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成為失根的蘭花- 論人才培育與臺灣科學及生物科技發展

作者/李岳倫(國家衛生研究院癌症研究所副研究員)

教育部最近公布在104 學年度,全國博士班招生,有54 個系所註冊率掛零,臺成清交就佔13 個,連臺大都有4 個所。而2016 年1 月號《遠見雜誌》也報導10 年內三分之一大學教授將爆退休潮。


臺灣蝴蝶蘭產業在世界上名列前茅,雖需面對花卉大國荷蘭的競爭,但也撐起一片天。陳之藩先生的「失根的蘭花」一文,原本是人在異鄉感嘆懷念故鄉國土的抒情之文,但用來描述目前臺灣高等教育與科技研究發展的困境,倒是幾分雷同。蘭花若無根部從主幹土壤獲得養分滋養,在適當的溫度、濕度的環境下孕育,如何提供足夠養分而開出令人驚豔的花呢?

在目前的經濟強權掛帥的世界,一國的國力背後就是經濟力,而經濟力與產業發展的深度取決於創新科學與科技的研發能力,以科技為經濟貿易戰爭的武器。目前臺灣經濟停滯不前,臺灣IT產業節節敗退,快要成為傳統產業,下一波的產業,一般認為生技產業應是最有機會的,其實臺灣的優勢與基礎是薄弱的,但並不是完全沒機會,必須要在基礎研發及產業策略上一拼,優勢項目有醫療器材、醫藥開發、醫療照護等,但若無深厚穩固基礎的研發能力,那臺灣科技發展就是有如「失根的蘭花」,而人才正是研發能力高低最重要因素。

人才培育,可分為精神層面與技術層面。先談精神層面,《坂上之雲》是我一看再看、最喜歡的日劇之一,《坂上之雲》所代表的年代是帝國主義時代,不夠強就等著被侵略、被瓜分,當時的清朝中國就是一例。它所描述的背景就是日本如何從差點被瓜分的小小島國在明治維新時
期奮發圖強,學習追趕西方列強,國力不斷增強的情景,打贏中國且影響臺灣甚劇的甲午戰爭以及最後在日俄戰爭擊敗歐洲大國俄羅斯。當然不是要稱頌戰爭,而是當時的日本從被歐美譏笑是會模仿的猴子到打敗中國和俄羅斯,當時日本年輕人充滿進取精神卻又實事求是,在現實主義和百折不撓的理想主義結合之下,衝出了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劇中就以秋山兄弟與正岡子規的故事為主軸貫穿全劇與歷史。那這與臺灣有關嗎?日本當時面對幕府衰弱、外國船堅炮利之威脅,現在臺灣政府效能不彰、進步停滯,再加上中國強國壓境,有沒有很像?當時幕府武士為苟延殘喘與新體制對抗,造成天下大亂,現在臺灣為了國家前途體制,紛亂不休,有沒有很像?或許正是因為有令人振奮的青年,才有令人振奮的年代;加上這部作品呈現的樂天主義和永遠勇往直前、同時勇於自我調整的精神讓日本能升級4.0,這可給今天臺灣的我們一點啟示。

這種精神一直傳承到日本現代,舉例來說,到日本參加國際癌症會議,他們秉持一貫的謹慎與敬業態度,在臺灣常常草草了事的壁報展示,他們仍然在每個時段都排有專人主持,而且都會送上麥克風給每一個壁報作者來報告,這樣的研究態度,足以讓日本的科學研究可處於世界先驅的地位。當然,這樣的優點也值得我們效法。再來技術層面,90年代日本經濟曾泡沫化一蹶不振,但後來仍能力圖再起,為什麼?就是因為科學研究與科技人才培育從未中斷過。那他們
制度僵化、封閉等缺點呢? 日本在2006年由安倍晉三內閣的尾身幸次財務大臣推動21世紀的科技維新(詳見《科技維新—日本再起》,時報文化出版,2006),嘗試讓日本能繼續趕上美國、領先世界。有些人或許會認為日本是個科技大國,距離臺灣太遠,不適合我們參考。

