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論文造假不只是人性問題,更是制度問題

作者/葉松翰(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陳仁祥(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

美國《生物化學期刊》(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於2016年10月21日當期刊出19篇登載於該期刊文章的撤稿聲明(http://www.jbc.org/content/291/43.toc#AdditionsandCorrections)。這19篇論文由2002~2012年間來自同一通訊作者Jin Q Cheng於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市瑪菲特癌症中心(Moffitt Cancer Center)之卵巢癌研究團隊,這些論文中都包含影像之變造,以同一研究數據代表不同實驗組之結果;但該研究團隊聲稱這些涉及違反學術倫理之情形並不影響這些論文之主要結論。經過該期刊之調查之後,由通訊作者主動要求撤稿。在過去這15年中,Cheng的研究團隊獲得美國國家衞生院數個大型研究計畫,金額以百萬美元計的研究經費。

無獨有偶地,臺灣大學郭明良教授相關研究團隊於2004~2016年間的癌細胞研究論文也有多達13篇於學術同儕平台PubPeer中被質疑造假,其中6~8篇的造假證據(以筆者之判斷而言)相當明確。上述案例中的J Cheng 目前已經不列名於瑪菲特癌症中心之研究成員之中,然而臺大造假疑雲中的研究團隊中除了郭明良教授已請辭臺大教職及高醫大副校長職務外,包括臺大現任校長楊泮池,臺大醫院副院長林明燦,及多位教授和醫師,臺大校方目前仍在學術倫理審定委員調查的階段中,對於作者群中誰應該對論文內容造假負起責任尚未能夠作出結論。
郭明良教授這些論文均發表於國外重量級學術期刊,擁有廣大讀者群及深遠的學術影響力(至今總共已被引用700餘次)。這些期刊於投稿時均會要求依照貢獻程度的不同而標註不同等級的作者,例如:第一作者、第二作者、通訊作者等,一般來說通訊作者的位階和責任會比其他作者來得高,並概括肩付對整篇論文的責任。此外,各期刊對於影像數據之處理均有一定的範例作為依據,其中通訊作者必須負責讓論文合於這些規範之要求是相當明確的。以這13篇被質疑的論文所涵蓋的6個著名期刊Nature Cell Biology、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Caner Research、Cancer Cell以及Carcinogenesis為例,這些期刊對於投稿作者有著以下的要求。



知名國際期刊投稿要求:
Nature(及其系列期刊): 通訊作者必須代表所有的共同作者確認所有文章文字及數據內容的正確性,也必須確定所有作者都同意文章之最終內容,也同意列名作者。通訊作者必須確認所呈現之數據足以代表原始之實驗結果,若是論文中使用了其它文獻中之數據或資料,也必須清楚標示出並取得出處版權所有人之書面同意。通訊作者也必須確認論文之數據及結論明確代表原始研究之結果,並確定數據及影像之處理符合該期刊所公佈的規範。除了作者之貢獻必須於一段落中明確敘述出來之外,通訊作者必須負起與期刊編輯通訊,修稿以及文章發表前後衍生之所有校正、勘誤之責任。最後,文章完成投稿之前,通訊作者更必須簽署一份聲明,認可該論文之內容符合該期刊對論文之所有要求和倫理規範。

JNCI:所有作者都必須參與論文之寫作和編輯過程,並認可最終之稿件。所有作者均同意對文章的內容負起責任,例如對論文數據之正確性及學術倫理之質疑等。作者必須明確認知論文之內容未曾發表於其它文獻之中並避免使用其它有著作權之資料。當必須使用具有著作權之圖表內容時,亦須取得原著作權人之書面同意。

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所有作者必須完全同意,並認可論文之最終內容,所有作者都必須對論文之內容負起責任,個別作者對該論文之貢獻必須明確列出。單純提供研究經費、研究材料或協助蒐集數據,或對研究團隊的一般性監督管理並不足以列名作者;惟有對實驗設計,數據收集及分析,判斷,以及論文內容寫作修改等具有實質心智貢獻之人方得列名作者。影像數據不得對其中特定處進行加強、模糊、搬移、消去、或插入等修飾。將來源不同之影像之重新組合或明暗對比度之調整必須清楚揭露。此外,若將同一張影像用於論文中超過一處,必須有明確可信服之理由且清楚揭示於圖說之中,此原則適用於任何蛋白質,DNA與RNA和顯微照片之影像數據。

