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己身體實驗獲得諾貝爾獎

編譯/江建勳(任教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

貝瑞‧ 馬契爾(Barry Marchall)以自己的身體作實驗,證明胃螺旋幽門桿菌(H. pylori)引起胃潰瘍而替他贏得諾貝爾獎。

如果人類在非洲這樣一個小地方演化,他們在這一百萬年的時間、100公里的半徑內只見到植物及動物。當他們開始遷移時,會有不同的動物及植物出現(潛在地會有許多過敏問題產生),那麼調控免疫系統,制止反應太靈敏,這可能協助早期人類的遷移,如果他們具有胃幽門桿菌,而遇見所有這些不同的過敏原就不會如此危險。

在這10年至20年,任何國家的生活標準提高,水變得乾淨而家庭規模變小,因此胃幽門桿菌減少了10%。

在西澳大學,我(貝瑞‧ 馬契爾)的生物技術公司Ondek,發展出新的品系及不同配方的胃幽門桿菌,來觀察其如何改變免疫系統,大部分的實驗以小鼠為主,因此還沒有決定性的結果,我們將朝向進行臨床試驗。對具有過敏的人使用胃幽門桿菌的產品,現在的想法是隔離一種非常安全的品系,有些是真正的壞菌、有些則是弱菌,並非那樣危險,我們還沒發現一個百分之百安全的品系,但是我們認為就要找到了。

胃幽門桿菌會損傷胃中負責保護襯底受酸液侵蝕的肌肉層,如果你受到胃幽門桿菌感染,而且具有強烈免疫反應及分泌高度酸液(在20世紀生活標準及營養的改善兩者變得更普遍),強烈發炎反應及強大酸液分泌 使得胃潰瘍更容易發生。在20世紀的美國,胃潰瘍流行是一個身體健康的指標;而良好飲食、強酸、及健康免疫反應實際上使得胃潰瘍更容易發作,這就是為何一般人吃下巨大的T骨牛排容易得到胃潰瘍。

在這過程中你有遇上什麼困難嗎?我的同事治療胃潰瘍病人作為心理生理病例,使用抗憂鬱製劑、鎮靜劑、心理治療法等,因為我忽視病人的精神狀態而且只給予他們抗生素,所以我的事業其實已經非常不穩定,然而我老闆的病人開始秘密地到我的診所來治療,在醫學中政治學已經十分困難,在電視戲劇裡已經描繪出某些真實性的醫學操作方式。

你今日會不會推薦醫學裡的自我實驗?我還未詢問過別人是否願意讓我再做一次實驗,但是由於我的實驗中可能有一個有用的結果出現,如今可能獲得許可容易些。



延伸閱讀
Landau Elizabeth, I won the Nobel by experimenting on myself, New Scientist Health News On Line, 201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