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技醫藥之國際合作

作者/羅彥清,法人生技中心紀威光博士(產學)、中研院劉扶東副院長(學研)、中研院王惠鈞院士(學研)及臺大楊泮池校長(臨床)指導

誠如發現量子能量的德國物理學家普朗克(Max Planck)教授,於1919年領取諾貝爾物理獎時,受訪時說了感性與理性兼備的感言:「心智是所有成事的核心矩陣點」。也就是,所有未來可能的合作存在性,取決於當下覺察的選擇。選擇點發生於我們心智的想法,思惟的小光量子波動力影響及創造了我們的現實,可能性存在於思惟與思惟間的沉默波動力空間,該空間給予我們創造期望的機會,讓我們從一個機會的可能性跳至另一機會的可能性,也賦予了合作發生的契機。站在宏觀價值立場,任何事的成功關鍵取決於我們的智慧心智,這心智成就了臺灣生技醫藥的國際合作。



隨著為期6年之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National Research Program for Biopharma-ceuticals,簡稱NRPB)將於2017年5月完成階段性任務,本文探討在NRPB國際合作辦公室協助下,生技醫藥之國際合作及其效益之概念落實,以「臺灣與日本(ARO協會與JPMA)」之互信夥伴關係為例,說明國際合作的重要關鍵,除各國政府的各自長期資援、法規調適及研發者等累積能量外,雙方或多方長期多層次建立之互信及互補的誠信原則與友誼,更是讓國際合作成功的重要推手,能於共識下朝向同一目標的方向前進,發揮最大功能性及綜效,期能共同一步一步落實解決威脅人類健康之各種問題,以下為以與日本交流合作為例之經驗分享。

臺灣生技醫藥的概況
政府為了推動生技醫藥產業的發展,於1980年開始便將生物技術列為重點科技,並頒布「加強生物技術產業推動方案」,建構產業發展之基礎設施與研發環境;於2000年推動「生技製藥國家型科技計畫」及於2002年推動「基因體醫學國家型計畫」;於2005年推動「生醫科技島計畫」,以打造臺灣成為亞太臨床試驗中心為目標,2007年通過「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2009年提出「臺灣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等政策;於2010年通過「人體生物資料庫管理條例」;2012年建置「臺灣人體生物資料庫(Taiwan Biobank)」,為臺灣「精準醫療(Precision Medicine)」奠定了堅固的基礎。政府整合上述的資源及善用累積的能量,於2011年進一步推動NRPB,期能落實學研界研發成果之產業化及商品化。

NRPB為國內生技醫藥產官學研共同合作的國家型計畫,結合了多年來產各界累積的成果與能量,藉由跨部會暨跨領域之合作,強化我國藥物開發的中下游發展,將臨床前研究與臨床試驗的概念落實和加值,進而共同創造研發成果產業化與商品化。短程目標為建構與整合研發體系與能量;中程目標為健全成果管理與產業化推動;長程目標則為培育優質具國際競爭力的生技醫藥研發團隊及產業,並將我國的研發能量及成果推向國際。

日本生技醫藥的概況:
(一)ARO協會(Japan Academic Research Organization/Japan ARO Council,以下簡稱日本ARO)
TRI-Kobe:日本「公益財團法人先端醫療振興財團(Foundation for Biomedical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FBRI)」底下之「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formatics Center(簡稱TRI-Kobe)」,於2002年成立於日本神戶市,由日本「教育、文化、體育、科技部(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Spo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與神戶市共同資助創立,為日本第一個臨床研究之學研資料中心,亦是日本第一個臨床研究情報中心,負責日本全國6個城市14個臨床研究中心生技醫藥相關的轉譯臨床中心間之協調、支援及推廣,是統籌管理與運作的中心。該中心於2011年起亦受日本「衛生勞動福利部(Ministry of Health, Labour and Welfare)」委託,肩負「改善日本早期臨床試驗及核心臨床研究數據中心」的任務。

2013年日本ARO協會正式成立,目的包括跨國家學術機構的網絡建設、促進協調合作、實現更安全與有效的醫療等,以改善公眾健康。會員包含日本全國15所大學與研究中心。總部由TRI-Kobe專責統籌、推動與協調運作等管理。日本ARO的目標和任務與臺灣NRPB有異曲同工之妙,最重要任務是創新標準治療,以發展新診斷試劑及治療與預防策略為主,藉由檢討、研究與改善臨床試驗失敗的原因、重新再規劃與執行各期臨床試驗。

因此,TRI-Kobe具有雙重任務,除了負責統籌,協調及管理日本全國14個臨床試驗研究的轉譯數據分析中心,提供臨床研究諮詢與臨床研究相關支援,規劃與執行各期臨床試驗及其結果之研究,推動「全球同步臨床試驗合作,以新藥之全球同步上市為目標」的重要任務外。另一任務為由日本ARO總部成立一個專責辦公室負責會員間的相關生技醫藥研發、協調及國際合作等各項事宜。2002年日本政府在FBRI母體下成立TRI-Kobe專責中心,負責整合與加值日本政府所逐步推動各項之計畫,與臺灣政府於2000年起推動生技醫藥相關的國家型計畫,時間點上非常接近;差異是臺灣的國家型計畫推動辦公室雖亦專責協調、溝通與整合及推動國際業務,但卻非實體單位,就法律而言,並不具實質代表性。