Cancer Research:列名之作者必須顯著地參與研究之發想及設計,數據擷取,分析及判讀,並參與論文所有版本之撰寫和修改,並實際認可論文最終版本。通訊作者必須負責確認適合列名之作者、作者序、作者貢獻、論文之內容及數據之正確性。通訊作者也必須確認論文內容不會出現於其它的文獻之中,圖表數據確實代表原始之實驗結果。通訊作者也必須負責於論文發表後至少六年內提供原始數據予任何詢問者。

Cancer Cell:為確保論文之原創性,曾經以紙本或電子形式之發表之內容不得出現於論文之任何部分。通訊作者原則上應限於一人,承擔所有內文,圖表和數據之責任,負責確認共同作者之排序並列舉各作者之貢獻,確認所有作者同意論文之內容並同意文章之投稿,確認論文符文期刊之規範,確認數據內容忠實呈現原始之研究結果,並負起與期刊編緝通訊,數據分享等責任。若有一位以上之第一作者,其分別貢獻應明載。共同作者對論文之貢獻亦應明確記載。任何數據或影像之操弄必須明確地揭露並註於圖說之中。對影像之裁切或移除必須明確記載。單一數據不應於數張圖中使用。若有必要重覆使用同一數據作為不同實驗之對照組時,必須於論文中明確記載並提供原始數據供編輯檢視。

Carcinogenesis:列為作者的所有共同作者對該論文都需要負責。除了各個作者在實驗研究中的概念、發想、設計、數據收集、分析等事項應有各自的實質貢獻,所有的作者皆應參與論文的撰寫和修改。尤其重要的是,所有作者必須要閱讀過且同意論文的最終版本,並且在提交論文時,附上各個作者的保證書。

綜觀上述6種期刊對論文數據內容、論文作者,特別是通訊作者之規範要求,無一不是維繫學術研究社群在學術光環下,必須兢兢業業,誠實努力地進行足以回饋納稅人所支持的學術活動,並據以造福人群之重要基礎。當作者群們簽署了作者聲明,同意遵循倫理規範後卻違反論文投稿時簽下的承諾,即便根據實際的情況或可減免應負之責任,然而違反作者聲明本身就對作者群的學術人格,也就是「誠信」打了一個大大的折扣,同時也對學術界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臺灣的學術倫理規範
反觀我國科技部對於研究人員學術有14項規範,其中在第9項說明了共同作者的責任:「共同作者應為對論文有相當程度的實質學術貢獻(如構思設計、數據收集及處理、數據分析及解釋、論文撰寫)始得列名。基於榮辱與共的原則,共同作者在合範圍內應對文內容負責,共同作者一旦在論文中列名,即須對其所貢獻之部分負責。」

也就是說,當論文中出現了錯誤或是瑕疵,列上論文共同作者的人,並不需要連帶負起責任,只需要對自己有貢獻的部分負責即可。但是,這樣的規定與實際接受投稿的期刊之規定,是否有相違背的部分,確實有待商榷。

誠然,如同科技部長楊弘敦之評論,造假的情事「古今中外、先進國家都會發生」,然而科技部及臺大目前所揭露出的處理態度,卻仍有不少可議之處。首先,科技部長的發言明顯忽視學術界目前制度面的問題,將造假事件歸因於「人性問題」,意指這是少數學者行為不端的個案,將以更多的行政制度要求倫理教育。可以想見這必然導致更多的公文作業和倫理教育課程,由位高權重之學術界前輩對於年輕學者和學生們作出更多更嚴格的要求,完全忽略現今學者們在學校評鑑,學術獎補助制度,以及教師升等評鑑,博士班畢業門檻下所受到的研究壓力。雖然在壓力之下鋌而走險確實責任歸屬於個人,然而臺灣的學術研究與國家競爭力脫節已久,目前學術環境的壓力完全由長久以來的風氣及潛規則維持並加劇。當學術論文造假出現,有時在事證明確下懲處相關學者;有時因為影響層面廣大,調查曠日廢時,最後甚至不了了之,只能加強倫理課程的時數要求。若未能實際改變目前學術商業化、企業化的經營方式,讓研究產出繼續連動學者之升等和評鑑,讓研究計畫的件數和金額連動大學的評鑑和資源分配方式,違反學術倫理的案例勢必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

