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災難醫學會理事長王宗倫—從八仙塵爆看臺灣的大規模救災調度

作者/許雅筑、趙軒翎(本刊編輯)

新北市八仙樂園塵爆事件發生迄今已兩個多月了,事發當時由於粉塵爆炸引起大火,現場遊客皮膚遭受嚴重燒傷,產生五百多名傷患,同時要擠進北部醫院進行急救。這是臺灣史上繼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單一事故重傷人數最多的災難事件,救護的人力、物力都極度缺乏,救災面臨極大的考驗。

臺灣發生這次的事故,並沒有相關的經驗可循,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災難,救災需要一套標準化作業流程(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SOP),來迅速掌握情勢,扣緊每個環節。動員相關單位,各自發揮所長,又能相互照應,才能讓救災行動事半功倍。不過這些單位間如何協調配合,又如何統整資源做有效的調度和支援,成為災難發生時首要面對的難題。特別是這次八仙塵爆面對大量傷患,醫療體系的緊急調度成為重點。

新光醫院急診科主任,也是中華民國災難醫學會理事長的王宗倫醫師,身為第一線醫療人員,也長期關注災害防救等相關議題。他說,臺灣風災、水災較頻繁,但因這些天災能及早預測,加上相關處理相驗豐富,應變能力較完善。相較而言其他天災人禍,就有賴相關單位的臨機應變能力了。

根據我國《災害防救法》,在發生緊急事故時,中央行政主管機關要成立應變中心,由行政首長擔任指揮官,並由消防單位協助運作。發生大量傷患時,在到醫院前的救災工作由消防單位全權調度,出動救護車到現場,再分送傷患到鄰近各急救責任醫院,醫院方面則啟動「大量傷病患機制」來應變。

王宗倫表示,這次八仙事件政府單位第一時間用平常緊急醫療的規模,如果向上提升到災難等級,將有更大的動員指揮力量。但他肯定新北市消防局對於這次大量傷患的到院前處理,到院後各醫院在急診、病房照護上,雖然病患數遠超過醫院預定負荷量,醫院在因應上的表現不失專業。

不過他也提到,在跨行政區的調度聯絡管道,尚待整合,如新北市消防局無法直接聯繫臺北市的醫院,需先透過北市衛生局,再下達指令給醫院。

檢傷分類

在面對有人員傷亡的災難中,為了能夠將傷亡人數減到最低,最為重要的就是事故現場的檢傷分類,判斷人員傷勢與安排就醫順序。檢傷人員將傷患分為四種顏色等級,以紅、黃、綠分別代表重、中、輕症患者,判斷為紅色者優先送醫,而黑色代表死亡,為最不優先安排送醫的類別。這四個顏色的傷票,上面記載患者基本資訊與病情嚴重程度,每張編號不會重複,可作為身份識別。災難現場的指揮官負責整合傷票,依據病患傷勢和醫院條件安排送醫,以這次八仙塵爆為例,指揮官會安排重症患者到最近的醫學中心燒燙傷病房,中、輕症患者再送到次近的醫院去。

從消防人員在第一現場的處理,到送上救護車送往醫院,為了讓資訊能夠有效整合,並能後續追蹤管理,各縣市建立「緊急醫療資訊系統」。以臺北市緊急醫療資訊系統為例,它需要消防人員和急救責任醫院共同填寫每個急救個案的資料,也是在傷票之外,對於病患資訊的建檔。不過王宗倫認為,未來較便利消防與醫院的作法,應該是發展「電子傷票」,讓現場的消防、檢傷人員第一時間的分流更有效率,醫院方也可經接收雲端資料及時做好準備,比起各種醫療平台,這或許是最具實質功用的輔助機制。

在事故當時,除了現場檢傷外,後續對於患者處置狀況,也需要一個平台彙整醫療資訊。政府建置「緊急醫療救護資訊管理系統」,供醫護人員每小時回報病房、病床數量與病人的資料,方便資訊的統整,也讓中央主管機關能隨時掌握狀況。但是,王宗倫坦言,在危急情況時,醫護人員幾乎不可能花時間詳實填寫表格,難以即刻更新資訊,也成為操作上較需克服的問題。

聯絡管道

消防單位和醫院的配合狀況密切與否,會影響緊急救護的成效,其中雙方的溝通特別重要。目前各縣市消防單位和醫院間都有建立無線電系統溝通,但若是跨縣市就無法使用。這次新北市發生八仙塵爆事件,傷患太多得送到臺北市的醫院就醫,但是新北市消防單位和臺北市的醫院因無線電系統頻率不相通,無法溝通。王宗倫在當時得聯絡臺北市衛生局醫護管理處處長劉越萍,請她轉達新北市消防單位,新光醫院已無法再容納急診病人。

同樣的狀況發生在2003年的臺北縣(今新北市)蘆洲大囍市社區大火,造成13死71傷的慘劇,王宗倫表示,當時就已有無法直接聯繫的問題,沒想到同樣的問題至今仍未解決。