(二)日本製藥工業協會(The Japan Phar-maceutical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JPMA):
日本以積極推動該國生技醫藥之研發至產品上市,為最重要的國家政策之一。日本也是在亞洲國家中,獲頒諾貝爾醫學、化學等獎的長青樹,基礎醫學研究已達世界一流水準。NRPB國際合作負責人之一的紀威光博士於2013年起,藉由參加第二屆亞洲製藥團體合作會議(Asia Partnership Conference of Pharmaceutical Associations, APAC)、臺灣及日本生技展,開始與日本JPMA互動交流並達成共識:以日本藥物研發資訊交流合作平臺(Drug Seeds Alliance Network Japan, DSANJ)為主,開啟臺日產學研交流合作之序幕。JPMA自1968年成立至今已48年,共擁有73家研發製藥產業組織會員。APAC成立於2012年,由11個亞洲經濟體的12個研發製藥產業組織共同組成,成員包含來自香港、印尼、日、臺、韓、印度、馬、菲、泰、新等國,以「加速創新藥品在亞洲上市」為使命,期能推升亞洲區域新藥研發能量,加速商品化,以造福亞洲人民。

誠信國際夥伴關係之建立
一、與日本ARO之互動
臺灣因推動NRPB已累積了相當的研發能力與能量,成功的吸引了日本TRI-Kobe暨ARO總負責人福島教授(Professor Fukushima)於2015年4月,以NRPB國際合作辦公室為窗口,主動邀請NRPB總主持人陳建仁院士、王惠鈞院士及楊泮池校長等五位代表,赴日參加第一屆「Taiwan and Japan Academic Research Organization Workshop」研習會,雙方實況交流,取得共識:未來輪流主辦雙邊研習會,每年共同選擇生技醫藥相關具合作價值之議題,為該年度主題,促進與落實雙邊研發學者間的實質合作。

(一)第二屆臺灣與日本研習會:
第二屆臺日研習會於2016年5月28日在臺灣舉辦,此閉門會議議題為「癌症轉譯暨癌症登入研究」,日方全國各大學共30位學者代表自費來臺共襄盛舉。交流以各科癌症的雙向對應、配對與互補性質為主,臺灣亦以13位講員代表交流,雙方講員與FBRI簽訂可一年後揭露之保密協議;日本ARO策略是逐年將臺日交流內容,請專業出版社編輯成冊,一年後公開刊登於Journal of Clinical Evaluation期刊,供後續相關領域的研發者參考。第三屆臺日研習會將於2017年5月13日由日本舉辦,新任日本ARO總負責人中西教授(Professor Nakanishi)提議雙邊以「再生醫學及精準醫學」為議題作進一步交流。NRPB總主持人楊泮池校長、共同主持人王惠鈞院士及國際合作負責人之一劉扶東副院長深表贊同並接受日方建議。其原因有二,精準醫學為政府推動多年的臺灣人體生物資料庫(Taiwan Biobank)暨項下的生物標誌聯盟(Biosignature Consortia),已累積相當研發能量及成熟度足以與其他國家進行國際合作;且精準醫學的研發亦是21世紀全球生醫的研發趨勢;例如,美國前副總統拜登親自主導「登月癌症計畫」,呼籲全球精準醫學合作。再生醫學則是推廣NRPB建置的iPSC平臺為主的交流和合作,日本再生醫學的相關研發、法規及產品等面向,的確比臺灣早起步與先進,值得臺灣學習和合作。

(二)日本ARO發起全球臨床試驗合作
藉由前項的友誼關係,臺灣自2016年3月起,受日本ARO的邀請加入日本ARO所發起之「全球臨床試驗合作」,以「全球同步藥物核准上市」為共同多國多中心合作目標。參與國家包含亞洲區域國家、歐洲及美國等。全球化合作的第一步驟是:如何標準化臨床分析及管理系統?除了各國臨床試驗的品質與環境外,臨床資訊管理中心亦為影響臨床試驗成功與否之重要關鍵因素。2016年8月,日本TRI-Kobe為促進各國能齊聚一堂作進一步深入與有效的討論,特地於會前派學者至各國實際勘查及了解各國臨床試驗的現況、環境及數據分析與管理中心,包含歐洲標準化臨床分析平臺聯盟ECRIN (European Clinical Research Infrastructure Network)、美國CDISC(Clinical Data Interchange Standards Consortium)、韓國及臺灣等。於8月31日討論會議,臺灣受邀代表為總主持人楊泮池校長、劉扶東副院長及王惠鈞院士,楊校長因事委任臺大吳明賢教授代替出席,於該會議中報告臺灣臨床試驗合作聯盟(Taiwan Clinical Trial Consortium, TCTC)及其臨床管理系統運作及成果;劉扶東副院長則介紹臺灣Biosignature Consortia的成果,此舉亦將臺灣優勢推向國際舞台。本全球化合作案,於2016年初步了解彼此臨床試驗環境與品質等後,NRPB總主持人楊校長建議,後續本全球化合作,由已建立的Biosignature Consortia和 TCTC,共同參與及落實長期的國際合作。

