹(或矇騙)來申請,甚至不能申請專利的物品也去申請一張證書來表示愛臺灣,而這些專利術士真是賺翻了,說明書隨便寫寫只要沒有明顯瑕疵即可,反正一般的申請人也都看不懂專利說明書。

先前我們曾請一家專利事務所幫忙報價,若以人口數來評估市場大小,申請中國和美國專利似乎才是有經濟效益的布局(如圖)。尤其是學研界更應該帶頭去賺美金、人民幣或歐元,申請臺灣專利收的只是自己同胞的錢,根本不是英雄好漢!尤其像醫療器材主要市場就是在美國、歐盟和中國,申請臺灣專利幾乎就沒有其必要性,可是國內學研機構都還是普遍要申請臺灣專利。甚至更離譜的是,某個所謂的頂尖大學居然把國外大藥廠有興趣的研發成果,只申請臺灣專利保護!而讓整個技轉案無疾而終,真是離譜到不行。


成功大學醫學院生化所張明熙教授研發出阻斷Interleukin-20的單株抗體,可治療骨質疏鬆和關節骨流失,而以1千3百30萬美元授權給歐洲諾和諾德(Novo Nordisk) 藥廠,創下國內學研界技轉金的記錄。然而,張教授於2013年7月16日到陽明大學演講,曾提到其在專利申請與技轉過程中的經驗與學習。不禁讓人要問臺灣學研界的技轉單位是否能夠提供研究人員更好的協助與資源呢?而不單只是做些收案與發件的庶務工作。

蘭格教授的轉化研究模式

就在我們2013年6月於Nature Biotechnology期刊文章刊登處的前幾頁, 剛好有一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蘭格(Langer)教授所發表,談學術實驗室如何做轉化研究的專文。(translational research 目前在臺灣被翻譯成:轉譯研究。中文的「譯」是把一種語言文字,用另一種語言文字說出來或寫出來,與實際的意義有所差距,稱為「轉化研究」似乎比較貼切),蘭格教授以其第一件藥物釋放專利授權的經驗,說如果想要讓研究成果能夠對人類有所貢獻,自己就必須投入將其商業化的程序!於是這些年來蘭格教授和其同事、學生和博士後等成立了超過兩打以上的新創公司。

蘭格教授對於成立生物科技新創公司訂下了5P的準則,即平台(platform)、論文(paper)、專利(patent)、原理的證實(proof of principle)和將產品推向臨床(products to patients)。其中平台技術應能夠反覆地使用在不同的運用上,像是基因工程技術可用來製造各種治療用的蛋白質,或是聚合物微球可作為各種藥物釋放的用途。事實上,縱使是在研究的初期,一個新想法如果能夠想像出其各種不同的應用,就可稱的上是一個平台技術。一個技術當然是要有趣的和對科學和工程能夠有所貢獻,但是技術成熟到成立一個新創公司的階段,最好能夠在幾個領域有產生出產品的可能性。蘭格教授認為只有單一應用的想法也可能會成功,然而,不可否認的,平台技術的方式通常比較容易得到支持,像是資金和合作等,而比起單一應用的產品,平台技術也比較容易有所貢獻。

論文方面,蘭格教授通常會把研究成果發表在知名度高的期刊,對於一個新創公司而言,能夠把成果發表在知名的期刊,通過同儕嚴謹的審查,代表著其想法可能具有顯著的突破!例如蘭格教授實驗室以1997年和1999年發表在ScienceNature的文章內容,分別成立的AIR和MicroChips兩家公司。蘭格教授建議說一個想法,如果沒有在知名度高的期刊描述其科學理論的來龍去脈,想要把該想法轉化成公司就會比較困難,尤其是沒有發表的研究成果,更是很難建立出在科學和商業兩個領域的夥伴關係。對於特別突破性的想法,還可能需要發表更多的論文來做觀念的證明。

專利部分,蘭格教授提到其實驗室的專利是從論文直接流出,理想的情況下,最好能夠用阻隔式專利(blockbuster patent)來保護平台技術,所謂阻絕式專利就是申請專利範圍涵括了從事某領域工作所必須的技術,權利範圍很廣,除了讓其他人沒有經過專利權人同意就無法實施之外,甚至也無法實施接近的技術。例如史丹佛大學的基因切割專利,就是現代生物科技的阻隔式專利。

然而,要特別注意的是,之所以能夠成為阻隔式專利是因為技術的突破性、創新性或基礎性,就像是蘭格教授實驗室發表的論文是登在ScienceNature類的期刊。千萬不要相信專利術士的吹噓,說可以透過專利的技巧來申請到包山包海的權利範圍,因為這已經違反了專利制度的原則,縱使專利被專利局核准了,將來在法院還是有可能被判無效,絕對是得不償失的!還有要注意的是,先發表論文會構成專利的先前技藝,這也是我們在GRP中強調「patent first, paper later」的原因,雖然美國有一年的先發表的寬限期(grace period),一般還是建議要先提出專利申請。

另外兩個P中,像是做到動物實驗來證明原理的可行性,更可吸引其他資金的投入;而把產品推向臨床則是平台技術成功的唯一指標,應該都是成立生物科技新創公司所必須的。蘭格教授舉例說其一學生以藥物傳送微晶片做博士論文,成立了MicroChips 公司,然後做動物實驗和接著進入臨床試驗。

結語

曾經有位專利界的老前輩說:專利本身沒有技術,只要認真學就會了。我們這幾年的體驗也確實是如此,問題在於學校教育沒有確實落實,諸多資深的教授都認為沒有必要, 甚至不把修習專利的課程列入畢業學分! 不過很欣慰的是縱使不列入畢業學分, 還是有學生願意來修課, 這代表學生比老師還有眼光。

也曾向國家型計畫提出類似的建議, 尤其現今網路資源的便利性使得資訊流通快速, 在世界其他地方非常可能有其他的人也正在從事大家想做的研究,所以審查計畫時檢索專利資料庫,應該是可降低科研投資的風險性,像是補助已經是別人專利的研究計畫。然而,負責審查此建議的資深專家卻一再說國家型計畫已經有後續推廣辦公室,可是分明就一個是在計畫審查前的檢索,一個是在計畫執行後的推廣,有前後不同的差異性!很可惜這些專家們都視而不見。

我們也透過E-mail向蘭格教授請益其實驗室的做法,並請對GRP提出看法,蘭格教授告訴我們這正是其實驗室的作法。不但如此,美國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的資深智慧財產權律師納•凱文(Kevin Nachtrab)也非常同意GRP 的觀念,其則稱之為「聚焦式的研發」(focused R&D),在研發之前要做好技術和市場趨勢的調查,唯有如此才能夠研發出迎合市場需求的成果。

如同本文開頭所述,由於學研界對於專利的不重視,才燃起我們對專利的好奇心。只是這將近二十年的時間中,好像沒有甚麼太大的改變,所以還是要再次地呼籲要有正確的專利觀念!尤其我國發展至今,唯一的出路就是要仰賴學研界扮演著知識火車頭的角色,促使科研成果提升產業技術層次、經濟效益與國人的生活品質。而為了達成此目標一定要了解市場方面和掌握相關技術脈動,而專利資訊正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之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