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臺南登革熱疫情的真實體驗

作者/劉明毅(成功大學醫學院環境醫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拜讀了陳錦生教授〈2015臺南登革熱-病媒蚊防治經驗與建議〉,本人以臺南市民及具有專業知識學者的真實體驗,要提出一些看法。

本人目前在成功大學醫學院執教環境醫學,過去唸過昆蟲系的背景(碩博士論文的學術經驗為除蟲菊殺蟲劑抗藥性研究), 2015年登革熱主要疫情在臺南市,登革熱疫情在臺南市延燒超過半年,本人住在臺南市,很能感受疾管署署長郭旭崧曾說出「噴藥無用,只是作秀。」的說
法—很誠實而且中肯。

當疫情大發生時,人們亂了方寸,主管控制疫情的單位更在莫大的壓力下,做所謂的「全面消毒」,一般民眾及民代更疾呼要求主管疫情控制單位,以藥劑進行登革熱防治以求速戰速決 ,當時病媒防治業或所謂專家鼓吹噴殺蟲藥劑,各種不實廣告鼓吹防蚊液商品的功用,甚至建議在紗窗上塗防蚊液,某些人更逢機推出自製驅蚊祕方大肆喧染一番,也有提出各種生物防治策略,要把病媒蚊即刻消滅,恐慌的情緒令人驚嘆,遏止不住的一股亂流,也沒有辦法把疫情控制住。當時媒體更報導「臺南市政府對登革熱防疫工作『招數用盡』仍控制不了疫情,疾管署已派出孳清高手,進入疫情最嚴峻的北區到社區內傳授經驗,盼大家在專業指導下,徹底落
實孳生源清除工作。」這是傳統防疫概念的做法。

許多民眾因為鄰近住家有人感染登革熱,整個區域室外室內都要噴藥,幾次的噴藥下來,民眾抱怨聲四起,從責備相關單位不來噴藥,到揚言噴灑藥劑是擾民政策,高呼噴藥會把選票掃光光,民眾才終於真正體會了孳清才是正途,疾管單位最後也發佈將試行只對登革熱病患住家噴藥消毒。噴灑環境用藥來消滅病媒蚊成蟲及幼蟲之所以會碰到瓶頸,從遺傳與演化的觀點來看,要完全滅絕登革熱病媒蚊是相當的困難,人們以化學合成殺蟲劑來防治病媒蚊,一度以為成功,然噴灑環境用藥對登革熱的病媒蚊功效有限,而且罹患登革熱的病例,並沒有在連續數個月噴藥後有明顯下降。對於有人倡導如何強化噴灑化學性或生物性藥物的建議,我提出的忠告是──防治病媒害蟲要對正目標噴藥,隨便噴藥根本噴不到病媒蚊,昆蟲求生的本能及其頑強特性,是不容忽視的。

傳統上病媒蚊的族群調查及抗藥性偵測是必要的,病媒蚊對除蟲菊殺蟲劑產生抗藥性可達千倍,當抗藥性產生後,再使用同樣的藥劑,也就只是做白工。事實上,環境用藥的使用既要考慮對病媒蚊的藥效,也不能忽略有毒藥物對生態及人體健康的危害,混合藥劑也不見得可以有效控制病媒蚊,卻有可能讓居民健康受損。疫情的控制必須強調公共衛生和環境衛生,在防疫策略上穩定民心非常重要,不要讓控制登革熱的疫情淪為政治問題,用科學主導防疫工作,而不是非理性的操弄疫情。疫情的控制不可捨棄傳統病媒蚊防治的基本工作,蟲害防治是人與生物的生存戰爭,當病媒蚊無法完全被消滅,人們需要虛心對付這疾病,不需要政治口角,更不需要以偏概全的說辭,希望未來能更妥善控制登革熱風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