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臺灣高等教育之危機

作者/劉廣定(臺灣大學化學系名譽教授)

筆者曾在一年前《科技報導》396期中,寫過〈臺灣高等教育面臨崩盤危機之警訊〉一文,據2014年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之全球人才報告,與幾種國際高等教育評比,說明臺灣高等教育近年來退步或停滯不進之危機。唯聽者藐藐,實在無可奈何。

近見今(2015)年一些新的評比報告,顯示臺灣高等教育和新加坡、香港、南韓、中國大陸等相比,愈見落後或停滯。如骾在喉,不得不吐。現簡述於下。

一、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評比(THE),前兩百名大學中臺灣只有臺大一校。但前年名列第142,去年第155,今年(2015~2016)第167,逐年下降。落於新加坡的國立大學(26)和南洋理工大學(55),香港的港大(44)、科技大學(59)與中文大學(138),大陸的北大(42)與北京清華大學(47),南韓的首爾國立大學(85)、浦項科技大學(116)、高等科技學院(KAIST, 148)、及成均館大學(153)十一校之後。新竹清華大學停留在251~300之間,新竹交大自251~300降到301~350,皆不如名列第201~250的復旦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香港城市大學與香港理工大學!臺大雖然「教學」與「研究」僅不如新加坡國立大學、港大、北大、北京清華及首爾國立大學,唯「引據(citation)」得分(47.3)偏低,不但不如上述其他地區各校,也不及名列第251~300之新竹清華(53.0)與南京大學(54.2)。

二、上海交通大學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前兩百名中台灣也只有臺大。臺大2013年與新加坡國立大學,南韓的首爾國立大學並列第101~150;2014年列入第101~150名者,除這三所大學外,增加了大陸的北京大學,北京清華大學與上海交通大學。今年(2015)臺大降為第151~200,大陸的浙江大學則自151~200升到第101~150名。換言之,臺大已落於上述六校之後。與臺大並駕齊驅的有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學, 香港的港大與中文大學, 大陸的復旦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以及去年名列201~300而今年升至151~200的中山大學(廣州)。大陸的吉林大學2015年已進入201~300名,臺灣的新竹清華大學雖仍停在201~300名之間,成功大學卻由201~300降到了300名之後!

三、瑞士的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11月20日公布2015年全球人才報告(IMD World Talent Report),從「投資與發展」、「攬留(appeal)」及「豫備度(readiness)」三指標,評比61個地區的企業人才競爭力。臺灣排名第23,雖比2014年第27名進步,與近鄰比較,仍落後馬來西亞(15)、香港(12)和新加坡(10)。和南韓(31)的差距也比去年(40)縮小很多。就「豫備度」而言,臺灣仍排名第25,依舊落後馬來西亞(16)、香港(8)和新加坡(2)。雖勝過南韓(31)與中國大陸(37),但差距比去年(南韓37、大陸50)也明顯為小。

可知2015年臺灣各項皆落於新加坡、香港與馬來西亞之後,語言能力甚至不如南韓及大陸!去年筆者曾預期未來「中小學科學教育」一項臺灣名次將轉低落,竟不幸而言中。「大學教育」一項臺灣領先南韓、大陸之差距都大幅減少,和一、二兩種評比的趨勢一致。

臺灣高等教育之問題所在與其影響,筆者去年已有討論,不再贅述。前聞本地優秀中學生出國接受高等教育者今年增加很多。近日閱及11月27日《聯合報》「民意論壇」有臺大數學系教授張鎮華談大學入學方式之大作,他說:「如要比較,應該是問現在的學生是否比以前更優秀更努力;在國際上,我們的學生是否有競爭力,申請國外研究所是否更有利。在大學教書卻愈來愈擔心,因看到的是否定的答案。」故知若學生素質與競爭力日益落後,且外流優秀學生增多,「人才」終有不繼之日。不但臺灣高等教育有崩盤危機,社會經濟發展也可能有崩盤危機。

我們還能視若無睹,或繼續採取「駝鳥」政策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