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種人林孝信

作者/劉廣定(臺大化學系名譽教授,曾任《科學月刊》編輯委員、社務委員等職務,民國85~88年為科學出版事業基金會董事長)

《科學月刊》第零期出版前,孝信兄在我的老友董無極(已故,時在芝大物理系任教)家中就和我見過面。那時,他要求我支持與幫忙審稿,我都答應了。次年(1970),也是在董家,他知我將回臺大工作,乃邀我回臺後參與《科學月刊》的編輯與推廣。1971年暑假前張昭鼎兄來臺大通知我,自9月起參加編委會。因此我也成為「科月人」,迄今已快45年了。

日前聞知孝信兄不幸因肝癌辭世,對他英年早逝(低於男人平均壽命),覺得真可惋惜。也因此,許多往事湧上心頭。說實話,我們的交往並不多,對他的了解也不深,我參與《科學月刊》並非受他的「感召」。但可確定一事:「沒有林孝信,就沒有《科學月刊》」。因為有孝信兄開闢與播種的《科學月刊》,四十幾年來,許多關心國家科技發展、科學教育、科學普及與傳播,追求科學在本土生根、茁壯的朋友們才有一個可供耕耘的園地,以伸其志。至於《科學月刊》以及1982年衍生出的手足刊物《科技報導》究竟對國家社會有多少實質貢獻,相信將來在歷史中會得到肯定。

拙見以為,《科學月刊》與《科技報導》之都能延續數十年是前後幾個世代,許許多多朋友付出心力,時間的成果。然孝信兄是播種人,他的貢獻,絕不應為人遺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