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多層次科研計畫推動

作者/劉彥蘭(從事自然資源管理與生態服務系統模擬與研究。曾參與歐盟FP7計畫研究生態棲息地保育與規劃與擔任及Global Land Project研究員。目前擔任國研院專案研究員)、袁孝維(臺大森林系教授兼系主任,亦為國家實驗研究院國際中心主任,曾任臺大國際長及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基金會執行長)

1990年起,歐盟面臨全球化挑戰。2010年歐洲歷經金融風暴後,歐洲的經濟和社會均受到嚴重衝擊,例如資源消耗量、人口老化等問題高齡社會,新舊移民的互動與衝突等等,為了因應面臨諸多困境,穩定現有財金與經濟系統、創造未來經濟成長機會,歐盟於2010年提出「歐洲
2020(Europe 2020)」成長策略。

回顧1950年代開始的歐洲統合運動,經過數十年的擴大與深化,歐盟已發展成為一具備超國家組織之國際政治經濟整合體,各個會員國在多項政策領域分別讓渡全部或部分主權及決策權予歐盟集體決定,歐盟亦成為目前國際間最成功的「區域統合」範例。歐盟入會的三項基本條件
為:(1)經濟合作:從經濟領域創造共同的利益,(2)輔助原則:推動政策時採用輔助而非強制執行,以及(3)民主政治和市場經濟。

歐委會為能更有效率治理這龐大的數十個會員國,形成多層級治理型態,包含歐盟、會員國及地區等層級,視政策領域的合作程度,各層級的權責亦有不同。歐盟採取多層次方式有效率且嚴謹的治理多國多元以及歧異度大的歐盟大組織。在歐盟科研治理上,亦表現多層次科研治理思維。

「歐洲2020」成長策略的層次內涵


「歐洲2020(Europe 2020)」成長策略,預見未來10年發展成為以智能(Smart)、永續(sustainable)、包容(inclusive)等三項成長為優先的驅動力且相互強化的歐盟經濟體,並設立5個目標,以及7項「旗艦倡議(flagship initiatives)」達成就業、創新、智慧社會、氣候、資源、教育與融合等目標(如表一)。為實際的回應這些目標,於2014年1月1日起正式啟動七年期之歐盟科研架構計畫「展望2020(Horizon 2020)」。

Horizon 2020科研計畫架構呼應七項旗艦倡議的需求;七項旗艦倡議呼應五項目標;五目標回應三項成長,從圖一可顯示層層呼應的關係。

科研計畫架構

綜觀Horizon 2020的完整架構,可分為四層,多層縝密科研思維,層層相關與互相呼應,與發揮層層相互檢視的作用。

第一層「支柱(Pillar)」:Horizon 2020科研架構之下共有眾多種類的科研方案, 歐盟依照這些方案的屬性進而做出分類, 並以支柱做為第一層的分類。在Horizon 2020之下,一共有優秀
科學(Excellent Science)、工業領導(Industrial Leadership)以及社會挑戰(Societal Challenges)等三大支柱,以及數個其它小支柱。多數的研究類別均在這三大支柱之下,每個支柱之下又有數種不同的科研方案,每種方案的申請方法也不盡相同,相對而言,較靜態的是,每一個支柱內的項目在這七年的計畫期間內不會變動。

第二層「工作方案( work program)」:是一本指南每個科研項目都有一個工作方案,其內容說明就是記錄要求與題目。每年歐委會與諮詢委員會(Advisory board)即依據歐盟各國近況
與困境,提出未來近兩年的計畫需求(即第三「Call」),再依此延伸設計出題目(即第四層「Topic」), 有興趣的申請者根據至修題目找出解決方法。換言之,歐盟是在防患未然之外,也在提早為未來開路,誰來開路? 歐盟與第三方國家,全世界都來協助解決歐盟重大議題。

