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無憾的殺蟲藥劑存在嗎?

作者/劉明毅(美國德州農工大學毒理學博士,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博士後研究,任教於成功大學環境醫學研究所)

早在1865~1940年代,科學家研發出一種以砷化物為主要成份的商品化殺蟲藥劑,因為呈現綠色粉末狀,稱為巴黎綠(Paris Green: the first green pesticide.)。試圖聯想在當年使用巴黎綠的情景,在一片田園中,害蟲被殺光,農作物被照顧的很好,農民收成滿載,可以快樂又滿足的生活。把場景拉到現在,有誰敢用這種含砷化物的殺蟲藥劑?從今日永續綠色環保的觀點來看,砷化物藥劑與綠色環保及維護健康相抵觸,砷化物的使用必須加以管制,更不會允許大量使用在環境中,因此生產出來的作物被銷毀,生產及販賣巴黎綠的公司會受大家唾棄,這個殺蟲藥劑一點也不生態友善,更可能危害人體健康。

科學家在從事殺蟲藥劑的開發,要著眼於有藥效、兼顧環境保護及永續經營,對人體健康更要加以關注。1992年,我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參與新菸鹼類(Neonicotinoids)殺蟲藥劑的開發工作,當時把新菸鹼類殺蟲藥劑視為較安全(Safer)的殺蟲藥劑,這類藥劑對哺乳類動物毒性弱,對標的作物害蟲毒性強,毒理學上的術語──高選擇性(High Selectivity),被認為是對人較安全的理想殺蟲藥劑。1990年代迄今,新菸鹼類殺蟲藥劑蓬勃發展,全球農藥市場的市佔比例相當高,使用的劑型多,從育苗到作物成長各階段,都涵蓋在適用範圍內。近年來,新菸鹼類殺蟲藥劑被廣泛使用,也出現了一些負面的報導,譬如「新菸鹼類殺蟲藥劑可能阻礙蜜蜂授粉」、「新菸鹼類殺蟲藥劑可能使蜜蜂回不了家」,這也促使歐盟禁用新菸鹼類殺蟲藥劑於對蜜蜂有吸引力的農作物上。最近又有報告指出「新菸鹼類殺蟲藥劑可能是造成北美帝王蝶(Monarch Butterfly)減少的原因」。基本上,造成蜜蜂及北美帝王蝶族群的消失,要嚴肅去看待。

「到底安全是否只是一種概念,而不是存在的事實?」新菸鹼類殺蟲藥劑的殺蟲效力強,可在不同的植物發育期使用,譬如:種苗處理是為了確定植株的健壯,帝王蝶本來不是標定要被消滅的害蟲,可是帝王蝶可能產卵在菸鹼類殺蟲藥劑處理過的種苗。殺蟲藥劑的發展史經過多種變遷,例如:早期DDT及有機氯殺蟲藥劑的長效性,危害了生態平衡;後來推出有機磷及氨基甲酸鹽殺蟲藥劑,雖然這兩類藥劑易分解,卻對哺乳類生物毒性高;新除蟲菊殺蟲藥劑強調兼容並蓄(較易被分解且對哺乳類生物毒性較低),害蟲卻容易對新除蟲菊殺蟲藥劑產生抗藥性。農藥從來沒有完全滅絕害蟲,殺蟲藥劑的抗藥性無法加以克服;另外,不同藥劑的開發目的在於提供作物管理的需要。事實上,害蟲管制的成敗只是階段性任務的達成,用藥劑解決現實的問題,可能留下許多的遺憾,善意也會淪為惡意。

歷史告訴我們進行科學的研究要謙卑,人類要善待自然,求得真智慧,避免自然的反撲,但怎麼做才是有遠見是一大課題。科學研究的本意是在為人們謀福利,回想自己當年參與研發新菸鹼類殺蟲藥劑工作的心情,自信有智慧並兼顧環保及健康理念,如今過了20多年,再看新菸鹼類殺蟲藥劑使用後的一些抱怨,不免感嘆完美無憾的殺蟲藥劑真的存在嗎?功過難以論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