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之產學合作篇

作者/萬其超(李國鼎基金會秘書長)

話說孔夫子近日正在為推動儒學教育評鑑認證工作感到煩心,卻聽到外頭報來負責CMBA 專班的子貢求見。

子貢:夫子,我們儒家學院雖然列為學部「五年五百兩重點輔助專案」的學府,培育了不少儒生,後來又成立儒學研究中心,弄了個儒士制度,將各地學界大老一網打盡,號令諸侯好不威風,只是最近雜音也越來越多,說是我們冊封的儒士只會享特權,管東管西也沒有看到能真正為農工商各界做出一些具體的事,不像人家齊國當年成立中科院,後來開發不少技術,有人就出來開公司,其中一家連想公司,都發了大財,給齊國青年造就不少就業機會,而我們的儒士拿不出專業貢獻,卻專門撈過界出些教育舉才的歪點子,弄得學部、禮部的官員窮於應付,叫苦連天。我們儒家學院被人家罵是始作俑者,全民公害,這個批評浪潮,怕快要擋不住了。

夫子:這個儒士制度,我怎麼會料想到弄成這種局面,現在是害人害己,這些儒士連我們儒家學院內部運作也是說三道四,甚至希望我們向學部再多要錢、多設立幾個分院,由他們去主持,成為他們的勢力範圍,我還不知道如何回絕他們呢!只是那產業化的事,我們可以自己想個對策。既然人家中科院可以成立公司,那我們也來設立一家公司,但是我們全學院上上下下都無真本事,也無具體想法,卻如何是好?能否與那些CMBA 班友商量一下,好歹捧個場也幫我們設立一家公司,如果暫時沒有目標,就仿照人家連想公司,命名為幻想公司,表示我們從幻想開始,更前瞻,有夢最美,說不定有一天會弄假成真。至於公司的創設基金,除了請CMBA班友出資外,也可以向工部去申請「胡搞性新產品專案」的補助。只是工部的那一套又與學部的花樣不同,我們要向工部去學習,按照他們的遊戲規則去做。

子貢:我們申請計畫、開公司,規則就是規則,為何要說成遊戲規則?

夫子:你有所不知,在我們魯國,十樣事中九樣事都是隨便說說的兒戲,不能當真,所以大家就老實稱做遊戲規則。譬如人家從事土木的,本來是規規矩矩的行業,但是在我們魯國就稱為玩建築,所有造房子的規則,都是遊戲規則,將來房子垮了,你莫怪他。

子貢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只要是騙來騙去的事,這都好辦。明天我就去和CMBA的同學推銷此計畫,只要認捐白銀五兩,就被列為創始股東,可以提前半年畢業。至於畢業校友, 則每人認捐十兩,只要工部的補助款拿到了,再退還給他們,所以他們也不吃虧。

只是說到工部,那批人都是技術本位,一板一眼而且多半都是即墨理工學院出身,老早就對我們儒家學院不順眼,現在去求他們,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夫子: 如果拿不到「胡搞性新產品專案」的補助,那就向學部申請他們新成立的產學合作專案,稱做「過河拆橋計畫」,補助經費是少很多,但總比一毛沒有強。

子貢:為什麼叫「過河拆橋計畫」?

夫子:學部最近也被御史告到朝廷,說他們每年撒了這麼多銀子,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最可恨的是那些狗,有的嫌吃不飽,不但不感恩,還會狠吠兩聲,說肉包子分配不公。所以學部痛定思痛,索性與業界合作,任何學者只要能拿到業界的背書,就給一些研究補助。只是這項補助最多三年,他們的想法是幫我們與業界建立合作關係,到了三年就應該由業界接收,他們就完全不管了,所以叫做「過河拆橋計畫」。

子貢:若要找現成廠商背書,這個容易。子游太太的娘家就是開肉脯工廠,我立刻去找子游弄一張合作意願書就成了。

夫子:這件事做起來還是要小心。去年燕國也曾推出一項類似的產學合作方案,結果他們邯鄲科技大學一位老師也是找親戚開的廠商背書,被人檢舉,弄得沸沸揚揚,大半年才平息下來。我們儒家學院原本就只是一個仁義道德的空殼子,如果被人檢舉,那就全軍覆滅了。這個「過河拆橋計畫」只是備胎,你還是先朝工部「胡搞性新產品」方案進行。

子貢:是、是、弟子遵命,只是仍有一事擔心。我們儒家學院做產學合作,其實都是虛的。三年以後,業界如何能接手?到時候不就穿幫了?

夫子:這你就多慮了,我不是跟你說過,我們魯國原本任何事都是兒戲,三年以後,也許學部尚書都已換了好幾位,還有沒有過河拆橋計畫都不知道,誰還會來查我們的帳?你還是即刻去工部找關係,才是正事。

於是儒家學院進入新的產學合作發展方向,影響後世長達兩三千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