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經費分配的盲點與隱憂

作者/周成功(長庚大學與陽明大學退休教授)

幾個月前,科技部徐爵民部長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科研經費的使用要更務實,重點應該擺在解決本土相關的重要問題上。這個看法一出來,立刻得到正、反不同立場的回應。有的強力為基礎研究辯護,有的則把以發表SCI論文為標竿的研究視同為國外代工,應該及早揚棄。當然這個重要議題的下場和當前臺灣其他任何重要的議題相仿,很快地就在媒體、甚而在學界中消聲匿跡了。

政府科研經費使用合理與否,直接影響學術發展,進而左右國家整體走向。客觀評估過去經費使用的成效,是我們應該也是必須面對的事。尤其當科研經費不足時,我們更應該拋棄自己的工作機構與研究興趣的本位,而以國家整體為依歸,去討論、設定未來經費使用的優先順序。

盲點:小國寡民作大計畫?

過去科研經費的分配最大的盲點就是在追求卓越的大帽子下,扭曲了有限經費使用的效益以及蠶食了人才培育所需要的資源。追求卓越當然重要,但每年政府科研經費極為有限,我們就要知道自己是小國寡民,對卓越研究的標準應該有自己的主見與堅持,而不是一味砸大錢去追求國際曝光,或是依附大型的國際合作計畫。

像同步輻射、次毫米列陣天文臺、超導對撞機這些所費不貲的大計畫,都是在極少數人好高騖遠的心態推動下,成了國家長期投資發展的重點。這些計畫除了滿足極少數人的研究興趣外,與提昇國內整體科研水準的目標其實是不相干的。而且一旦啟動就少有下車的機制:頭洗了一半,怎能不繼續洗下去呢?

大學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人才培育,研究則是人才培育中的核心。目前大學並沒有固定支持研究的經費,因此申請科技部研究計畫對許多大學老師來說是唯一獲得研究經費的來源。但是在追求卓越的口號下,一些原本就有鉅額研究預算與法定任務的機構,像中央研究院(每年政府預算超過130億)、國家衛生研究院(每年政府預算約30億左右)也都跳出來,和大學老師競爭科技部有限的科研經費。這些不需要教學∕授課,本身又有固定研究資源的研究人員,在公平與卓越的唯一量尺下,大學老師的競爭力自然明顯不如。而中央研究院挾持其雄厚的資源,從南到北又和各個國立大學成立各種不同的博士班學程,用優渥的待遇爭取研究生。而許多大學也把研究生當成人頭的買賣,更進一步削弱了大學的研究能量。

隱憂:浪費經費 教學卻有限

這樣的現況帶出二項隱憂:一是經費的浪費。只要去中研院調查一下有多少新購置的儀器未開箱、貴重儀器平均使用率和每篇論文產出所投入的經費便可看出端倪。更有人在中研院聽到有人討論,該怎麼浪費才能把年度預算用完的戲言。

另一項更大的隱憂則是大學人才培育能量的萎縮。大學老師在教學及輔導學生上,尤其是對大學部學生擔負極重。老師要怎麼激發他們對科學研究的興趣,和怎麼在實作中體會、掌握科學精神與科學方法都要付出極大的心力。這個教育的過程中是難有高水準論文的產出,與中研院競爭科技部的研究計畫時自然就處於劣勢!為了生存,上焉者把學生當成一雙手產出老師規劃好的數據;下焉者就無所不用其極地去生產期刊發表所需要的數據。當大學老師不再以教育大學生為首要之務,而外在的環境也以研究是否卓越作為評量大學老師的唯一標準,對教學的熱情就此逐漸消耗殆盡。這是當前臺灣高等教育最大的隱憂。

坦白說,科研經費的浪費還是小事;科研經費的誤置所孕育出惡質、扭曲的校園文化,以及它對大學中人才培育負面無形的衝擊才最令人憂心。我們的科技政策長期被一些學術權威所綁架。追求卓越只有在一定的社會脈絡下,才能突顯出它的意義與價值。而好的基礎研究也並非一定要花大錢,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或是孟德爾的遺傳研究是最好的範例。認清當前科研經費分配方式所帶來的後遺症,及時大膽努力地去作一點改變,我們才可能有機會擺脫大學人才培育的困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