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室手札-「什麼叫專業」

作者/許英昌(現任英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國立中正大學生命科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1989年,我加入紐約史隆凱特琳癌症研究中心奧拉·羅森(Ora Rosen)教授實驗室,研究主題専注於胰導素的分子作用機制,羅森團隊乃第一個定序胰導素接受體,為治療糖尿病打開一片天空。她是國家科學院院士,也榮獲代表糖尿病研究最高榮譽的「班汀獎(Banting award)」。我們第一次約在醫院走廊見面,我以為她是羅森的祕書。記得那天是星期六中午,在辦公室談話時,霍維茲(Jerry Hurwitz)教授進來,他是在1950年代發現RNA聚合酶(DNA dependent RNA polymerase)的科學家。他問我們是否需三明治,兩位鶼鰈情深。

這是一間從不熄燈的實驗室,每天就是工作、念書及寫作,也沒有時間探索紐約大蘋果。實驗室的氣氛高昂,羅森除被邀請演講外,所有時間都在實驗室,我很喜歡直接向她借JBCPNAS等期刊,不用到圖書館借。實驗室所有的管理皆相當系統化,她給我研究上最大支持。每週星期二早上的WIP(work in progress)最精彩,羅森要求高也很急,但總以let's carry on收尾。她的堅持,鼓勵與微笑,深深影響我日後做事態度。

一偶然機會,同事告知我羅森罹患癌症,然而,疾病打擊不了羅森。我們共用一實驗桌,她即使再忙也自己跑電泳做實驗。印象最深者,莫過於她到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做骨髓移植,治療期間仍每天打電話了解實驗室近況,霍維茲帶她去基韋斯特(Key West),她也是如此。化療後仍回實驗室,扶著牆壁慢慢走那一幕,令人心酸又佩服。過世前一個月仍要我扶著她坐上高椅,教她在顯微鏡下做蛙卵的微注射。

羅森過世已過二十年,當年情景仍在我腦海中不斷浮現。我每次回紐約,一定拜訪霍維茲,已八九十歲,仍在實驗桌上,敬業精神令人佩服。羅森毫無疑問是一聰明絕頂努力不懈的科學家,以身作則帶給我許多平凡的啓示。我的學生及園員,經常問我何謂專業?「持續的熱情」就是專業!領導者若無法以身作則,凡事斷斷續續敷衍了事,終將一事無成,很少待在實驗室或出席率及參與率不到七成,如何領導?好的科學家、CEO及指揮家,成功的模式是沒有例外努力與堅持,這叫做專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