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飄搖的臺灣科普製片之路

作者/袁 瑗(任職東臺傳播製作人)

「我只想拍片。」對於一個美術背景出身的人來說,還有什麼能比創作更著迷的!只是比起個人創作,我更享受集體創作的過程!我在傳播界耕耘了二十多年,回想拍攝第一部與科學有關的影片是9年前的事,那是一部訴說臺灣島嶼身世背景的影片。拍攝過程中,我和外景隊一起攻玉山頂、搭直升機空拍、跑遍臺灣北、中、南、東部、與太空遙測中心合作繪製飛行模擬畫面、融入地質科學家的世界和他們成為好朋友…… 。而影片竟入圍了亞非區國際艾美獎(International Emmy Award),我因此深深被科普影片製作吸引,也開啟了我每年爭取科普影片補助的生涯,這一投入就是9年, 直到現在。

於玉山頂拍攝外景。

外景隊於臺灣東部拍攝野外地質露頭。

投入的前三年時間,任職於某電視台,而我當時角色有點尷尬,既擔任業務單位公服部裡的副理,又同時是導演兼製作人,很少有人能夠在同一個時間中又要扛業績、還得全心投入拍片,這並非常態,而我卻深陷其中。當然,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選擇了拍片。

為理想展開冒險

或許大部分的人把製作科普影片當一份工作在做,但我將其視為一份理想,甚至當志業在做。然而,這在臺灣實踐起來,是一件很冒險的事!

說冒險,一點也不為過!在我拍科普影片時,發現到:商業電視台對於投入科普影片製作,懷著極大的恐懼感。就經營層面來說,科普影片製作的耗時、耗力、耗資金,恰與絕大部分的商業頻道運作模式背道而馳,沒有任何一家電視台願意栽培科普專業人才,尤其在收視率掛帥的激烈競爭下,理性的科普節目被視為小眾,科普傳播素養的提升從來不在他們的計畫內。

為了能夠繼續走科普製片這條路,我毅然決然退出電視台,開始招兵買馬,結合志同道合的工作夥伴,組織了一支製作團隊,很快的,找到一位投資商,就是我現在的老闆。只能說我是幸運的,因為並不是每個想要拍片的人都能有這樣的際遇,我很感激我的老闆能夠認同科普傳播,而他本業為營造業,並非傳播,他所能給予的最大支持就是授權讓我運作,因此我成了公司的執行長兼製作人。

我很珍惜這樣的舞台,感恩使我對製作科普影片有更深的期許。管理一個製作單位,規模雖然小,但發揮空間比起在電視台要大得許多!我喜歡一切講求精準的科學領域、喜歡富於邏輯思考的科學家、喜歡觀眾在看完科普影片後如獲至寶的樣子、喜歡工作團隊們因接觸科學知識而變得更聰明……,我就像脫韁的野馬般,只管向前衝闖,卯盡全力向科技部爭取補助經費,無所不用其極把我們的製作團隊推銷出去。

然而,案子一個接一個來,補助款卻往往不如預期,製作經費常常捉襟見肘!除了撙節使用錢以外,人員編制更成了我培育人才的最大課題。

拍片本是很苦的工作,人員來來去去是司空見慣的事,尤其是在臺灣這樣的製片環境,科普影片製作之艱難不在話下。願意加入我們團隊陣容的人不算少,但真正能夠上線的人卻極其有限,然而,我必須緊守培育人才的使命,若不這樣,製作團隊的續航力一定會變得很低。因此多半時間我並非在創作,而是在訓練新人以及扶植舊人往上爬,無論導演、企編、或執行製作,只要誰禁得起退件重來、耐得住科學內容審查一再的修改、還能確保不開天窗按時完成進度的,就能夠在這個小舞台上繼續生存,否則他們很快就會失去耐性、宣告出局!