那舉個接近一點的例子,以色列,與臺灣類似,身為小國、強敵威脅環伺、人口少、缺乏天然資源,但卻有14位諾貝爾獎得主、有剛併購愛力根(Allergan)學名藥部門成為學名藥廠龍頭的Teva藥廠。如何辦到的?就是注重人才培養、就是注重基礎研發。以Copaxone為例,它是以色
列Teva藥廠第一款原料藥,從研究發明、量產、行銷都是他們一手包辦,2012年全球銷售額約40億美元。Copaxone 的發明者是以色列科學人文研究院的院長阿爾農(Ruth Arnon),她曾經到臺灣分享過她的經驗,她認為「基礎科學是產業發展的根本源頭」,就以Copaxone為例,其實
這藥是實驗失敗的意外,原本是想用合成抗原方式以誘發多發性硬化症的發病動物模式,進而研究其機制。然而屢試不成,後來卻發現反而是治療抑制的好方法。但阿爾農博士也提到,除了基礎研究,她們也很重視產業商品化,每個基礎研究單位都設有「科技技轉中心」,建立良好的產學合作機制與平臺。而基礎研究單位擁有專利權,得向業界收取回饋金,研究人員一方面幫助「新創公司(start-ups)」,初期以低成本掌握成功關鍵技術,另一方面,若產品成功,研究單位也可以獲得源源不斷的回饋金,以補助更多的基礎研究或申請更多專利權,讓這種關係變成正向循環。那也許你會問,我們的學研機構也有「科技技轉中心」啊!也申請專利啊!
關鍵就在除了他們業界有非常暢通的管道、平臺與學研機構合作,讓產品來源源源不絕,再來就是學研界的制度設計讓他們的研發具有創新性、冒險性,真正有商品化的潛力。因此,可看出他們最大的本錢就是人腦、好的制度與創新冒險基因,而人腦就要靠人才!

科學靠長期累積,技術靠長期努力,注重人才培養、基礎研發才是臺灣生醫科研及經濟升級4.0的唯一方法!面臨研發人才斷層的困境,我們能做甚麼?人才來源有二:一是鼓勵出國留學,之後返臺服務。但出國難度增加、留學人數銳減,再加上臺灣大環境薪資及研究制度僵化,就算學成也不一定歸國,政府公部門一時也改變不了多少。而引進外籍人才,也無法像美國在2012年通過高科技人才STEM(Science,Technology, Engineering ,Mathematics)類似的法案,鼓勵擁有高科技或工程的高學歷外國留學生,學成後留臺就業。二是自行培育,也許是目前馬上可行的策略,現在唯有加碼投資研發經費、學研單位塑造出良好的培養機制,不再只是把學生當作me too SCI論文製造機。最近欣聞臺大即將有「Young Faculty Program」以及「Future Faculty Program」,從國外及國內的人才雙管齊下,有計畫地培育科研人才。除此之外,建立良好的產學合作溝通平臺,暢通產業研發的需求。投資研發經費方面,除了科技部等政府單位來源外,若有私人企業界願意長期集資提供充足的資金支持研究(如美國之霍華休斯基金),我相信以臺灣人的聰穎與勤奮,以及目前相當不錯的研究水準與環境,加上慎選產業優勢,生技產業一定會有機會的。最後,鼓勵臺灣年輕一輩的合適人才應要發揮太陽花學運捨我其誰、自己國家自己救的精神,多投入基礎科學或科技研發。為什麼要鼓勵年輕人,因為博士生大約都在25到30出歲,博士後也大都約在35以下,這兩個年齡層應是最有創造力的時候,應該趕快塑造出良好的研發及就業環境,多些資源給他們,讓他們能逐漸茁壯,解除臺灣的基礎科學及研發人才在10年後有斷層的危機。


延伸閱讀
1. 《遠見雜誌》,〈同為小國,以色列憑什麼成為研發大國?〉2014年1月號。
2. 《遠見雜誌》,〈 10年內1∕3大學教授爆退休潮卻苦聘不到新老師〉,2016年1月號。
3. Facebook:國衛院李岳倫癌症研究室- AYL's lab on Cancer Research,https://www.facebook.com/國衛院李岳倫癌症研究室-AYLs-lab-on-Cancer-Research- 76695242669589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