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張昭鼎研討會-十二年國教科學課程 學校、老師該怎麼做?

作者/編輯部

由張昭鼎紀念基金會與科學月刊社共同主辦的「2015張昭鼎研討會」,在5月2日舉行。本屆主題為「十二年國教科學課程的深耕與活化」,邀請到建國中學校長陳偉泓、中正高中校長簡菲莉談論教育行政要如何因應;也請到科學各學科的中學老師與參與課綱規畫的學者到場分享,如何在課程編排上進行調整,帶領學生面對課程變革。

科學課程怎麼教?

十二年國教為讓學生能「適性揚才」, 在修課時數上做了大幅度的調整——減少必修課,增加選修課學分。對老師而言,選修課程的增加,雖讓教學空間變大,但教學內容與材料也需要大量的增加。

基隆女中物理科教師張仁壽,認為翻轉教育為面對教改的解方。翻轉教學將課堂上的「知識講授」與學生自行練習的順序對調,老師先將課堂講述的部分錄製影片,上傳MOOC(大規模網路免費公開課程)平台讓學生在家中自習,課堂時間則用於練習、討論與解決問題。另外,他也認為學生的程度具差異性,老師應針對程度不同的學生,給予不同程度的課程與作業,才能真正他學生有幫助。

中央大學數學系副教授單維彰表示,應將數學視為一種語言,且應將計算機融入教學 。「是否使用計算機已經討論了30年了。」他認為要實際實行必須更多人向教育部反應,希望未來除了數學科之外,其他科目也可將計算機列入課程設計中。此外,他還建議,高中數學課程應依文、理、商三軌進行,在考試時也應依照此分類讓學生選考。

臺灣大學化學系特聘教授陳竹亭認為考試制度應要廢除,以避免學生沒有真正理解、用「死背」的方式應付考試,而非真的在學習。每個學生應擁有自己的課表,依照特質與興趣做選擇。就十二年國教的選修、跑班制度而言,他坦承在實施時老師們需花更多的精力管理及規劃課程。不過,他認為學校或是老師不應該抱持「跑班很麻煩」或「學生不容易教」的想法,「這是失職也是失格的表現」。他也認為應要讓程度好的學生,能夠選擇單科跳級,不再只有全科跳級的選項。

板橋高中生物科教師陳妙嫻,現場示範如何在課堂上以「對話」的方式,達成教學的任務。她表示,要設計出對話式的教案,教師必須先對自己的教學內容提出問題,學著問「為什麼……,而不是……」的疑問句,不僅會要問為什麼,而是能將兩種狀況相互對照,了解生物選擇現在這個模式的原因。這種方法能讓學生真正去理解,而非只是背誦知識。

建國中學地球科學科教師李文禮則表示,善用圖表,可以讓教學內容更加活化。他強調,教師要利用程度適當的問題,由淺入深地幫助學生建構邏輯。他也分享了他在校園中建置的小型虛擬攝影棚,讓學生練習當氣象播報員,將天氣圖表判讀的課程變得更生動。

永和國中物理科教師陳育霖認為,臺灣中學生科學課程的設計,不能只著重在實驗與理論之間的平衡關係,還有安排的單元領域及教學的課程內容。基隆高中數學科教師何崇德則表示,彈性課程的安排對於高中生是必要的,不再以考試作為學習目標,才得因材施教。

學校怎麼因應?

十二年國教除了影響老師在教學的方式與方向外,對學校整體的管理也有很大的影響。建國中學校長陳偉泓表示,十二年國教基本課綱主要在實現「以選修代替分組」的理想,但並非每個教師都準備好了。他認為這樣的問題教育部不能只是丟給學校去處理,教育部應該設想健全的配套措施,例如建構教師輔導系統進行相關培訓。

陳偉泓分析,新課綱中的選修學分(包含校定必修和彈性學習)可佔整體課程的45.7%,學生將近一半時間得跑班。若要達成這樣的教學,一間有36個班級的學校,至少需擴增13.6%的教師名額、增加54間教室、每年需補助384萬元。

中正高中校長簡菲莉表示,該校在99課綱實行時,就已經逐漸開了選修彈性課程,目前已開了27門課。她表示,99課綱早已安排選修課程的空間,但並非各校都有確實執行。簡菲莉認為,教改所造成學校的變革,要面臨最大的挑戰是教學與行政的思考衝突。「行政很小,老師很大。」光靠小齒輪的力量無法推動整個學校,因此更需要費心協調。

臺北市科學出版事業基金會董事長劉源俊關心教改多年,一直以來他便建議高中科學課程安排應調整,高一教生物學及地球科學,高二教物理及化學,且另開授進階課程供學生選修。他還表示,目前大部分高中成績較好的學生,多經較淺近的學科能力測驗甄選進入大學,而成績較差的學生,反而要經過較難的指考分發入學,不甚合理。他建議,各科應在高三結束後,進行「鑑定考試」。

劉源俊特別強調,在這場十二年國教的改革中,家長需要站出來,參與討論、發表意見,才能有所進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