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孝信—在臺灣的「賽先生」和「德先生」

作者/謝克強(主要研究在探測太空離子(包括宇宙線)和中性原子。2011 年從亞利桑納大學退休。與林孝信交往可見於文)

耶誕前三天,從網上驚悉林孝信癌逝噩耗。向劉源俊和曾耀寰電郵致哀不久即得回信。茲遵源俊兄之意呈此感言。在臺灣,林孝信早已是眾望所歸而又毫無官銜的推動力。他創辦《科學月刊》的史實已可詳見於冊 。[註一、二]他對臺灣的科學教育和民主文化的貢獻確是功不可滅,更不須我說。在此我僅稍提他留給我的深刻印象。

林孝信、曹亮吉、洪秀雄和賴昭正合住的公寓離我住的已婚學生公寓只需步行三分鐘。因而受到他們的(尤其是林孝信的)強烈的短距引力,使我在畢業前六個月參與了他們已經籌備有序的《科學月刊》創刊工作。不像林孝信和在芝大的及在遠地的劉源俊等創辦人那樣廢餐忘寢、夙夜匪懈、一心一德地投入創刊工作,我僅負責了第零期的一篇有關天文的短文而已。在我畢業後留校研究期間,興高采烈地見到了《科月》創刊號。慚愧的是我在民國60年初離開芝大而來到美國西南部的亞利桑納大學之後─三分鐘的步行增變到三小時多的飛行─就再沒有替《科月》做任何事了 。民國81年我應邀參與國科會的太空計畫室開業工作,為期兩年多,住新竹。除了曾經和劉源俊會面,就一直沒和林孝信連絡上。終於在民國101年9月,順參加審核FORMOSAT-7/COSMIC-2 衛星計劃之便,由劉源俊和曾耀寰安排,帶我參觀了科學月刊社,並且約上了馬不停蹄正忙著推動新的保釣運動的林孝信,在他趕高鐵回臺南之前一起吃個晚飯。四十年沒見面,他的髮型巨變,牙齒也好像不全了,可是他的笑容和暢言任然充滿了熱誠和魄力。豈知那是我們最後一面!

回想林孝信的功德,不論是在臺灣發展科普或提倡民主,除了他的高瞻遠望和不屈不撓、貫徹始終的意志,他更有言行一致和誠懇待人的美德,因而他能贏得許多志同道合之士為友,吸引他們來參與他所期望而且單憑他一人辦不到的公益大業。這種領導作風值得許多帶官銜和追官銜的人士學習效仿。於此我引兩段銘諺來追念林孝信的功德:「人生是本友誼記。每天朋友們都在創作新天地。缺乏他們的愛護,單靠勇氣也無法維持自己堅強的意志。」[註三]

「絕勿懷疑一群為數不多但深思誠信的公民真的會改天換地;的確這個是唯一的實況。」[註四]最後,我敢說:「林孝信不愧為中國『五四運動』在臺灣的『賽先生』和『德先生』」。[註五]



[註一]
《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 - 記錄六、七〇年代理工知識份子與「科學月刊」》林照真著,國
立交通大學出版社。
[註二]
《科學月刊三十周年大事記》宓世森主編,科學月刊社,中華民國89年。(非賣品)
[註三]
聾盲作家海倫•凱勒(Helen Keller, 1880~1968):「Life is a chronicle of friendships. Friends create the world anew each day. Without their loving care, courage could not suffice to keep hearts
strong for life.」
[註四]
人類學家瑪格麗特•密德 (Margaret Mead,1901~1978):「Never doubt that 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and committed citizens can change the world; indeed,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ever has.」
[註五]
在大陸,這兩個美名該屬於舉世公認為「中國薩哈洛夫」的方勵之。有意者請參閱《方勵之
自傳》天下文化出版社, 《方勵之紀念文集-科學卷》,香港明鏡出版社,和即將由明鏡出
版的《方勵之紀念文集-人文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