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國際合作進修篇

作者/萬其超(李國鼎基金會秘書長)

一日孔夫子傳令子貢進入內室。

夫子:子貢,明天你召集所有儒學碩士專班和CMBA學員一起到曲阜城外沂水畔來一次聚會,大家洗洗腳、唱唱歌。

子貢大喜:難得夫子有如此雅興,其實這些在職進修的學員,原本就不耐久坐在室內,他們只是不敢提議輕鬆一下。

夫子:這也不算是放假,應稱作戶外教學,是多元學習的一種方式,你懂不懂?我們拿了學部的補助來辦學,如果被人說出去,三不五時就放假,那成何體統?現在流行翻轉教學,我們要跟上潮流,我們去溪邊洗足,是去除身心汙穢;唱歌是借歌來發抒情懷,促進師生交流,這都是最新的教育手法。

至於我們自己學院的門生,也一起去。像子夏、子游、子路都一起參加,順便當分組召集人。對了,我為何好久未見到子夏?他自從幫我們興辦產學碩士專班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他。

子貢:夫子,他是拿了學部國際合作進修專案的錢,到南方楚國去進修兩年。

夫子面露困惑,好奇問道:我們魯國,儒學天下獨尊,去那楚國,有何用處?

子貢:這是三年前學部陳侍郎創辦的,他說我們魯國的讀書人,越讀越笨,除了為了爭取一些補助款,彼此攻訐外,甚麼也做不出來。你看人家齊晉等已開發大國,不斷有創新、創業,國民都覺得有希望。所以他提議魯國各學府的老師,每教五年書,就可以休息一兩年到國外進修,據說還有些成效。最近煙台科技大學一位老師自楚國進修回來,就新設計了一
種牛馬混合動力車,要跑快一點就靠馬力;要載重就偏勞牛,據說在工部和兵部,引起不少討論,所以兩年前,子夏也申請到楚國去考察一番,希望能為我們儒家學院添幾分新氣象。

夫子點頭道:也真是難為他了,那不出數年,我們魯國就可以敗部復活,真正翻轉了。

子貢:夫子,你老人家也不必太樂觀,我們魯國,不管任何良法美意,只要搭配上儒家虛其心志的精神,就效果全無。我聽說許多出國進修的人,不是去吃苦學真本事,只是休假,辦私事,建立關係。譬如我們學院畢業的冉有,現在正在晉國太原,其實他只是因為女兒嫁到太原,剛生產,所以他同老婆編個理由去太原看女兒與孫子。又如那子張,現在正在秦國哈儒大學當客座,也只是為了將來要辦儒學國際研討會先建人脈。學部承辦人只要你交一份報告,他就好交差。至於那原先倡辦的陳侍郎,早已不在其位,只要辦法照走,補助照拿,休假照申請,就大家相安無事,你即使休假、不出國,只要留在魯國,不張揚,也沒有人會管你。

夫子嘆氣曰:這也是我們魯國的實情。你難道不知我們魯國學界向來就是批評別人時是振振有辭,弄到自己私利就當仁不讓,難怪老子會長嘆「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氣到騎一匹老牛一走了之。

子貢連忙安慰道:夫子不要太過憂傷,凡事有得就有失。那老子自鳴清高,不走群眾路線,現在道家只剩下幾位道士,替人驅神弄鬼,賺些辛苦錢。想我儒家,以「人」之「需」為本,而讀書人之基本需求,不外名利。我們是民之所欲,長存我心,所以雖然離道日遠,但是至少還能混得有模有樣。

夫子嘆口氣:你說的也是實情,其實我自從二十年前周遊列國,希望靠儒學求個一官半職,最後灰頭土臉回來,就從此未出過國門。現在靜極思動,也不妨想個方法讓我能出國走動走動。
子貢精神為之一振:夫子要出國,我們弟子當然要盡心盡力促成。最近齊楚各國,勵精圖治, 求才若渴,只是人家精的很,要的是真正有用之才,所以從來不會找到我們儒家學院。我們要找機會,必須反守為攻,不能坐在那兒等,要先主動籌辦幾場儒學國際研討會,邀請各國鴻儒來曲阜,順便遊泰山,人家自然禮尚往來,下一次會邀您老人家去他們那兒發表主題講演,反正這國際合作,就是魚幫水、水幫魚,一般老百姓弄不懂是怎麼回事,我們將「學術」一詞捧在手中當神主牌,熱鬧一番。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的本事,是我們讀書人的專長,不然士農工商,如何好意思排在最前面?

夫子:子貢呀,你已把儒學的真諦參透了,真的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就由你去張羅一場國際會議吧。

子貢頻頻點頭:其實我們魯國局勢每況日下,我同子路老早就想出國發展。你看人家秦國哈儒大學,現在不但論文發表超過我們,甚至還在各地未經我們同意,到處成立孔子講習班,連隔壁齊國也看了眼紅,準備籌辦「也儒大學」分庭抗禮。我們這個正字標記的儒家學院,再不走出去,留在魯國只會小打小鬧,我看是不行了。

夫子嘆氣曰:我培育三千弟子,也只有你有心有能力,往後的日子就靠你撐下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