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良研發規範

作者/王世仁(陽明大學醫管所兼任教授)

無形資產——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 IP)包含:商標(trademark)、著作權(copyright)、營業秘密(trade secret)與專利(patent)等,在「知識經濟」的時代中,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IP的知識甚至可說是所有現代人不可或缺的常識!其中商標企業成功重要的因素之一,利用商標可使得顧客辨識其產品或/和其所提供的服務,從而可表彰產品或公司品質及價值,對企業而言是拓銷產品、掌握市場、創造利潤之利器之一。

營業秘密所保護的客體,包括方法、技術、製程、配方、程式、設計或其他可用於生產、銷售或經營之資訊,成為營業秘密的要件是:非一般涉及該類資訊之人所知者、其秘密性具有實際或潛在之經濟價值,以及秘密所有人已採取合理之保密措施。而著作則是保護所有的著作,語文、音樂、戲劇舞蹈、美術、攝影、圖形、視聽、錄音、建築、電腦程式、表演等,可是著作權所保護的僅於表達之形式,不及於所表達的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及發現。

而專利的目的是在使專利權人取得排他權(指排除他人未經其同意而製造、為販賣之要約、販賣、使用或為上述目的而進口該物品之權利)之同時,要適當地揭露其所發明與創作的技術內容與創作理念,讓公眾能了解其內容並據以實施。其更深一層意義是期望公眾能利用公開之技術內容,再推陳出新啟發、創作或發明,而達到促進產業技術提昇之目的。如我國專利法開宗明義所述「為鼓勵、保護、利用發明與創作,以促進產業發展,特制定本法」。

而了解IP的常識可學會尊重他人保護自己,在消極方面可以避免因為應當知道而未知,導致觸犯相關法規而吃上民刑事的官司外,積極方面則可以透過對IP的了解,運用在自己的專業領域甚至是日常生活中,為公司、單位或自己創造出有形的經濟價值。

科研成果的著作權與專利保護

根據上述IP中著作權與專利的定義與保護標的來看,把科研成果發表在期刊上,縱使是高影響係數(impact factor, IF)的期刊,也只是受到著作權的保護,尤其著作權禁止不了獨立而相同的研究。換句話說,只要別人不做「複製」與「貼上」的動作,基本上就不會侵害到著作權,著作權也管不到完全按照期刊上論文所揭露的資訊來做。而大家都知道科學與技術的重點是論文中所揭露的內容本身,至於其撰寫是如何圖文並茂、清詞麗句、咬文嚼字或舞筆弄文,則根本不是科研成果的重點!

專利證書就像是訴訟的門票,能夠讓有專利保護的研發成果得以產出經濟價值,也難怪Donna M. Praiss會說:「若不能夠很明確地告訴投資者, 其所研發的技術是不會侵害到別人的專利權,則這種研發是沒有意義的!」(Nature Biotechnology, vol. 19, 2001)

不像著作權的自然發生主義,專利是要向主管機關(如我國的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美國的專利商標局)提出申請的,而且必須符合專利要件(適格的標的、實用性、新穎性、非顯而易知性與相當的揭露),才有可能取得專利權。然而,論文發表只要是符合期刊的範疇,通過同儕審查,並沒有這些要件的特別規定。也正因為如此,使得研究成果想尋求專利保護與只是想要發表論文的方式有極大的差異性。

事實上,理工醫農領域的研究學者不管發表了幾篇論文,或者是發表在IF高的期刊,若沒有專利保護,則其研究成果根本不可能產出任何實質的價值!因為發表在期刊上的成果只受到著作權保護,而著作權只保護其表達的形式,並不及於其所揭露的內容。國際上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劍橋大學單株抗體的成果,其論文發表在著名的期刊Nature,但是,沒有申請專利保護,也就沒有為劍橋大學和英國產出任何實質的利益,也難怪當初補助此研究的英國科學院頗有微詞。從智慧財產權的觀念來看,做研究沒有專利的觀念,根本就只是會產出毫無經濟價值的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品質不會隨數量遞增

