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業導向教育政策對通識教育的衝擊

作者/張忠良(任教臺南應用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黃昌誠(任教崑山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本文為南區跨校通識教育經典讀書會成果分享,轉載自《通識在線》47期,2013年7月)

一、教育力等於就業力?

近年來國際競爭的激烈與白熱化,致使各國無不以追求經濟成長為主要的施政目標,台灣的高等學府是否能夠為企業發展培養出有用的人才,一直也是教育成果的重要指標,固然大家都知道教育應有其更宏遠的理想與目標,但是一旦從現實的近利來看(民眾期待政府、父母期待子女、教育部期待學校),學生畢業後能不能找到工作、就業人數比例如何,便儼然成為獨大的檢視標準,在此情況下,許多教育政策與教學評量也都必須提出相關的策略,以達到提升「就業力」的目標。這些策略的共同特色,就是盡量減少「學用落差」,讓學用無縫接軌,不僅在時間上要做到畢業即就業,在人力投資上最好也能「一以貫之」發揮所學。於是安排學生進入職場實習,或加強業師授課等等,甚至有些學校還推出「技術導向碩士或博士」的招生,研究生必須到企業界工作兩年,研究成果要能對企業有所貢獻,學校才會頒予學位。凡此總總,無非是希望我們的教育力能夠迅速的轉化成為職場的就業力。

而事實上,技職校院基於當初設置的目的,如此並不奇怪,甚或理當如此,然而目前的情況是,就連一般大學亦不敢忽視眼前這一股強調就業至上的浪潮,也紛紛提出因應之策,致使國內的一般型大學和技職校院的界線逐漸模糊,許多優秀的高中生最後仍然選擇技職校院就讀,如此看來能夠「就業」與否,已經成為台灣學生受教育的終極目標,而辦學最後的敵人就是22K。我們擔心的是,學子長期在這樣的社會功利氛圍中,會逐漸輕忽對生命價值的領悟,窄化生活的視野和思考,只著重眼前有形或量化的利益實效,這又豈是教育的初衷。

二、學涯.職涯.生涯

日前一則博士賣炸雞排的新聞,惹來許多社會議論,大家分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包括是否應該學以致用、人力資源是否浪費及職涯選擇等來看待這件事。當然那位博士可能也沒料到自己選擇的工作,竟會引起大眾的關注;不過,由此可見,我們的社會對於「受教育」與「就業」這兩件事情的關係,是有心照不宣的標準,那就是所有學習的目的都是為了找到工作(或好工作),或者學什麼就要做什麼;然而職能的培養和人生智慧的熟成,就只能如此簡化思考,彷彿產品在生產線上以標準化的模式,將諸多配件一一組合完成嗎?

追求一份穩定且能發揮所長的工作,無疑的是人生裡重要的功課,但如果所有的幸福都依賴職場的順利,所有的成就都靠薪資完成,這其實並不容易;換個角度來看,人生最可貴的價值,就是能夠擁有更多學習的機會與樂趣,能夠在多元的環境裡充分展現自我,無限的追逐與慢活、拚博與放寬、夢想與受挫,才是人生這齣戲裡精彩的折子,因此就業不應該是人生非成即敗、非此不行的唯一檢視標準。尤其技職體系的學校,在培養學生一技之長或取得更多證照的同時,也應盡可能的提供豐富的學科視野、多元的生活想像,以及溫潤的人文素養,使他們在學涯、職涯和生涯的旅途中,有更多異樣的風景和飽滿的空氣。目前技專校院的課程規劃裡都佔有一定時數的通識課程,其教育目標大多希望能夠落實全人教育並提升公民素養,這是國外所沒有的,也是我們技職教育的特色,值得繼續耕耘下去。

三、就業導向下的通識

一般高教的通識教育在獨立評鑑之後,其在校內地位相信更形重要,技職校院的通識課程雖然都訂有一定的學分數和課程架構,得以維持其發展;但不可否認的,技職校院的教育目標就是就業,開設課程的目的也在培養職場技能,在這樣的環境下,通識不免在有形和無形的層面上,都要受到若干程度的影響。就舉產學案為例,其初立意良善,為的就是希望提升整體技專校院教師的實務教學能力,培育具有實作力的學生,但在大部分的學校,通識教師也被一視同仁的要求執行一定金額的產學案,老師們只好拉親戚找朋友,滲透到各行各業裡,做出一堆於法有據卻怪裡怪氣的案子,幫助學校爭取更好的獎助績效,這是目前技職校院裡大家都習以為常的怪現狀。

