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年輕科學家調查 點出困境與體系問題

【本刊訊】由年輕科學家所組成的團體「全球青年學會」(Global Young Academy, GYA)表示,剛開始研究生涯的年輕研究人員,在形塑全球化、知識化社會的工作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如何給予這些年輕學者適當的支持,成為全球必要面對的課題。GYA因此針對全球30~40歲、在10年內取得博士學位的研究員進行調查,共面談45名、收集650份線上調查數據,針對其工作情形、職業發展機會等面向進行統計分析。

這份報告中提到,超過八成的年輕學者因為熱愛科學與研究,而投入此領域,其中發展中國家的學者,特別希望自己的成果能對國家有貢獻。這些學者一週平均工作時間54.7小時,其中僅16.3小時用在研究上,另外的時間則是分配給教學、行政事務、指導學生等事務。多數受訪學者對於這樣的時間分配不滿意,希望能夠花更多時間在研究以及指導學生上。

資深學者對於年輕學者的指導和信任關係,是這些年輕學者重要的資源。在開發中國家這些年輕學者,這樣的信任關係可確保獲得好的工作機會;而在已開發國家,這能替年輕學者爭取到研究曝光和發表的機會。

年輕學者認為研究成果在好的期刊發表,是對事業成就的最大肯定。不過他們多數也提到工作上有許多困難,並非努力就能達成,有時還要依靠運氣。特別是找到終身職位或好的職位最讓年輕學者困擾,也有許多人擔心無法保住飯碗,或者認為升等、評量制度不夠透明化等問題,而中東、非洲的學者,特別擔心政治局勢和戰爭的動盪阻礙他們職涯。除此之外,缺少研究資金、資源則是全球共同的問題。

男性和女性的年輕學者在職涯上遇到的障礙大致相同,不過女性學者認為他們必須比男性學者更努力,才能獲得同樣的成就。女性學者暫時離開職場的原因多以產假和家庭因素為主,而男性多以追求非研究性的工作機會為主。

對於這份報告,有些學者認為它確實點出目前年輕學者所面臨的困境,和科學研究體系亟需改善的問題。不過有些學者認為此份報告的採樣數太少,分析結果不具有統計意義,或是指出試圖這樣的一份報告解釋全球的現象,是自不量力的行為。

目前這項研究正繼續進行,研究主持人凱薩琳麗怡(Catherine Beaudry)表示,希望能藉由「全球青年科學家調查計畫」(GloSYS)公布的初步結果,引發全球的迴響,並激發更多的地區性研究。未來他們也希望能夠與地區學者合作,進行以小地區為範圍的研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