現在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運用通訊軟體的APP或許也是解決方法之一。但王宗倫也強調,雖然相關通訊軟體使用很即時方便,但若在一個有300人的群組內對話,訊息也難以準確傳達。

目前消防與醫療的聯絡系統仍然不相通,如果在某些程度上適當的整合資訊,建立更有效的救護資訊體系,或是開發APP等,並保持多重的聯絡管道,應會更有利於救災。

緊急醫療應變中心

大規模災難發生時,往往需要鄰近縣市的協助與支援,行政院衛生署(現衛服部)在九二一地震、SARS風暴後,成立六個區域緊急醫療應變中心(簡稱區域應變中心),整合區域內縣市的醫療資源。六個區域應變中心分別為臺北區、北區、中區、南區、高屏區、東區,設在各區域的專責醫院裡。王宗倫醫師以此次八仙塵爆舉例而言,需要臺北區和北區的醫院支援,但實際上區域應變中心仍無法有效協調跨區醫療,只剩下提供資訊統合的功能。原因在於區域應變中心沒有能夠下達指令的政府官員,只依賴專責醫院做協調工作,指揮調度的效能不彰。當事件發生在區域縣市的臨界點,病患收治的協調以及相關醫療的權責可能就十分模糊。


傷患對特殊病房的需求

在到院後救護時,緊急狀態第一時間是用最大容量(surge capacity)收治病患,但這是臨時應變,無法長久維持下去。以八仙塵爆為例,等到病患生命現象暫時穩定後,便需考慮轉到有燒燙傷病床的醫院。這些燒燙傷病房具有特殊設計為正壓隔離病房,病房內的壓力大於外界,外界的空氣難以進入,目的為隔絕外來的細菌侵入病患受損的皮膚,而這一般加護病房無法做到的。

為了讓患者能得到最好的照顧,特殊規格的病房有其必要性,但面對這次八仙大量燒燙傷病患,即使全臺燒燙傷病房全供八仙患者使用,仍不夠用。王宗倫表示,一般情況下燒燙傷病房使用率其實相當低,這次事件是特殊狀況。

當然,針對這次事件,醫學界對於燒燙傷病患的照顧方法,也有些討論。除了病房部分有燒燙傷病房和一般加護病房兩個選項,後續照護的醫療團隊也分成整形外科和重症照護兩個團隊。王宗倫表示,目前燒燙傷病患在多數醫院由整形外科團隊照顧,負責清創以及後續的植皮作業。因此最多醫院選擇以燒燙傷病房配上整形外科團隊,作為對燒燙傷病患的標準處理方式。但王宗倫提到,近期有醫師提出,燒燙傷病患更常遇到的需求,是對於感染、器官衰竭、脫水狀況等的照護,而這由重症團隊來執行更好。什麼樣的病房與醫療團隊組合,才是最適合臺灣醫院對於燒燙傷病人的處理模式,似乎仍有待討論。

相關組織規劃

面對天災或是人為災難,醫療其實只是其中一個環節,整體的防災與救災計畫施行才是重點。王宗倫直言,臺灣在九二一地震後相關經費大增,但執行成果報告「都鎖在主管機關抽屜裡」,甚少有實質成效。他提到,根據2000年修訂的《災難防救法》第3條,各種災害有固定的主管機關,從災難前預防,災難當下應變,到災難後復原重建都得一手包辦。他舉例八仙塵爆屬於火災,就應由內政部處理當下的應變,但實際上卻是由災害應變中心來處理。法律條文的規範和執行間有落差,王宗倫認為這是因為預防、應變和復原重建難由一個單位包辦,造成實際執行不易。

「臺灣認為每個災害都有個特定模式,須由特定專業的人來解決;但美國不同,他們以不變應萬變。」王宗倫說,美國設有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FEMA),為專職處理防災的單位,與臺灣因應災難發生才從各單位調派的人員參與緊急應變中心的方式不同。美國政府認為災難類型或許不同,但常需動用相同的資源,如醫療、消防等,因此在FEMA中訂定15個緊急支援任務編組(Emergency Support Functions, ESFs),來處理每次的災難。各個ESF仍由對應的主管機關負責,但在事件發生時,各ESF主管機關得聽令於FEMA協調官的調度與指揮。王宗倫認為,美國專職的救難組織有助於在災難發生前,事先做好更完整的救災規劃;在災難發生時,也能有具備相關經驗的協調官作為總指揮,才能有效整合資源來因應各種狀況,並將傷害降到最低。

八仙塵爆的意外考驗臺灣的救災、緊急醫療系統,也讓我們能有機會重新檢視國家面臨災難的危機處理能力。從王宗倫的觀點來看,臺灣在面臨大規模傷患或是災難上,各單位間的協調與溝通仍有改進的空間。而美國對於救災的概念與組織的安排,或許可以做為未來改進的參考,讓災難發生時,我們能及時應變,將損失降到最低,且盡速復原重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