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教育崩盤危機之警訊

作者/劉廣定(臺灣大學化學系名譽教授)

2014年瑞士的國際管理發展學院之全球人才報告,以及四種國際高等教育評比,都顯示臺灣近年來退步或停滯不進,是面臨崩盤危機之警訊。

人才競爭力之警訊

瑞士洛桑的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最近公布2014年全球人才報告(IMD World Talent Report),從「投資與發展」、「攬留(appeal)」及「豫備度(readiness)」三指標〔註一〕,評比60個地區的企業人才競爭力。與近鄰比較,臺灣在60個地區中排名第27名,落後
馬來西亞、新加坡和香港。雖勝過日本、泰國、南韓及大陸,唯近年來逐漸退步(如表一),是一警訊。

表一中2014年「豫備度」之比較,臺灣較馬來西亞、新加坡和香港落後很多。其中有幾項與教育有關,現比較如表二。

表二的名次是依據2014年所做統計資料,也就是臺灣正式推行「12年國教」之前的資料。現「12年國教」新課程綱要中「科學教育」遭大幅刪減,預期未來之「豫備度」中至少「中小學科學教育」一項臺灣名次將轉低落。



不豫則廢的廣設大學政策

表二中「大學教育」一項臺灣的名次偏低,說明「廣設大學政策」是二十年來臺灣教育的一大敗筆,其始作俑者是李遠哲等一群人。民國83年6月第七屆全國教育會議中,李遠哲發表專題演講「教育的改革是當務之急」,提出了許多他認為是當時臺灣教育的問題,希望大家合作以改革。在大專高等教育部分,他說:

我在過去的二、三十年內在美國有名的研究大學從事教學與研究的工作, 雖然不算是從事教育研究的人,但由於一直堅守在教育的崗位上從事教育工作,也因為曾做了不少大學化學系評鑑的工作,並當過一所名校的校董事,對美國高等教育尤是世界有名的公私立大學確有相當深入的瞭解……

然後,他充滿自信地發表了一些看法,包括在臺灣推行美國加州的「研究大學」,「一般大學」與「社區學院」的建議,調整教育經費之分配,以及「全部高職改為高中,技職教育應該在專科學校開始」等等。

民國85年12月李遠哲領導之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出爐,其「綜合建議」的「一(五)促進高等教育的鬆綁」明言:

高等教育的鬆綁,包括高等教育容量應繼續增加(研究型大學除外),高等教育學府的類型和功能宜多元化。合理分配教育資源,擴大民間資源投入,逐步放寬學費限制等。

政府隨即陸續推行各項建議,但多乏妥善規畫,結果是亂象叢生。應了古人所云:「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之銘言。其中一大荒唐事就是十餘年來公私立大學校院增加了百餘所,資源不敷分配,以致優者進步困難,劣者水準低落。培育之人力多不符社會發展之所需,尤其是亂設「研究所」,濫授博、碩士學位,造成嚴重的浪費與社會問題。

目前臺灣技職教育已岌岌可危,更因適齡就學學生人數減少等各種緣故,不少大學將陸續倒閉,教育部長已曾公開宣稱:「高教一零五大限」將臨,而且日前更公開示警:「十年後,流浪博士將多過流浪教師!」因此,除上文所述臺灣的人才競爭力逐年退步,大學校院在各種國際評比上幾皆為原不如臺灣者趕上,甚或為人所超越。在在顯示臺灣的高等教育面對崩盤危機,而此皆是二十年前李遠哲夸談高等教育改革時,始料未及的。以下簡述近月來幾種高等教育國際評比的結果。

通盤性大學評比

國際間目前已有幾個高等教育評比機構,包括上海交通大學,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雜誌,英國泰晤士報,以及QS系統等,都曾對全球各大學做過調查分析。雖所採準則不同,方式亦異,但結果是有公信力的。以下先簡介它們對新加坡,南韓,香港,大陸與臺灣這幾個鄰近地區所做的通盤性評比結果。