又如參與各種職場專業深、廣度的研習,通識老師也被要求有一定的時數,並做為個人在校評鑑的依據;或是也要和專業老師一樣,弄幾張證照,於是就有文史老師參加導遊或咖啡師的檢定,美其名是培養第二專長,但其實害怕的是退場機制,這對通識老師而言,不啻又是另一種壓力。由於長久以來這些以就業為導向的措施,已成為教育部評鑑或各校辦學績效的指標,縱使偶見有人質疑,最後也不了了之,技職的通識老師也只好自求多福,自尋生路。

就課程的屬性分工,專業重在培養職場的技能,通識則重在人文精神的啟迪,兩者相輔相成,共同造就學子完整的生命藍圖。因此筆者以為,技職校院應該更深入的瞭解通識教育的定位,多多使其發揮訓練就業職能以外的功能,無論在課程規劃上,或是教師評鑑的項目上,訂定不同的指標,使通識老師減輕前述以就業為導向下許多措施的束縛,找到自己可以貢獻學校和學生的方向,知道自己為何而教。

四、強化通識教育的內涵

既然重視通識教育已成為國內技職校院的共識,如何強化並發揮其功能應是未來努力的方向,筆者以為下列四點至關重要:

(一)精神的認同
目前在許多技職校院中依然存在著通識與專業的隔閡,教師如此,學生也如此,這是長久以來學科分類的結果。事實上如果我們的教育目標是全人發展,既有職業需求也有人生理想,那麼通識與專業應有更多的包含與融滲,尤其校方應站在教育的置高點,採取主動積極的態度,建立各種平台以促進雙方的持續交流,讓教師與學生都能感受到彼此的需要和重要。

(二)課程的規劃
目前國內大學的通識課程大致分為核心必修與分類選修,不少學校礙於師資仍留有以前共同科的影子,無法全面建立新的課程架構,以至於課程目標不明,而有拼湊之譏;但隨諸通識獨立評鑑的到來,修改調整課程內容,已成為各校不得不認真面對的課題,當然教師也要與時俱進,如此一來通識的精神和功能才得以彰顯。

(三)教學的設計
通識的教學除了必須承載一定程度的學科知識外,更重要的恐怕還在培養學生跨領域的自學能力,包括宏觀思考、應變溝通、分析比較、統合規劃、解決問題等,這些能力無法只靠傳統單一式的口頭講授培養,需要配合及應用更多的教學策略,讓學生有機會從生活中思考,從行動中累積能力。過去幾年教育部曾補助優質通識課程,其實已經協助許多老師課程轉型,並立下新的教學範例,可供有心改變教學的老師參考。

(四)素質的培養
除了教授學科的智識能力以外,通識教育似乎也有逐漸被賦予陶冶人格,厚植公民素養的功能。尤其近年來台灣的高等教育已成為大眾教育,如何透過相關的課程和活動,關懷學生良好的生活態度和道德涵養,使其在潛移默化的情境中,提升自我文明與文化的水準。因此在推動通識教育的過程中,學校的制度、環境,以及師生的互動等,都是重要的環節,都會直接間接的影響學生。

五、人文技職的理想

近年來的教育指標都直指就業力,政府以此為目標,藉以提高國家競爭力,並配合及扶持企業的生存。然而提升就業力不應只是提升實務工作能力,成為狹隘的工匠,而是應強化博雅的通識教育,培養其人文素養與人文關懷。就業導向的結果,致使學校淪為企業的前哨站,專門為企業訓練所需的人力,失去學校應有的教育本質與目標,例如學校原有的德智體群美等五育平衡發展、培養全人教育之理想等,就可能因此被忽視。不重視整體人力的提升,只知一味強調提早投入職場與就業力,往往會產生更大的後遺症,例如生命窄化、現實功利、職業倫理等問題,不可不慎。

就業導向的教學,使得就業市場更極端的M形化,在M形另一端的勞工,從事的是較底層的體能工作,而所獲得的待遇卻是偏低,形成廉價勞動力的現象,這都不是社會與個人之福。如此的作為,充其量只是短期對於產業的治標方法,而不是對於國家社會整體素質的及治本的因應對策,因為如果所培養的是能力較佳、較具廣博素養的人力,反而更有利於國家的長遠利益與社會企業發展。

單方面強調產業的發展、就業力與效率,將導致過份重視實務技術,而忽略整體管理與整體素養的提升,過份重視金錢利益而忽視人性尊嚴,偏重生產而忽視人性心理、精神的涵養,將使某些人成為生產的機器,而缺乏人性品質。少子化的因應之道,不應該是提早培養產業的就業人力,迎合國家短暫的政策與企業的臨時需求,而應是產業的升級與人力素質的提升。人力素質的提升,則有賴於提供深化的專業能力與全人素養的通識博雅教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