傳統上,學術界的研發工作主要都是向政府機構申請科研的經費,然後把成果發表在研討會或是期刊上。但是,從1980年代起,先進國家的學術機構就逐漸開始把科研成果商品化,也因此,在這些國家學術機構的教授或研究人員的責任,就改變成包括了教學、研究、追求學術成就與自我學習、參與社區服務以及產出創新。相反的,開發中和落後的國家像是中國、巴基斯坦、南韓和臺灣等,卻還是停留在為爭取國際上的知名度而卯足全力在拼論文,尤其是斤斤計較所謂的期刊影響係數(IF)。

這些國家或機構甚至用有形實質的方式,來獎勵發表在收錄於Science Citation Index(簡稱SCI)的論文,尤其,SCI的論文數以及其刊登雜誌的IF還會影響升等、研究主持人費以及將來申請研究經費通過的排次,而在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政策之下,南韓和臺灣的論文數確實是有大躍進!如圖一所示,臺灣、南韓、以色列與荷蘭的SCI論文數,南韓每年產出的論文數已經超過以色列與荷蘭,臺灣每年發表的論文數也比以色列多,但是哪有人會相信臺灣的科研能量是優於以色列呢?國際上普遍的共識就是用平均每篇論文被引用的次數,來評估研究成果的品質,事實上,臺灣與南韓的平均每篇論文被引用的次數完全沒有隨著論文數的增加而有所提升!更嚴重的是,為了迎合政策的需求,還發生重大的科學偽作的事件,像是南韓黃禹錫博士的幹細胞研究!

再則, 技術貿易比值( the ratio of technological balance of receipts over payments of technological knowledge and information)是國際間普遍用來評估科研成果的指標,內容包括專利、授權、商標、設計和技術服務等,以技術出口產值當分子而進口值當分母,如圖二所示,臺灣、南韓、以色列與荷蘭之技術貿易比值,若搭配圖一來看,縱使,論文數量大躍進,臺灣與南韓的技術貿易比值卻完全沒有絲毫的起色!換句話說,這些論文可說是可有可無,發表了沒有其他人要讀(引用),也沒有對社會有所貢獻(產業還是從國外買技術),試問值得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去支持這樣的科研投資呢?

圖一:臺灣、南韓、以色列與荷蘭的SCI論文數比較。


圖二:臺灣、南韓、以色列與荷蘭之技術貿易比值。
技術貿易比值=技術出口產值∕進口值。

我們從平均每篇論文被引用的次數與技術貿易比值兩個指標來看,研究成果品質完全不會隨著數量而遞增,我們再不重視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勢必會侵蝕我國有限的資源。事實上,研究成果的評估若只是看其所發表雜誌的IF,哪裡還需要請領域專家來做評估,只要請個工讀生就夠了,不是嗎?

先前主導SCI與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SSCI)的Thomson公司,在Incite的網站(http://in-cites.com/countries/taiwan.html)中有揭露出臺灣論文數與平均論文被引用次數的排名,在2004年的資料顯示臺灣論文數在其評比的149個國家中排名第21名,但是,平均論文被引用次數的排名則是慘不忍睹第96名!2010年的Science Watch(sciencewatch.com/ana/fea/10janfebFea/)雖然沒有排名的資料,但是,內文中還是提到臺灣平均論文被引用次數仍低於世界的平均值。值得一提的是,該篇對臺灣論文的報告則指出,臺灣從1999到2003年與2004到2008年的兩段時間中,在經濟與商業領域的論文數成長了178%,整個社會科學領域也成長了170%。這對於論文出不了臺灣海峽或太平洋的一群學者而言,真是一大諷刺,自己的研究上不了SSCI的期刊,還要自己搞一個TSSCI(Taiwan 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臺灣社會科學引文索引資料庫)。

學術研究的責任

在先進國家,普遍對於學術研究的期望就是能夠對社會經濟有所貢獻,以及成為新技術、知識和想法的搖籃,也就是說,學術研究能夠幫助解決工業社會所面臨的問題和成為技術升級的火車頭。從此社會責任的觀點來看,只是把研究成果發表在期刊上,縱使是發表在高IF的期刊,也絕對不會是科研的主要目的!

再則,值得一提的是論文被引用次數雖然是評估論文品質的方式之一,但卻不是科研投資成功的單一指標,尤其,高引用次數的文章不見得其所揭露的內容就是關係到重大技術提升。有科學偽作的文章在被撤銷之前,也不乏有被人引用,甚至連已經被撤銷的文章,還是有人繼續引用呢!