(一)上海交大2014年「世界五百大」前100名中,上述五地區無入選者。第101~150名者除臺大外,有新加坡的國立大學,南韓國立首爾大學,大陸的北京大學,北京清華大學與上海交大。列入第151~200者有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學,大陸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浙江大學和復旦大學,香港的港大及中文大學,臺灣和南韓則無校入選。若與2011年的統計比較,可知那時只有臺大,新加坡國立大學和南韓首爾大學3校列入第102~150名。北京清華與香港中文大學列入第151~200名,其他七校原都在201~300名之間。這些大學2014年都有進步,然臺灣的新竹清華與成功大學卻如2011年,仍停在201~300名之間。

(二)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雜誌今年首次作全球評比,也選出「五百大」。前200名中有新加坡的國立大學(55)[註二]和南洋理工(125)兩校。大陸有北大(39),北京清華(67),復旦大學(71),浙江大學(128),中國科大(143), 上海交大(148) 與南京大學(185)7 校。南韓有首爾大學(72),高麗大學(157),浦項科技大學(173)和高等科技學院(179)4 校。香港有港大(42),中文大學(118)及科技大學(129)3校。臺灣僅臺大(105)一校!次優之新竹清華(282)亦不及大陸廣州中山大學(220),南韓延世大學(223)與成均館大學(228),或香港城市大學(216)與理工大學(235)。

〔註一〕「投資與發展」、「攬留」及「豫備度」,亦可翻譯做「投資與發展人才」、「吸引與留住人才」及「人才準備度」。
[註二]大學名後括弧()中之數字表示名次。

(三)泰晤士報「世界四百大」之前100 名為:香港的港大(43)與科技大學(51),大陸的北大(48)與北京清華(49),新加坡的國立大學(25)和南洋理工(61),南韓的首爾大學(50)、高等科技學院(52)及浦項科技大學(66)。臺灣的臺大不但只居第155名,比去年第142名退步,且落香港中文大學(129,去年109)和南韓成均館大學(148,去年201~225)之後!臺灣其他入圍大學之討論見後文。

(四)英國QS評比的前「二百大」中,臺灣只有臺大(76),新竹清華(167)兩校。新竹清華且不如在其他評比中都不進入前200名的馬來亞大學(151)。新加坡有國立大學(22)和南洋理工(39)2校。香港有港大(28),科技大學(40),中文大學(46),城市大學(108)與理工大學(162)5 校。南韓有首爾大學(31)、高等科技學院(51), 浦項科技大學(86),延世大學(106),高麗大學(116)與成均館大學(140)6校。大陸則有北京清華(47),北大(57),復旦(71),上海交大(104),浙江大學(144),中國科大(147)與南京大學(162)7 校。臺大在五地中居第10,新竹清華落在上述21所大學之後!

校齡五十以內之大學評比

有關「校齡五十以內」的大學評比,泰晤士報的THE 是100大,QS是50大。結果亦皆令人憂心:

(一)泰晤士報的「校齡五十以內之一百大」。臺灣新成立校齡五十以內大學逾百,只有高雄中山大學(40)與臺灣科技大學(42)列入前50;陽明大學(96)和亞洲大學(99)則陪末座。再者,此四校皆落南韓的浦項科技大學(1)與高等科技學院(3),新加坡的南洋理工(5),香港的科技大學(4)、城市大學(17)與理工大學(30)之後;也不及澳洲的紐卡索(Newcastle)大學(28)、昆士蘭技術大學(31)、臥龍崗(Wollongong)大學(33)及麥考瑞(Macquarie)大學(34)。「一百大」中澳洲佔15所,其中6所在前「五十大」。

(二)QS評比也有一類「校齡五十以內之五十大」。新加坡的南洋理工(1),香港的科技大學(2)和城市大學(5),南韓的高等科技學院(3)及浦項科技大學(4)名列前茅。臺灣新校中只有陽明(18)一校入選,且不及香港的科技大學、城市大學及理工大學(8)!再者,「五十大」中澳洲佔十所,(一)中所列之前三所皆在其中。

上海交大的學門分類評比

上海交大的評比分五學門,有關上述五地區之結果如下:

(一)自然科學與數學── 2011年的前100校中,只有臺大與南韓的首爾大學列入第76-100。2014年的前100校則有北大(50),中國科大(51~75),北京清華與首爾大學(並列第76~100)。臺大退步到第101~150,其他列為第101~150的有大陸之復旦、南京大學、上海交大、浙大與廣州中山大學,新加坡的國立大學和南洋理工共7校。列為第151~200的有大陸之蘭州大學與廈門大學,香港之港大、中文大學和城市大學,南韓之延世大學及高麗大學等7校。臺灣則無其他大學列於第101~200之間!

