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孝信與《科學月刊》的創生

作者/編輯部

1957年,時逢冷戰時期,美蘇之間的太空競賽開啟一波科學的蓬勃發展,同時楊政寧、李政道獲得諾貝爾物理獎,使得許多學生前仆後繼投入追求科學的行列。在時代背景下,許多理工知識份子紛紛前往美國留學,林孝信也是當中一人。

在林孝信美國芝加哥大學留學期間,他有感於美國科學發展的神速,與臺灣科學水準的低落,便有意要興辦屬於臺灣的科學雜誌。他認為,留學生不能只談熱情,應有具體的目標以團結所有人的力量,「科學」便是一條顯而易見的出路。1969年始,林孝信開始號召各路好友共同商討創辦科學雜誌一事,許多美國留學生受到感召,紛紛表示願意參與。

雖然有眾多留學生幫忙,但如非林孝信的堅持,《科學月刊》便無誕生的可能。但人在美國,如何為遙遠的臺灣籌辦一本刊物?且興辦雜誌花費甚多,種種艱難使許多原本熱心的留學生頓時有了退卻之意。因此,林孝信開始到美國東部各大學進行遊說,除了請人捐款,更要尋求適合的文章寫手。他在1969年6月走過費城、紐約、波士頓等大學,遇見許多朋友,聆聽許多真誠的意見。為給予共同創辦的朋友們信心,林孝信提出第零期的試印,以測試科學月刊》應有的篇幅與成本。1969年暑假,芝加哥的留學生們開始著手第零期的準備工作,並由李怡嚴等人在臺灣印製。「第零期」出刊後,受到臺灣的熱烈迴響,有數千名學生預約創刊號。挾著第零期成功的氣勢,1970年1月1日《科學月刊》第一期正式出刊,發行近18000份,足見當時臺灣追求科學的渴望。林孝信對於這份刊物懷有極高的期待:「我們的理想之一,是要使社會共同擁有這份刊物,不是知識單方面的灌輸。」

然而1971年,因釣魚臺主權爭議,引發美國留學生的保釣運動。林孝信在各大學遊說期間,蒐羅了許多留學生的名冊與聯絡方式,這原本是為《科學月刊》所做,卻因緣際會成為保釣運動能快速展開的重要原因。林孝信藉由這個聯絡網,發出許多保釣訊息,使得美國各地留學生迅速串聯。但也使得林孝信與《科學月刊》受到臺灣情治單位的懷疑,認為林孝信有反政府的傾向,因而被列入臺灣的黑名單,長達十多年無法回臺。保釣事件也因此影響了《科學月刊》的運作,在留學生們無暇顧及《科學月刊》下,雜誌編篡的任務至此從美國移往臺灣,此後數十年,《科學月刊》便由臺灣的科學志士們持續經營。

直到1990年代末,林孝信才得以回臺定居,並持續投入科普、教育等相關活動。在科學月刊屆滿40周年時,林孝信再次召集了許多科月人,發起「科學到民間」計畫,舉辦了持續一整年的各項活動,與數百場的科普演講。在新的時代中,林孝信仍堅持不懈地實踐他的科學理想。在回顧科月所走過的這些年時,林孝信談到,40年前《科學月刊》所設定的目標仍尚未達到,希望「理想、啟蒙、奉獻」的精神能夠持續注入社會。

在科學月刊第零期發刊詞中有一句話:「在0與無窮大之間到底我們能走多遠,要由您的參加來決定。」今年即將邁入第47年頭的《科學月刊》,以此文感念林孝信先生的奉獻。(林孝信先生於2015年12月20日因肝癌病逝於臺南市成大醫院,享壽71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