先進的小國家如荷蘭、瑞士和以色列等國,是因為做很好的研究,進而其研究成果會受到重視,文章被引用率也就自然較高。可是,像臺灣和南韓就好像暴發戶,政策上還鼓勵衝量,當然大家炒短線也就不會有內涵。臺灣和南韓的論文數早已超過以色列所發表論文總數,可是這些龐大的論文數(或研究),根本沒有連動為社會產出價值。這對於有限資源的小國而言,有科研投資卻沒有科研效益產出,絕對是嚴重的錯誤。

我們先前的研究比較我國與以色列的科研經費、投入重點、論文與專利的產出態樣,發現以色列獲證美國專利較多的專利權人中,有許多都是學研機構,而且其數量比較多的專利,也與以色列學術論文相對影響力較高的學門,如材料科學、太空科學、計算機科學、物理、工程和藥理學等前呼後應。而臺灣獲證美國專利數比較多的幾乎清一色都是半導體製造公司,幾個號稱全臺灣最好的大學,至今獲得美國專利數都還是很有限,這都充分反映出我國學研界重視論文發表而輕忽專利申請的現象。

當然,我們不是要盲目地鼓吹去申請專利,而是強調做研究一定有專利的觀念,在研發之前∕際要懂得做專利檢索,以了解目前相關技術發展的程度;而有研發成果時,在發表論文之前,則會把可能有價值的成果申請專利保護。相信這也是為何會有學者提出用經濟價值的產出來評估研發的成果的原因之一,儘管有人批評這種方式太過於功利會迷失學術研究的本質,但是,對於資源有限的小國,極度仰賴學術研究來提升產業的技術層次、經濟效益和生活品質,這應該是不得不採取的方式,否則繼續迷失在比較論文數目和IF虛無飄渺的雲霧中,臺灣的學研界如何對得起社會與廣大的民眾?

舉例來說,2013年4月14日國內平面媒體報導:「潛艦國造我方探詢日本技術輸台」,我國兩個重點卓越大學都有造船相關學系,也有博碩士班,為何需要仰賴進口的技術?正如我們先前所論述的,「不能扮演著知識火車頭的角色、解決有價值的問題、提昇產業的技術層次和培育社會所需的人才,與販賣文憑的野雞大學有何兩樣?」事實上,不能夠產出國內所需的技術,怎可能是世界百大呢?百大真的會這麼低廉嗎?

做研究要有正確的專利觀念

我們把做研究時要有正確的專利觀念稱為優良研發規範(Goo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ractice,GRP),如同上述,沒有GRP的研發根本不會產出任何經濟價值。根據研發的階段,基本可區分城:研發之前、研發之際和研發之後,如圖三之GRP示意圖。

圖三:優良研發規範示意圖。

在進行研發之前,研究人員一定要知悉相關的法規,尤其每個國家或地區都有其規範食品、藥物、農產品和環境的法規和標準,研發人員應致力遵守相關的規定,以免因違反規定而白作工甚至被處罰。例如我國在2007年就發生過研究學者採集葛瑪蘭族原住民唾液進行研究,引發部落族人抗議,國科會還為此事件召開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裁定違反「醫學研究倫理」而發函糾正,並要求必須「永久封存」葛瑪蘭族人的唾液檢驗數據,以及銷毀檢體,不能用作任何研究及發表論文。

此外,在進行研發之前,也一定要做好先前技藝檢索,包括期刊、網路、專利和市場資訊等,才能夠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但是,我國學術單位的學者卻普遍只注重期刊論文檢索,而經常忽略了專利資料。事實上,專利資料庫中擁有最多、分類最好和最新的技術文件,因此,研究之前不進行專利檢索,就非常可能做出別人已經申請專利保護的研究成果!當然這種成果除了過程之中的教育意義之外,成果本身是沒有絲毫價值的。

現今,拜網路的普及,除了付費的專利資料庫像是MicroPatent、Delphion和Dialog等之外,美國專利局(www.uspto.gov)、歐洲專利局(ep.espacenet.com)Free Patents Online(www.freepatentsonline.com)和Google(www.google.com/patents)等,都可免費檢索專利資料。專利檢索絕對是研發前的必要功課。