(二)工程技術與電腦科學── 2011年的前50校中臺灣有臺大(29)、成功大學(44)與新竹交大(46),香港有科技大學(36)與城市大學(42), 大陸的北京清華(45),及南韓的高等科技學院(48)等7校。第52~75有大陸的復旦、上海交大與浙大,新加坡的國立大學和南洋理工, 香港的理工大學,及南韓的首爾大學等7 校。第76~100有大陸的哈爾濱工業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2校。2014年的前50校中臺灣有臺大(30)和成大(49),大陸的北京清華(20)、哈爾濱工大(21)、上海交大(27)、中國科大(44)、復旦(47)和華南理工大學(50),香港的城市大學(24) 和科技大學(39), 新加坡的南洋理工(12)和國立大學(16)等12校。第51~75有臺灣的新竹交大,大陸的西安交大、浙大和東南大學,香港的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南韓的首爾大學、高等科技學院和高麗大學等9校。第76~100有臺灣的新竹清華,香港的港大,大陸的北大、中南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以及南韓的浦項科技大學等6校。

(三)生命及農業科學── 2011年與2014年的前100校中,皆無入選者。2014年列為第101~150有大陸的中國農業大學與浙大,新加坡的國立大學,以及南韓的首爾大學等4校。列為第151~200有臺灣的臺大,香港的港大,香港大學(36)和新加坡國立大學(38)與上海交大等4校。

(四)臨床醫學與藥學── 2011年的前100校中只有新加坡國立大學列入第76~100。2014年該校降到第101~150,列為第151~200有臺灣的臺大與長庚大學,香港的港大與中文大學,南韓的首爾大學與延世大學等6校。

(五)社會科學── 2011年的前100校中,無一東方國家入選。2014年列為第76~100的有新加坡國立大學與香港科技大學2校。列入第101~150者為香港的港大、中文大學、城市大學和理工大學,以及新加坡的南洋理工等5校。列入第151~200者為臺大,北大,與首爾大學等3校。

泰晤士報的學門分類評比

此評比分六學門,2011-12年只有前50校,2014-15年則列前100校。結果如下:

(一)人文與藝術(Art and Humanity)── 2011-12年的前50校中,有香港大學(36)和新加坡國立大學(38);2014-15年所列前100校也只有新加坡國立大學(42)和香港大學(43)這兩校。

( 二) 臨床與基礎醫學, 及衛生(Clinical, Preclinical and Health)── 2011-12年僅新加坡國立大學(41)列入前50校。2014-15年的前100校則有新加坡國立大學(44),香港大學(56)和中文大學(74),以及南韓之首爾大學(58)和延世大學(87),臺灣及大陸均無入選者。

(三)工程與技術(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2011-12年的前50校包括香港科技大學(28),香港大學(37),新加坡國立大學(19)和大陸的北京清華(31)四校。2014-15 年之100校有新加坡的國立大學(13)與南洋理工(29),香港的科技大學(21)、港大(26)、理工大學(81)和城市大學(89),大陸的北京清華(23)和北大(43),南韓之高等科技學院(26)、首爾大學(35)與浦項科技大學(46)以及臺灣的臺大(65)共12校。

( 四) 生命科學(Life sciences)── 2011-12年僅新加坡國立大學(44)列入前50校。2014-15年的前100校亦僅新加坡國立大學(34),南韓之浦項科技大學(84)與首爾大學(85)三校而已。

(五)物理科學(Physical sciences)── 2011-12年此五地無入選者。2014-15年的前100校中有大陸的北大(37)與北京清華(73),新加坡國立大學(41),南韓之高等科技學院(78),以及香港大學(81)五校。臺灣則不與焉!