第三層「要求(Call)」:歐委會將每一個項目提出數個要求(call)。第四層「題目Topic)」:每個call裡面又有Topic回應call的需求。

此外, 每一題目都有行動(Action)。Horizon 2020架構內約有十個Action 描述每一個題目的屬性, 研究與創新(Research & Innovation Action)、協調與支援(Coordination & Support Action)、歐洲研究理事會資助(ERC Grants) 、中小企業資助辦法(SME Instrument)、創新的快速方法(Fast Track to Innovation)等。Action的整體訊息傳達該架構的幾個重點如從理論研究到產品商業化;人才培育、跨國界交換、交流、人才培訓等資訊。此外不同的Action其期限與補助內容也不同。例如:

創新公共採購
(Public Procurement of Innovative, PPI)

PPI是Horizon 2020中其中一種的Action,是以公家單位參與並採購創新研發做為其特色。因此,參與此類Action均須有歐盟公家單位參加。

協調與支持
(Coordination & Support, SCA)

SCA主要與標準化、宣導傳播資訊、協調或輔助政策或跨國機制制定等相關。唯科技部補助方案並不鼓勵臺灣人員參與此類Action。若有興趣參與,科技部將以個案方式處理。

中小企業資助辦法
(SME Instrument, SME)

SME此類型的要求為Horizon 2020中歐盟特別為輔佐創新性歐洲中小企業而設立的補助研究案。臺灣研究人員若要申請中小企業儀器類別的補助案,就必須確認最後的跨國團隊中有在歐洲註冊之中小企業。中小企業的認定則會經由營業額、是否為營利組織等來確認。歐洲的中小企業
必須在申請其PIC時回答SME相關問題並提供佐證資料。但臺灣中小企業因非歐盟註冊公司所以並不符合中小企業儀器所規定。在參與Horizon 2020研究架構中,臺灣中小企業與臺灣研究機構、大學等並無差異。

歐洲研究區網路共同資助
(ERA-NET Cofund)

ERA-NET的參與者必須是出資機構,以臺灣為例的話,一般來說就是科技部。對臺灣一般研究人員來說,若要參加ERA-NET計畫就必須先找臺灣有通過歐盟Horizon 2020審核通過的ERA-NET計畫,再根據ERA-NET計畫的內容,提出自己的研究計畫給歐盟審,無需自行找歐盟夥
伴。如同一般Horizon 2020計畫,通過後的ERA-NET計畫均會公告在歐盟CORDIS網頁上。

商用採購
(Pre-commercial Procurement, PCP)

PCP係指公家部門選擇並補助仍在研發階段、未上市的研發新產品,藉以鼓勵或引導市場採用、投資創新產品。一般來說會與創新公共採購(PPI)一並執行,也因此參與此類Action也須有歐盟公家單位參加。

多層次科研治理

在科研範疇面向上,歐盟的多層級治理主要包括歐盟層級與會員國層級,會員國即設置國家聯絡據點(National Contact Point, NCP)管理該國的歐盟計畫。各國的國家聯絡據點又可區分為集中式或分散式兩型。

國家聯絡據點的角色是將歐盟研究團隊與非歐盟(如臺灣等第三方國家)研究人員或團隊連結,形成大智庫,共同創造新的契機甚至開發新商機,達成智慧、永續與包容成長的目標(圖三)。

此外,國家聯絡據點之下,在各大學的研發處或國合處等單位成立機構聯絡據點(Institution Contact Point, ICP),設置ICP的精神有三方面:
1. 國家聯絡據點提供完整Horizon 2020宣導及國內相關規定資訊(無需在花費時間與人力收集並彙整相關規定);國家聯絡據點並將提供機構聯絡據點訓練課程
2. 搭配國家聯絡據點全國宣導
3. 接觸更多潛在申請者,發掘更多院校潛力研發人才

結語

1. Horizon 2020是「問題–策略–行動」採行的計畫,系統性層層對應,亦可達相互檢視之效,此與反應歐洲人一貫的嚴謹處事態度與效率。
2. 不單打獨鬥,結盟集思廣益,希冀將世界上偉大的想法與創建,從研究實驗室連結至市場,帶來更多的突破與創新,呼朋引伴,提升歐盟競爭力,實為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具體寫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