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科學月刊》的保母與守護人──宓世森

作者/劉源俊(臺北市科學出版事業基金會董事長)

宓世森先生(筆名辛鬱)今年4月29日上午因心臟病逝世於家中,享年八十二歲。他是詩人,又出身軍旅,與科學教育本無淵源,如何會與《科學月刊》結緣呢?這要回溯到四十六年前。

話說民國58年3月,林孝信在芝加哥大學與曹亮吉、李怡嚴等人商議後,決定發起留學生在美國為臺灣辦一份《科學月刊》,由林孝信在美國負責收集稿件,編輯後寄回臺灣,再由李怡嚴與楊國樞負責發行。為求刊物的文字通順,林孝信特別請當時在芝加哥的詩人王渝擔任修辭編輯。

刊物的總部在美國,在臺灣總需要人辦事!於是王渝向林孝信介紹才從軍中退伍的詩人朋友辛鬱。因此,第一個把臺灣雜誌市場情況簡略寫信告訴林孝信的,是他!辛鬱參加了八月開的第一次籌備會議,沒想到之後,他不到十六坪的家竟成了《科學月刊》出刊前及出刊後五個月的臨時落腳處。

《科學月刊》創刊初期,辛鬱除了幫忙編校,更擔任業務經理;此外還要籌辦成立基金會,陪李怡嚴到處去募捐。

初期, 在臺的《科學月刊》是由人在新竹的李怡嚴以社務委員會主委身分總負其責。但這終究不是長遠之計;到了59年5月,研究生劉凱申擔任第一任社長。年底,臺北市科學出版事業基金會成立,聘辛鬱於60年1月接任社長。半年後,辛鬱以「因經營意念與管理階層不同」為由離開,由王重宗繼任。後來,科學月刊經歷一番滄桑,在此不表。

所以說, 他是《科學月刊》的保母。

後來辛鬱又怎麼與科學月刊社再度結緣呢?

話說65年1月,我臨危受命接任科學月刊社社長。66年2月,科學月刊社離開八德路遷到雲和街張昭鼎自宅。我先是介紹當時辛鬱擔任執行編輯的《人與社會》雜誌社搬到科學月刊社隔壁,也就自然邀辛鬱自該年7月起擔任《科學月刊》的社務委員。67年9月,我邀盧志遠繼任科學月刊社社長,又建議盧自68年7月起聘辛鬱為業務經理。

辛鬱回到科學月刊社之後,負責過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因為科學月刊社歷年來為求生存,不斷邀新人加入,不斷有人出新點子,辛鬱都盡力配合――任勞任怨。例如,科學月刊社舉辦的許多通俗講演會,他要幫忙跑腿。王亢沛牽頭與正中書局合作出版《學生科學叢書》(迄75年4月,共出了60種),於是他自70年8月起兼任基金會出版部社長(因為編這套叢書,基金會才能擁有現在的房產。)周成功推動的《科技報導》於71年1月創刊,他幫忙促成。茅聲燾推動的《國中生》於72年9月創刊,他自7月起擔任該社社長兼總編輯半年。

不消說,73年基金會變更登記及科學月刊與科技報導兩刊隸屬基金會(才得以免稅)等的手續都是辛鬱經手辦成的――他自73年3月起正式擔任基金會秘書。78年3月起科學月刊社接受國科會委託編印《重點科技叢書》(歷時五年,前後共七輯65冊),對挹注財源關係重大;誰編?當然是辛鬱。80年11月起,科學月刊社復接受李國鼎科技發展基金會委託每年辦理「李國鼎通俗科學寫作獎」(歷時八年,共辦七期);誰承辦?當然還是辛鬱。

此外,還有許多「科學研習營」是辛鬱在照顧,兩次「民間科技研討會」與歷年的張昭鼎紀念研討會他都要幫忙。有許多難關,他與同仁們攜手度過!有許多人事糾紛,他曾幫忙化解!

88年1月,辛鬱自科學月刊社退休,改為顧問;但仍兼任基金會秘書,直到101年7月卸任為止。辛鬱在《科學月刊》服務,合計專任約22年,兼任13年半;先後輔佐過李怡嚴、張昭鼎、王亢沛、劉廣定、周延鑫及我六任董事長。他留下一本本的董事會與社務委員會(理事會)會議紀錄,一絲不苟的字跡歷歷在目。

所以說,他是《科學月刊》的守護人。

他有機會接觸參與《科學月刊》的形形色色人物,一直想寫一本小說來描述,但寫了三萬字後放棄了。然後改以「記事與敘寫並行」,於99年5月出版《神奇跑馬燈――科學月刊四十年人.事流變》這本小書。書中的第一段寫到:「人生如跑馬燈,跑著轉著總有停熄的時候。我親歷的這跑馬燈,將在熱心參與者的執著與堅持下,不停熄的跑、轉下去;這盞跑馬燈就是《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