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曲解科學報告 通過反同性戀法案

【本刊訊】烏干達總統約韋里.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 於2月24日簽署該國《反同性戀法案》通過,引發西方國家譁然。他表示,這個決定是由於該國科學委員會的報告顯示,沒有科學證據證明同性戀為基因所致,讓他決定簽署該法案。不過該科學委員會的成員卻表示,穆塞韋尼與執政黨曲解他們的報告內容。

烏干達自2009年開始就已提出《反同性戀法案》,但當時礙於國際壓力並沒有通過。此次《反同性戀法案》在烏干達國會闖關通過,而總統穆塞韋尼並聲稱依據科學委員會的報告,讓他下定決心簽署法案。

馬凱雷雷大學(Makerere University) 的臨床心理學家Paul Bangirana表示,「在報告中並沒有提到同性戀不是受基因影響,或為學習而來」,政府錯誤引用這份報告,也使部分科學家決定請辭以表示對於此法案的抗議。

委任進行此份特別報告的科學委員會11 人小組中,包括健康部官員、馬凱雷雷大學的科學家,以及其他的醫學研究者。他們提出同性戀成因的報告指出,「目前同性戀的性向無法歸因於一個明確的基因;同性戀並非疾病也不是不正常,造成同性戀性向的原因可能是環境因素,如文化或同儕壓力等;同性戀與異性戀兩種性向都需要規範來保護弱勢群體」。不過在最後版本中,科學委員會將同性戀需要規範的字句移除,以免引發爭議或被錯誤解讀。

美國國衛院的遺傳學家迪恩.哈默(Dean Hamer),認為烏干達科學委員會的報告,相當完整且清楚的說明性向的科學。

不過顯然的這份報告受到烏干達執政者的利用,在執政黨的聲明稿中,此份報告的結論被修改為「同性戀性向不是疾病,是能從生活中的經歷學習而來的異常行為表現」。委員會成員為此感到憤怒,但其中有些成員表示,不論這份報告最後的結論如何,都不會影響法案的簽署,因為政府早就已經決定通過此法案。

1 則留言:

  1. http://www.txlyd.net/2014-02-03-08-08-26/96-2014-03-15-01-30-44
    非遺傳或選擇-同性吸引主要源於對環境因素之獨特反應

    刊載於《人類性愛期刊》(Journal of Human Sexuality 3:81-114 [2011])

    Neil E. Whitehead

    8 Research Institute of Radiation Biology and Medicine, Hiroshima University, Kasumi 1-2-3, Hiroshima 723-8553, Japan. Address for Correspondence: N. E. Whitehead, 54 Redvers Drive, Lower Hutt, New Zealand, 5010. E-mail: whiteh@paradise.net.nz.

    撮要

    本文引述七項大型雙生兒登記資料研究,論證同性吸引傾向基本上既非源於基因(其影嚮程度屬弱至中等),亦非共同環境直接所致(影嚮程度屬極弱),而是主要由很多非共同的、個別事件與反應所致;相關個別事件在整體影嚮力上占小比例,且對共同環境之反應亦因人而異。雙生兒研究既已總結所有影嚮因素(包括已知及未知的)及其互動,相信未來的生物學或社會因素研究亦難以改變「非共同因素乃主因」之說。基因影嚮的平均比率,在男士為22%,女士33%,在統計學上並未構成明顯差距;這些數字幾乎肯定為最大值,相信未來研究將降低此數字至一半。近日發現非共同環境之表現遺傳學因素(即基因表顯受環境影嚮)引向結論指,基因影嚮力可能被高估。此外,個人選擇亦未對性傾向有重大影嚮,就算是成人的性選擇(如異性戀擇偶),也為機率所主導。考慮到性傾向發展的情況(首次吸引的平均年齡為10歲),個人選擇肯定是不尋常的事件。

    引言

    過去50年,學界一直辯論同性吸引成因問題,究竟這是源於產前因素-如基因,或是產後因素-如家庭教育呢?兩方面論者主要由生物學家(相信源於基因)與心理學家(相信源於環境)為代表。本文目的,乃要提出產前或產後(環境)因素以外的其他幾種可能成因。本文認為同性吸引傾向主要既非天生,亦非成長期社會因素直接導致,卻源於對個人經驗的某幾種獨特反應。此說不容易因未來的研究而改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