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之軍民合作

作者/萬其超(李國鼎科技發展基金會秘書長)

某日孔夫子正與子貢商量儒家學院下年度業務擴充計畫,子貢面露憂慽。

子貢:夫子,近三年我們靠CMBA和論文評量專案,在魯國上上下下著實發揮不少影響力,已經是不折不扣的學術首府,過去像是即墨理工學院這些死對頭,現在雖仍然心中不服,但是知道評鑑掌握在我們手中,所以也只有乖乖臣服。只是這樣年年成長的趨勢似乎無以為繼,一批批畢業的學生在我們民生凋敝的魯國不容易找到工作來發揮他們只會吹不會做事的專長,長此以往,也是危機。

夫子:子貢,你不愧是我三千弟子中最有企業家遠見的人,我這些日子也在苦思還能找到什麼新題目,可以使我們儒家學院這一齣空城計大戲能繼續演下去,昨天我終於又想到一個新點子!

子貢精神為之一振:夫子真的是曠古絕今之奇才,同輩的學術界大師像老子、墨子差夫子您老人家太遠了!

夫子得意萬分,徐徐說:我想到的新出路是在軍方。

子貢好奇問道:怎會是軍方?自古文武兩行是彼此不往來的,那些動刀動槍的老粗如何與我們儒學掛鈎?
夫子:子貢,最不可能有機會的地方才是機會,你做個企業家,怎麼連這個道理都不知道?你看我們魯國的軍隊,從來都是打敗仗,現在索性龜縮在營中,完全不打仗,每年就是裝模作樣在校閱場操演一番,其實全是虛的。只要變成虛的,就與我們儒家有幾分神似,就是我們儒家學院的機會了。

子貢半信半疑,問道:既然他們已經學會我們儒家的虛功,我們怎麼還有下手的機會?

夫子:我們是虛而不同,你要知道我們文人彼此相輕,雖然誰也沒有做出經世濟民的真本事,但是彼此看不順眼,你怪我,我怪你;但是武人不同,他們是表面還要裝成團結精壯,沒有功要騙說有功,有過要騙說無過,這種我騙你,你騙我的特色,還是與文人有區別的。其實也不能太苛責他們,這些年我們魯國全國上下習於不事生產,只會內部小打小鬧,御史院那些言官趁機擴權,對朝廷各部門逐一修理。可憐那軍方既不敢與殺氣騰騰的秦軍對陣,立戰功;但又不能被人看成尸位素餐,只好編一些假業務來搪塞,才能維持一個局面。其實任何一個弱國的軍人都是如此,實在也是無可奈何的。我們魯軍實質上小還要充門面,就像那青蛙明明個頭小,還要鼓起肚皮裝大,所以上次楚國的吳大將軍笑說我們魯軍是蛙人部隊,氣得我們兵部尚書病倒,在家休養了三個月。

所以我要向魯英公和兵部尚書建議,指定由我們儒家學院來籌辦魯國的「武德重建中心」,我們要將魯軍的積弱不振全怪罪成是軍人缺少儒學修養,今後招考軍人都必須加考儒學文化基本教義,考題由我們儒家學院提供,閱卷人也全是我儒家學院畢業生才能擔任。那已經在營當軍官的就輪流來我們CMBA的武德研修專班攻讀,還有那不識幾個大字的士兵,就由你選派優秀弟子赴營講習,每年擇一個月聽課。為了要他們知恥奮發,記取當年魯國困守莒地之慘狀,所以不妨取名為莒光月。

子貢:既然要知恥,為何要以昔日往事為師,現在不也一樣糟,就乾脆取名為魯光月好了。

夫子面露不悅:我們是藉此找發展機會,不是打算真的改變軍方。如果這一套儒學真有用,那人家秦軍老早就會用了。秦國的哈儒大學人才濟濟怎麼會不想到同樣去發展?只有我們魯國因為誰都不想做實際的事,才會讓我們儒家虛來虛去到處有宣揚活動的機會。這「虛」字做到極致,就是表裡一致,全是虛的。我們怎可以刺破魯國軍方的面子,說些真話呢?必須給他們虛的面子,才能讓我們要到虛的裡子,你明瞭虛的最高境界嗎?

當然如果事成,也不能吃乾抹淨,好處全由我們儒家學院拿光。我們也可以建議兵部同意分一部分資源成立國防技術研究專案,由我們委請即墨理工學院那些從事技術的也去動動腦筋,說不定能發明一些新兵器,也不讓墨家那一套兵工技術獨領風騷。

如果他們做不出來什麼好東西也不要緊,因為原本就是由虛做出發點。而且那些弄技術的,過去總是嘲笑我們買空賣空,現在終於讓我們看穿他們其實也不過如此,以後我們的日子就會好過些,所以我算來算去,這都是一椿穩賺不賠的買賣,這件事就請與軍方有幾分交情的子路先去探路吧。

子貢興奮莫名:夫子真神人也,現在朝廷鼓勵年輕人創新創業,其實您老人家茍日新,又日新,才是實踐的典範。

儒家學院為軍方推動武德重建中心,成了中土學術機構參與跨領域跨部會合作的第一椿範例,後世發展出來的大聯盟,國家型計畫都是由此精神發揚光大演變而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