讓更多人看見

我始終希望能夠做出叫好又叫座的影片,即便「科普」在大眾媒體界常常與「冷門」劃上等號!因此我不斷向電視頻道推銷影片,只是,有哪家電視台願意平白無故的替外製單位無償播出呢? 2010~2011年間,我們總共有68集的科普節目在某電視台播出,播出時段只能被安插在週六、日的上午或下午非黃金時段,幾十萬幾百萬的播出時段費投下去,收視成效並不如預期,甚至很少有人知道這些節目的存在。另外,2010年放在某新聞台播出的1分鐘科學新聞短片,總共有100則,也花了上百萬元的播出費,曝光效果也未見起色。一直到2011年,民視加入科技部科普行銷推廣的補助,所有製作單位的科普影片才開始有了「免費重播」的平台!我們後來製作了8 集有關毒素的節目,於2013年底至2014年在民視首播,由於拿過去的作品需做播映授權交換,才免除了外製單位都已經花大筆成本在製作上,還要灑錢給電視台才得播映的窘境。

最為臺灣科普傳播賣命的人,要算是臺灣科普傳播事業計畫的計畫主持人之一關尚仁教授。基於推廣,他在某電視台擔任總經理的不到2年任內,科普影片終於有個活出口,外製單位可享無條件免費播映。我們有一支國際合作科普影片,更在當時2013年舉辦了一場盛況空前的首映記者會,洋洋灑灑把當時的國科會副主委、科教處處長及副處長、世新大學董事長、校長及副校長、法國製作人、法國在臺協會、優人神鼓表演團體、製作團隊等等請到攝影棚內,昭告天下臺灣終於有一支跨國際合作的科普影片誕生!那次宣傳在電子媒體上的曝光效果稍微起了點作用,多了一些人注意!

好景不常,我們最近製作一系列有關飲食的科學節目,雖也搭上這免費播出的最後一班列車,但節目播出時間卻被放在每個禮拜日的上午7點到8點。沒辦法,總經理的位置一換,我們就只得跟隨「舊制」。想爭取更好時段播映?給錢就沒問題啦!

是的,又倒退了一步!後來連科技部這把大傘也都不再為產業界撐開!臺灣科普傳播事業計畫執行了8年,產業界有些受補助單位好不容易才要準備向傳媒市場邁開大步,將事業拓展出去,科技部卻在今年改制。產業界朋友若是想做科普傳播,只能自己去找學研單位合作。目前還無法斷言這個政策結果是好是壞,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那才正要跨出的雙腳,被應聲折損了!

科普傳播應深入民間

科學是整體的人類活動,應該與人文緊密結合,而不只是關在實驗室做研究、在工廠裡製造產品。做為現代公民,必須了解全球暖化、基改食品等公共議題,才能以民意讓政府的施政往正確方向前進;必須對亞硝酸鹽、塑化劑、地溝油……等,有正確的認知,才能以適當的方式應對生活;應該了解世界末日等流言都是無稽之談,才不會杞人憂天;必須認識我們的大腦與身體如何運作,才更知道怎樣過一個健康的生活。歐、美、日先進國家已經很清楚讓我們看到:具備科學素養能讓個人和群體的生活變得更美好、國家與社會環境更進步,而培養全民科學素養的最具體作為,就是讓科普傳播深入民間。沒有強力推動科普傳播產製,等同於忽視民眾對科學「知」的權力,臺灣科學傳播的能量似乎低得可悲,再不放開積極拓展,這能量恐怕將越來越微弱。

如今的製作團隊與法國合製的腦科學影片,終於拼出一點成績,於今年入圍了金鐘獎科學節目獎和音效獎,而終獲最佳科學節目獎!築夢踏實的感覺多麼令人心安,這個肯定對我來說更是至高無上的榮譽,卻也感觸甚深!就差那麼一點,臺灣的科普影片也可以躋身在國際之林了,軟實力多麼需要好好的扎根,專業人才多麼需要累積經驗來培養,哪怕再多幾個9年來為臺灣的科普傳播殺出一條活路,應該都是值得……。

臺灣科普傳播,我們繼續加油!

臺法合製之腦科學影片《Hello Brai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