在另一方面,質疑臺大研究團隊造假的證據在網站上公開可得,科學社群都可以自由取得並檢視,惡意匿名指控的效果不大。臺大刻意淡化造假的發言內容反而會引起更多的質疑。臺大楊泮池校長涉及之四篇論文中,有三篇造假的情形涉及影像修改及變造,以及同一數據之重覆發表,不太可能以數據管理不當和誤用做為違反學術規範之藉口。縱然楊校長可能是無辜的實驗材料提供者,或許不涉及惡意之數據變造,然而依據上述期刊對作者應付責任之規範,作為列名其中之作者,楊校長也不可能完全免除責任。再以2008年發表於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的文章為例,其中圖1, 2 涉及同一張影像多次使用以及轉置,拼接之情形,身為第一作者的臺大醫院副院長林明燦和通訊作者郭明良教授都難以推卸責任。這13篇文章中有至少三個影像數據經過些許加工後被重覆發表在兩篇不同的期刊論文之中,明顯違反上述期刊不得重覆投稿之規範。當這13篇被質疑論文中有10篇的通訊作者皆為郭明良教授時,其在這些論文撰稿階段和數據分析時應負而未負之責任,也就更加明顯了。

對臺大事件的呼籲
身為學術界的一份子,也接受過臺大師長們的教誨,筆者對於臺大陷入論文造假的疑雲深感難過。作為臺灣學界的領導者,臺大希望保護校譽的心理當然可以理解。然而筆者要在此呼籲,作為學術界的領頭羊,臺大的學者們不應該忽略論文作者們簽署作者聲明時的那一份承諾。一旦違反學術倫理的規範,就必須共同承擔對於所發表內容的責任,不能完全推卸於第一或共同作者。也不宜輕忽地將13篇論文被質疑的事實,淡化成少數團隊成員對數據的誤用,以及網路上惡意的匿名攻擊。

臺大此次的論文造假風波,以及正在發展中的臺北醫學大學論文造假事件,都反應出臺灣學術界近20年來發展中的重大問題:年輕學者為了生存壓力可能鋌而走險造假,研究團隊中資深通訊作者未負起審視原始數據並負責告知所有作者之責任,以及學術圈中為競爭資源而衍生之不當掛名風氣。欲究其原因,就必須回歸前述臺灣學術圈制度面的問題:雖然提供並未實質參與研究的學術界大老們掛名確實違反學術倫理規範,但現況下臺灣學術界多半視為灰色地帶而普遍泛濫。僅管在現階段教育部與科技部的制度下,絕大部分的大學學術活動對於國計民生幾乎沒有任何實質的貢獻;但在學術圈中年輕學者結合學界大老的確可幫助論文的發表和研究經費之爭取,學界大老們也樂於快速累積論文的產量以及隨之而來的功勳獎章,各院校也樂於論文產出對大學利益分配所帶來的實質效益。

筆者認為,在調查底定後,對涉及學者的任何處置以及隨之而來的更多倫理課程,對未來臺灣的學術不倫事件都不會有實質的嚇阻作用,而這也不是筆者欲關注的重點。只要臺灣學術界仍然執著於虛幻的大學排名並主動地維持這種研究壓力,只要掛名資深學者能夠換取論文的刊登並換取研究經費,只要掌管研究和教育資源分配的主管機關仍然將論文造假事件視為個別學者的道德沈淪,臺灣學者在國際期刊造假的醜聞,將只會層出不窮,愈演愈烈。「嚴官府,出厚賊」的民間智慧,或許是主管機關的政治中人最不易參透的。

連至PubPeer對這十三篇論文質疑之網址分別為:
1. (2016) Nature Cell Biology 18:993-1005, goo.gl/A1LQp4
2. (2013a) Cell Death Diff 20:443-455, goo.gl/Cfr3It
3. (2013b)Oral Oncol 49:923-931.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16849681.
4. (2013c) Oncogene 32: 431-443.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22410781.
5. (2010) Cancer Research 70:2675-2685, goo.gl/mxDxGb
6. (2008a) J. Biol. Chem.: 283:15807-15815.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18381294
7. (2008b) Carcinogenesis 29:1519-1527, goo.gl/vB3CK5
8. (2007a) Mol Cancer Res 5:1111-1123, goo.gl/MJrrK5
9. (2007b) J Biol Chem 282:19385-19398, goo.gl/4P2rNI
10. (2006a) J. Natl. Cancer Inst., 98.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16849681
11. (2006b) Cancer Res 66:2553-2561, goo.gl/z2N6jT
12. (2006c) Cancer Cell 9:209-223, goo.gl/zZ2vxn
13. (2004) J. Natl. Cancer Inst. 96:364-375.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1499685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