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病媒蚊防治之理論與實務

作者/羅怡珮(嘉南藥理大學生物科技系)、張念台(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植物醫學系)


臺灣地區的登革熱病毒主要是由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與白線斑蚊(Ae. albopictus)傳播。登革熱病毒廣泛分布於北緯25度與南緯25度之間,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約在100個國家流行,約感染五千萬病患,50年來登革熱的病例數是過去的30倍,顯然登革熱已是世界上相當重要的蚊蟲媒介傳染病。

策略一:消滅成蚊可有效降低登革熱的盛行率與感染力
病媒蚊在登革熱的傳播上具有重要意義,事實上,病媒蚊是「會飛的注射器」,可將病人體內的病毒傳播給其他健康的人。防疫如救火,登革熱流行期需進行緊急化學防治,才能儘速殺滅帶病毒的病媒蚊。化學防治具經濟、便利、效果快速等優點,要確實達到阻斷病毒傳播需要的條件有:

(1)每年要進行高流行區病媒蚊的抗藥性監測,擬定具防治效果的藥劑名單。
(2)選擇有效的藥劑並正確施用,確認藥劑的有效期限、適用範圍及使用方法、正確的稀
釋倍數及藥劑處理時間。
(3)專業的噴藥人員、施用器具及正確的施藥地點。
(4)一旦病例發生需及時的噴藥才能有效阻斷病毒傳播。
(5)劃定適合的化學防治區域,進行空間噴灑化學藥劑,必需依據正確的操作及最大的噴藥涵蓋範圍,以確保噴藥達到預期效果,全面消滅帶病毒的成蚊。
(6)建立緊急噴藥及時評估機制,確保化學防治的成效。當然,因應病媒蚊日益嚴重的抗
藥性問題,我們還需有一套病媒蚊抗藥性管理的規劃與辦法。

策略二:降低人與病媒蚊的接觸
在疫情急速升溫時,落實個人正確的防護可降低叮咬率。運用蚊帳隔離病患,阻斷病毒血症期的病毒傳播;外出時穿著淺色長袖、外套及長褲防止蚊子叮咬;家居門窗使用紗門、紗窗等,都是物理性遮蔽方式,能降低人與病媒蚊的接觸。也可在皮膚裸露處塗抹或噴灑具有忌避效果的防蚊產品,包括「具藥品許可證含DEET(N,N-Diethyl-meta-toluamide)的產品」,民眾可在包裝上檢視具有衛生福利部的核准字號。

DEET可影響蚊子嗅覺,減低叮咬皮膚的機會。使用10%以上有效成分的藥劑塗布於皮膚的保護時間約2小時;20%以上可保護4小時;30~50%則可保護6到8小時。若需長時間於戶外活動、疫情發生時期及蚊子較多的環境,宜優先選用此類產品。另外是「含植物精油及植物油的產品」,可在產品包裝上檢視具有環保署的核准字號。常見添加的植物精油包括香茅、檸檬胺、尤加利、樟樹、茶樹、薰衣草、貓薄荷、柚皮、橙皮……等,而常見的植物油包括大豆油及麻油兩種。這類產品的保護時間較短,不建議直接塗佈於皮膚上。

策略三:降低病媒蚊幼蟲的環境負載力
清除孳生源可杜絕病媒蚊的孳生,有效降低病媒蚊幼期的環境負載力,但是人力及物力的耗費甚大。若社區或居民配合意願不高或無力配合,或是因臨時調派人員經驗不足,未能徹底清除孳生源等,都將造成登革熱疫情的失控。除了一般瓶、罐、甕、缸、盆、壺、桶、盤等人工積水容器外,有些孳生源不易清除或隱密不易查獲,疾病管制署副署長莊人祥表示,高
雄市有40%的陽性水溝和隱性孳生源,如屋頂的排水槽等,對防疫造成相當大的困難。實際採集陽性水溝,經鑑定確定是埃及斑蚊,有些水溝可採集到兩種病媒蚊。這種情形在雨、污水分流系統建構後,將更形嚴重。在集合住宅共同空間的中庭景觀區,阻塞的排水設施,也是常見病媒蚊幼蟲的孳生源。

戶內常見孳生源包括栽種植物花器、花盆底盤、浴室儲水容器、廁所馬桶、陶甕、水泥槽、地下室及機械停車位底層積水、馬達水槽、集水井、消防儲水池、飲水機、烘碗機、飲茶之水盤等。戶外常見孳生源包括曬衣架或旗桿水泥樁上水管、竹籬笆竹節頂端、樹洞、竹洞、大型樹葉、車棚及騎樓遮陽或擋雨之帆布架、空地或菜園地面之帆布、屋簷排水槽、自
來水表、冷氣機集水桶、積水不流動之水溝、飼養動物飲用水槽、廢棄輪胎、馬桶、浴缸、安全帽、花柱凹槽、保險桿凹槽等。清除孳生源需隨時注意將不用的貯水容器倒置,使用時加蓋或以細紗網密封,也可飼養食蚊魚。廢棄容器勿隨意堆積或丟棄於戶外,應交由清潔隊清運。天然容器可以填土、種植植物或於底部鑽洞。以抽水機抽乾地下室積水,尋找漏水
原因加以修補,並定期清除屋簷排水槽阻塞管道。

