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藥價分層 發展中國家恐買不起藥

【本刊訊】全球對抗愛滋病結核瘧疾基金會(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於5月13日發布一個提案,希望能推動藥品價格分層制度(tiered pricing),這項制度將允許藥商提高發展中國家許多必需藥品的藥價。此提案遭220個非政府組織所形成的聯盟共同譴責,他們認為提高發展中國家的藥價,對於這些國家大多數的窮困人民是一種負擔。

為了要讓窮困國家的病患能夠負擔藥品或疫苗的價格,藥價分層制度在21世紀初期開始用於世界上非常貧窮的幾個國家。這些年來一些發展中國家,如印度、中國、南非、巴西等國的經濟逐漸起飛,讓他們可以脫離這些被歸類為「貧困」的國家之列。然而這並不代表所有人都變富有了,而是與世界趨勢相同走向貧富差距加劇的狀況,在這些國家貧困民眾仍佔很大一部分。若要調漲這些國家必需藥品與疫苗的價格,將可能使這些貧困民眾失去買到價格較低廉藥品的機會。更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國家許多民眾仍受愛滋病、結核病、瘧疾等疾病所苦。

全球基金會長期關注於國際健康醫療議題,公關長塞斯.費森(Seth Faison)表示,我們的目標是希望能讓人們以盡可能低廉的價錢購買到需要的藥品。但並非所有人都對全球基金會的這個提案這麼有信心,有些人認為這反而會使發展中國家的藥品價格高到只有有錢人才買得起。

以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最受矚目的新型C型肝炎藥品Sofosbuvir為例,在中低收入國家一個療程的收費為900美元。這個價格相對於在美國的84000美元而言,已是打了非常低折扣,但是對於這些中低收入國家的人民來說,這個價錢比莫桑比克的人均GDP高,與肯亞的約相等,而為埃及的三分之一,並非他們一般人民可以負擔的價錢。

這個提案最後送出的版本,似乎因為這些批評聲浪而有所變化。全球基金會否定了「藥價分層制度」的提案,但他們仍是把「依國家經濟實力」作為調整藥價的解決之道之一,這讓未來是否會調高開發中國家藥價留了一個伏筆。

這樣的制度在實施十年多後,且在這麼多團體的努力下,仍無法順利解決。今年年初《經濟學人》的報導亦指出,這種藥價分層制度也存在另外一種風險,有些人會從藥價較低的國家買藥,再販售到藥價較高的國家,賺取中間的價差。

要在這個議題上尋求合理、且符合大眾利益的解決方法,仍亟需努力和關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