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瀕危動物的故事

作者/施秀惠(臺灣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

〈朱䴉回家鄉〉、〈白海豚陣亡〉,這是今年9月中旬,兩則報導瀕危動物的新聞標題,前者發生於中國大陸,後者則在臺灣。

朱䴉復育有成

朱䴉,又名紅鶴或朱鷺,學名為Nipponia nippon,屬於世界瀕危絕種鳥類,且被大陸列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被譽為「東方寶石」的朱䴉,雖曾廣泛分布於臺灣、大陸東北、日本、朝鮮和西伯利亞,但1970年代後卻失去蹤跡。直到1981年,才在陝西漢中洋縣發現僅存的7 隻。當時即就地建立專業保護區,1989年首度人工孵化成功,歷經33年之努力,數量始發展為目前的兩千餘隻,野生族群約占半數。

朱䴉

據參與復育的大陸寄生蟲學者告知,蠕蟲嚴重感染應為危害朱䴉的因素之一。雛鳥在離巢前死亡,經解剖檢視發現,腸道內充滿蠕蟲;追蹤病原,發現親鳥餵食之泥鰍普遍感染蠕蟲幼蟲。遂於保護區內供給無蟲泥鰍為餌料,解決寄生蟲致死問題。

朱䴉野放計畫繼去年之後,今年9月續有30隻人工繁育之朱䴉,經野化訓練後再度放歸自然。目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有野生朱䴉分布的國家,珍貴的「東方寶石」遂和大貓熊並列動物外交明星,先後送給韓國和日本並簽署《中日共同保護朱䴉計畫》。

貌似仙鶴的朱䴉和日本淵源深厚,其學名即以日本(Nippon)命名,仙鶴圖案則是日本皇室的一大象徵,民眾始終深愛不渝。上世紀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 JAL)沿用40年的紅鶴標誌,即衍生自朱䴉。2011年,日航宣布重新啟用廢棄22年的「紅鶴丸」標誌,既為回應民眾呼喚,更作為公司破產重組後的重生象徵。物種保育與復育之意義,盡在一個民族對一隻鳥無法割捨的感情之中。

基於對朱䴉共同的珍視與喜愛,中國和日本藉以連繫交流情感,更成為外交觸媒。10月7日,上海歌舞團在東京推出《朱鷺》舞蹈劇首演,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夫婦暨多位日本政要應邀觀賞;而舞劇之內容,正是描述1998年江澤民訪問日本、特地贈送一對人工養殖朱鷺的往事。由於率團出訪的李小林會長與習近平私交深厚,外界因而臆測其可能兼具「習近平特使」身份,為11月北京APEC中日高峰會議之「習安會」鋪路。《朱鷺》成功首演之後,明年更將在日本28個城市巡迴演出;被日本人視為國鳥的朱䴉,雖已在日本滅絕,但形象不死,深情永壽,翩翩身姿跨越海峽,搭起國族間友誼的橋梁。

中華白海豚保育區難產

中華白海豚,又名印度太平洋駝背豚,學名Sousa chinensis,已被列為極危等級,僅次於絕種,估計全臺數量不到70隻。由於每年農曆3月媽祖誕辰之際,吹拂臺灣海峽的東北季風逐漸轉弱,白海豚能見度大增,似為媽祖祝壽而來,同時傳說曾引領遇難漁船安全回航,因此獲得「臺灣媽祖魚」稱號。

近年來,國人的環境保護和物種保育意識高漲,同時積極行動,無論效率或動員能量往往高於政府部門。2007年即由六個民間團體組成策略結合,成立臺灣媽祖魚保育聯盟(Matsu’s Fish Conservation Union, Taiwan),致力於白海豚族群之保育推廣、解說教育、志工培訓、政府遊說、政策監督、基礎科學研究以及國際串聯而迭有績效。然而,一旦涉及保育區之規劃與推行,終究有賴政府主管機關立法落實。

今年9月11日,臺灣第一隻被科學研究團隊辨識出、因頭部附近有類似眉毛之斑點而獲「畫眉」暱稱的白海豚,在苗栗縣苑裡鎮出水里海岸擱淺死亡。獸醫師研判,「畫眉」嘴喙上有明顯的纏繞痕跡,3天前還曾被目擊在海上活動,推測可能係遭漁網纏住,無力掙脫而窒息死亡。關於嚴重衝擊臺灣白海豚生存的主要威脅,其實早經歸納提出,2007年9月在彰化召開的「第二屆東臺灣海峽中華白海豚國際保育研究工作會議」中,與會鯨豚保育學者即歸結出下列5項:(1)(填海造陸導致)棲地破壞或消失;(2)網具誤纏;(3)空氣和水污染;(4)河口淡水注入量減少;(5)水下噪音。不幸死亡的「畫眉」,適為佐證。

9月18日環保團體赴總統府抗議,痛批政府是害死白海豚的凶手,因為林務局曾在今年4月23日預告:「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之類別及範圍」,原訂5月22日公告上路,但卻拖延耽擱,保護區至今猶為海市蜃樓。林務局當即回應說明:係因涉及開發建設及既有利用行為,各方意見分歧,以致無法正式公告,雖經持續溝通、積極排除各方疑慮,目前僅有部分成效;林務局將持續邀請相關單位協商,取得基本共識後,儘速公告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避免其生態環境遭受破壞。

白海豚保護區劃定範圍相當遼闊,沿臺灣西岸,「北起苗栗縣龍鳳港以北之森林公園沙灘,南邊界線為外傘頂洲西南端,西邊界線依中華白海豚在各區活動範圍之不同而以海岸線距岸1~3浬為基礎劃直斜線」,總面積76300公頃。由於涵蓋離島工業區預定地和開發案預定地等區域,反對意見主要為:劃設範圍依據缺乏合理性、劃設範圍不足以確保中華白海豚族群存續、造成漁業行為限制、預定範圍涉及國家重大工業經濟發展之區域等。公告既遭擱置,協商亦無具體成效,保育區顯然前景堪慮,實現遙遙無期。

西雅圖酋長之真知灼見

環境保護與物種保育,從來不是廉價或免費的舉措,與其質疑為了保育幾十隻白海豚而犧牲經濟開發與民生利益,何不思考探究物種滅絕揭示之環境惡化警訊?

印第安酋長西雅圖在1852年,已提出蘊含智慧與洞見之宣言:「您怎麼能夠買賣蒼穹與土地?多麼奇怪的想法。如果我們並不擁有空氣的清新與流水的光彩,您怎能買下它們呢?」(But how can you buy or sell the sky? The land? The idea is strange to us. If we do not own the freshness of the air and the sparkle of the water, how can you buy them?)、「我們知道,大地不屬於人類,而人類屬於大地。我們知道,每一件事物都是有關連的,就好像血緣緊緊結合著一家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相互關連,現在發生在大地的事,必將應驗到人類未來。人類並不主宰生命,他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份而已。他對大地做了什麼,都會回應到自己身上。」

大地如此,海洋亦然;「今日海豚,明日人類」。

回想十餘年前,在大陸某頂尖大學博物館初見朱䴉標本,老舊退色,不復英姿,而面部新塗的鮮豔紅漆,則令導覽前輩尷尬臉紅。如今,千餘隻朱䴉已翩翩翱翔於秦嶺之北,「吉祥鳥」儷影不時被拍攝傳播,顯見復育有成。人類身為地球生物圈成員之一,眾生平等,人為活動不應威脅其他物種之生存和導致滅絕,除情感與歷史文化因素外,基於生物學觀點,破壞生態系微妙平衡之後果,終將由人類共同承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