接著,研發時就要根據所檢索到的先前技藝來創新或迴避設計,甚至還透過專利布局的方式來保護重要的發明。沒有這種觀念,所研發的成果幾乎是沒有辦法產出實質的價值。記得,有某個科研經費補助單位的組長告訴筆者,如果按照這種模式來運作,其一年原本資助20個研究計畫,恐怕只會剩下一兩件!可是,如果沒有這種觀念,我們的科研投資豈不是白白地浪費?檢索到先前技藝然後發揮創意或是迴避設計,還是有機會有好的研究成果產出。事實上,利用公開的技術內容,再推陳出新啟發、創作或發明,就是專利制度的最主要目的呢!

如同上述,唯有專利保護的研發成果才有機會產出經濟價值,因此,研發人員在發表論文之前,應該先考慮申請專利保護可能有價值的研發成果。有效地管理機構的智慧財產權可保護研發的成果,而透過創新擴散將研究成果的知識加以擴散,就有機會提升我國產業技術的層次或是產出權利金收入等效益。

事實上,史丹佛大學Zenios教授等人所著Biodesig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年)書中,也有類似GRP的作法,該書把創新生醫技術的程序區分成六大階段,包括:需求挖掘(needs finding)、需求篩選(needs screening)、概念產生(concept generation)、概念選定(concept selection)、研發策略與規劃(development strategy and planning)與整合(integration)。其中在第四階段進行概念選定中,也就需要導入IP、法規和商業模式的觀念,而在第五階段從事研發策略與規劃時,則要有IP、研發、臨床、法規、品質與製程的管理、銷售與通路以及商業的策略。這與我們在GRP中強調重視市場資訊,以及要把有價值的研發成果申請專利保護,有許多不謀而合之處。

不單是如此,Johnson & Johnson的資深智慧財產權律師Kevin Nachtrab,也非常同意GRP的觀念與作法,將這種模式稱之為「聚焦式的研發」(focused R&D),就是在研發工作之前要先做好先前技藝分析和市場調查,從而能夠根據某特定目標來進行研發和迎合市場的需求。無獨有偶,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Robert Langer教授在獲頒《經濟學人》的生醫科學創新獎之後,在2013年6月的Nature Biotechnology期刊分享其成立超過一打新創公司的心路歷程,文中對於成立生物科技新創公司訂下了5P的準則,即平台(platform)、論文(paper)、專利(patent)、原理的證實(proof of principle)和將產品推向臨床(products to patients)。我們曾透過email與Langer教授聯繫,其表示其實驗室在做研究之前,也會做好先前技藝檢索。換句話說,GRP的觀念與做法已經在世界頂尖大學與實驗室實施。

結語

長期來,我國的科研投資都只表現在論文數量的形式主義(mission creep),對於提升產業的技術層次、經濟效益和生活品質的實質助益非常有限。無論是從智慧財產權或是學術責任的觀點來看,我國的政策和做法已經是迷失在追求「愚蠢的中國指標」(Stupid Chinese Index,戲稱SCI)、「超級愚蠢的中國指標」(Super Stupid Chinese Index,戲稱SSCI)和「極端超級愚蠢的中國指標」(Tremendously Stupid Chinese Index,戲稱TSSCI)。也難怪我們雖然產出了大量的論文,但是,還是買別人的技術為主(技術貿易比值毫無起色),而此問題根本不是2012年全國科技會議的新發現,根本早已經歷歷在目地陳述在我國的科技白皮書中,相信若不再改善,絕對會嚴重地侵蝕我國非常有限的資源。

針對此問題,我們提出做研究時要有正確的專利觀念,絕對不是要大家盲目地鼓吹去申請專利,而是強調做研究一定有專利的觀念,在研發之前∕際要懂得做專利檢索,以了解目前相關技術發展的程度;而有研發成果產出時,在發表論文之前,則會把可能有價值的成果申請專利保護。唯有如此,我們所做的研究成果才有可能產出價值,當研究做得好時,就會連動產業技術的提升,從而就會有資金再投入來做研發,成為良好的產學互動;研究做得好所發表論文章當然會受到重視,接著引用次數就會提升;從而學研機構成為百大就指日可待。目前為了百大而去迎合其評比的項目,絕對是本末倒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