(六)社會科學── 2011-12年的前50校中有香港大學(27),北大(30)與新加坡國立大學3校(47)。2014-15年之100校有新加坡國立大學與香港大學並列第29名,香港的科技大學(38)和中文大學(66),南韓之首爾大學(68),大陸的北大(42)與北京清華(98),臺灣科技大學(81),以及新加坡的南洋理工(92)等十校。

舉例討論

泰晤士報的評比方法重視教育和研究之實質。其總分中「教學(teaching)」、「研究(research)」與「引據(citation)」各佔30 %, 另國際觀佔7.5 %, 工商業收入佔2.5%。故擬依其評比結果,做一些討論。臺灣除臺大外,列入前400 大的還有新竹清華(251~275)、新竹交大(276~300)以及351~400之間的成功大學、臺灣科技大學和高雄中山大學。由表三所列數據比較,可窺知臺灣高等教育之問題所在。

筆者察覺到的粗略結論為:

一、臺灣的高等教育除新竹清華原地踏步外,其他皆退步。

二、新竹清華雖研究品質(引據得分)與臺大、南韓之首爾大學不相上下,但教學明顯落後。

三、兩岸的三所同名大學之教學,臺灣皆落大陸之後。

四、臺大之教學(48.8 分)除不如表中前五所全球排名前50之大學外,亦遜於香港科技大學(51.8 分),南韓之高等科技學院(63.5 分)與浦項科技大學(52.7分)。

五、臺大之研究品質(47.7 分)除與南韓之首爾大學(48.7 分)出入不大外,不及前200名中近鄰之其他大學,例如名列148之南韓成均館大學(51.7 分)

六、故真正重視教學,提升研究品質,才是「大學之道」。

廿年一覺教改夢

有些學界人士對這些國際性高等教育評比持有異議。拙見以為若採不同準則、方式所得結果近似,再加上與前述「人才競爭力」中「大學教育」之比較頗為一致,則應具相當可信之參考價值,未可忽視。尤其是我們的教育政策如以國際化為重點之一,或如有人建議的大量招收大陸學生,則必須正視國際評比結果,而非孤芳自賞。蓋臺灣鄰近地區的學生來臺求學必然有所考量,若國際評比結果不佳,則躑躅不前。另一方面,臺灣本地優秀學生,為要接受更優質的高等教育,也會考慮離開臺灣。很可能因而造成臺灣高等教育的崩解!這才是危機之所在。

二十年前的教育改革已讓當下臺灣高等教育面臨危機。此時正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逆轉雖難,但必須面對,找出徹底解決之道,萬勿再行「獨觀謂為警策」之窳政。惜現看不出有權勢者懷何良策。去年教育部煞有其事的「培育人才白皮書」似是無疾而終,兩次「五年五百億」的加強「研究」已證明無效,聘外來和尚唸的經不見得比較好,對於部分特殊人士「加薪」也是不公不義。至於鼓勵多發表幾篇Nature期刊、Science期刊等論文,皆屬無益之舉。

1970年筆者追隨先進,接受月薪不如留學時期研究生的待遇,回臺與各行各業的夥伴們從奠基起為臺灣教育默默耕耘。四十五年韶光逝去,「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難道真將「眼看他樓塌了」?

朋友們,廿年一覺教改夢。夢醒過來,該想想怎麼辦了,不能再睡回頭覺吧!

延伸閱讀
1. Robert, M. and Melinda, F., (How U.S. News Calculated the Best Global Universities Subject Rankings), 2014.
2.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2014(http://www.shanghairanking.com/ARWU2014.html)
3.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2014/15(http://www.topuniversities.com/university-rankings/
world-university-rankings/2014#sorting=rank+region=+country=+faculty=+stars=false+search=)
4.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14-2015 show US strength on the wane(http://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uk/news/world-university-rankings-2014-2015-results-out-now/2016100.article)
5. IMD World Talent Repor(http://www.imd.org/uupload/imd.website/wcc/NewTalentReport/IMD_
World_Talent_Report_2014bis.pdf)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