策略四:進行幼蟲的防治
進行幼蟲防治可以增加病媒蚊幼蟲期死亡率,施放食蚊魚、蘇力菌等生物防治,或使用亞培松、陶斯松、百利普芬等化學防治均可殺滅幼蚊。雖然降低幼蟲密度與疾病發生或流行的相關性不高,且孳生容器決定殺幼蟲劑的施用方法,但是幼蟲的防治工作卻是抑制病媒密度,降低疫情爆發風險最重要的方法,確實值得重視,且應列入登革熱長期防治的工作重點。
報告指出1 ppm濃度的亞培松及陶斯松即可完全殺死水中的孑孓,防治效果可達一個月。將百利普芬(12.5 ppb)與蘇力菌(374 ppb)或是賜諾殺(250 ppb)混合,對斑蚊幼蟲持續9週的防治率皆達100%。對於不易清除的積水施放殺幼蟲劑,具有效且持久的優點。

施放大肚魚(Gambusia affinis)、孔雀魚(Poecilia reticulata)及臺灣鬥魚(Macropodus opercularis)等食蚊魚,或是節肢動物門甲殼綱橈足類的劍水蚤(Mesocyclops spp.)等,常被建議做為登革熱幼蟲生物防治的策略。在實驗室內測試食蚊魚對孑孓的捕食量或劍水蚤對1~2齡孑孓的捕食能力,會忽略引入外來種對水域中本土魚類生態的威脅,也會漠視3~4齡孑孓是劍水蚤無法一口吞下的事實。至於在校內生態池放養金泥鰍或在滯洪池放養朱文錦,就兩種魚取食的習性與食性而言,更是完全與滅蚊無關。疫情期間推動生物防治確實是緩不濟急,生物防治應該是登革熱病媒蚊綜合防治的一環,但不能單獨作為登革熱疫情發生時的防治策略。

引海水滅孑孓、在水溝灑粗鹽或倒漂白水等措施,都是未經審慎評估的防治技術。雖然斑蚊幼蟲在水體鹽度14~35 ppt中不能完成發育,羽化抑制率達100%。但是忽略鹽度35 ppt的海水經灌入水溝後會被稀釋,不在意一把粗鹽被撒入水溝的實際鹽度,或漠視漂白水是作用於微生物的消毒劑,須使用80倍漂白水稀釋液才能殺死四齡埃及斑蚊幼蟲,這些都是不科學且無
效的幼蟲防治措施,對控制登革熱的疫情絲毫沒有助益,且使用粗鹽及漂白水後對環境生態會造成莫大的衝擊。

結語
對於日益嚴峻的登革熱威脅,建議病媒蚊管理的措施為:
(1)持續病媒監測與防治新技術的研發:結合病媒監測、臨床監測與血清監測,擬定防治策略,研發病媒防治新技術並評估在臺灣應用的可行性。

(2)確實掌握病媒蚊發生熱點:整合環保單位列管與衛生單位孳生源稽查重點,掌握病媒蚊發生熱點,進行基層監測單位(衛生所)完整訓練,落實病媒蚊監測並建立考核制度。病媒蚊密度超過2級以上,應進行孳生源清除,超過3級以上的村里,應於一週內由衛生局(所)進行複查。若密度為零級,可改用誘蚊產卵器監測。登革熱高流行的臺南、高雄、屏東各地,每月病媒蚊密度調查至少為轄區內總村里數的50%,且應優先執行於高風險村里。

(3)了解地區病媒及孳生源特質,學校、市場、工地、老社區、空屋、空地等的孳生源特性均不甚相同,應先了解並進行教育宣導清除孳生源。

(4)落實以地方政府為核心的部會整合:由中央政府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負責研擬整體計畫,在地方政府成立各縣市登革熱防治中心,負責擬訂並執行各縣市之登革熱防治計畫,登革熱防治中心負責孳生源清除、衛教宣導、疫情監視、病媒調查及噴藥等實務工作。

(5)擬定因地制宜、符合地區居民生活習性的綜合管理方法: 登革熱的防治必須以社區為基礎,唯有配合當地居民生活習性擬訂新社區、舊部落、弱勢社群、文教區……等不同的病媒管制措施,方能有效抑制病媒密度。

(6)落實衛生、施藥、孳生源監測等教育訓練:預估在平時及疫情發生時需要的各種人力、物力,積極規劃教育訓練,推廣正確的防疫概念與方法以提升戰力。

(7)帶動社區全面參與:結合里鄰長、社團、志工、病媒防治業、學生、部隊、居民共同執行登革熱防治工作。

登革熱的發生流行涉及病毒、病媒、病患及環境等因素的交互作用,目前此流行病有效的防治方法唯有殺滅病媒蚊。而病媒蚊的孳生、消長又與氣候、環境及生物、居民生活習慣等諸多因子相關,若能充分了解病媒生態與孳生特性的區域差別,及早擬定防治策略,緊急防治時採行正確化學防治,及時動員社區整體參與,充分運用各種資源或部會整合,才能有效
降低病媒蚊密度,掌握登革熱疫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