日本TRI-Kobe於2016年第四季期間,經該內部審慎評估臺灣與韓國由三星醫學中心所建置的臨床試驗管理系統後,對於NRPB建置與運用於TCTC臨床試驗的服務與品質,特別印象深刻、讚賞及欲進一步了解實際操作方式,於2016年12月下旬,再次派6位資訊與臨床相關專家,來臺灣接受該臨床管理系統的教育訓練,並提出共同接受歐洲ECRIN認證前的教育訓練等,讓臺灣的臨床管理系統走向國際化、國際化認證、及協助全球臨床試驗合作。遂於該年12月底,福島教授亦邀請臺灣系統專家及美國NIH之CIMS(Clinical Informatics and Management System)系統主任,赴日進行該總部相關人員的教育訓練,並主動提出臺日技轉合作。臺灣很榮耀之讓日本總部選擇採用臺灣臨床管理系統,作為全球合作的標準化系統之一。

2017年3月2日,於東京舉辦第一屆全球ARO網絡研習會(1st Global ARO Network Workshop),各國代表提出全球合作的策略,與會國家包含臺、日、韓、新加坡、法國ECRIN認證代表、美國NIH代表、美國CDISC、哈佛多國多中心臨床試驗代表、幾位重要國際業界代表及日本ARO會員代表。臺灣由總主持人楊校長受邀代表演講、評論及討論。令人倍感殊榮的是,於該研習會及會後閉門討論會議時, NRPB所使用的臨床系統研發者,陽明大學楊永正教授,受邀演講3次,介紹該系統給全部與會人員與代表,深獲讚嘆與掌聲;楊校長及陽明楊教授攜手,亦正式將臺灣臨床試驗品質及管理系統的優勢,成功推廣至國際舞台。日本ARO的福島教授於該會閉幕式中強調,現已是地球村時代的醫療世紀,國際醫療團隊是無國界的,期許全球醫療專業團隊的齊心共識與創新合作,為地球村努力;亦宣布第二屆將於美國舉行,讓更多美國NIH與歐盟資助的臨床專業團隊,投入全球化合作。該日研習會結束後,心動不如行動下,福島教授又另外安排了臺灣與日本的閉門會議,協商臺灣與日本直接進行臨床試驗合作,除測試與瞭解臺灣臨床管理系統外,亦展開臺日合作。日本預計將臺灣整套臨床試驗管理系統技轉合作至日本;本項合作案於選題及協商中,該測試臨床合作,將以歐洲ECRIN認證規範的規格下的進行,亦可作為認證的必要實際案例之一。期盼臺灣政府給予充分支持,藉由本項合作之全球拓展,作為臺灣與國際銜接之重要橋樑之一,讓臺灣生技醫藥研發實力、優勢與國際角色,於國際舞台展現,促進更多國際夥伴的「走入臺灣、投資臺灣」及產品上市,落實回饋臺灣人民、社會與國家。

二、與日本JPMA網絡互動和引進投資:
(一)國合團隊於2014年與NRPB產業化推動合作,將日本第一大跨國製藥公司引介予我方的學研單位,開啟雙方合作大門。依該公司的New Frontier Science(NFS)所聚焦的研究領域與媒合需求,安排國內研究者與之一對一洽談研發成果與合作,最後於2014年底該部門初步選取其中一位研究員,作為該公司在臺灣的第一位投資研發合作對象。

2015年4月雙方展開討論合作架構,紀威光博士代表國合特地至美國與該公司之美國分公司NFS部門,會談合作方向及後續事宜,該部門部長於同年6月來臺拜會我方研發者及其團隊,實際瞭解研發者所屬的研發環境和能力,藉以評估合作規模和內容。同時,該公司與我方研發者所屬機關的智財處,開始就合作保密協議等內容進行討論,於2015年11月完成簽署。在進入研發合作合約協商談判期間,國合協助與代表我方研發者,持續與日商溝通協調,於該公司和研發者所屬機關智財處,遇到談判僵局與瓶頸時,居中協調,多次促使雙方重新再啟動溝通管道;途中遇到該日商因內部組織重整,影響本合作案時程。國合以「密切地與雙方保持聯繫和追蹤進展」為角色,主動積極地疏通兩方的疑慮障礙。此合作案於2016年8月完成雙方合作契約簽定,耗時2年,終有所成。

任何成功的國際合作案例,從初次接洽至簽定實質合作契約的期程,最快速為一年醞釀期;中間過程的各學研單位的智財處審查、溝通、國際法規之相容性等考量費時,這也帶動我國學研單位的法規面向之落實國際化。

(二)引進JPMA日商使用臺灣「國家同步輻射研究中心–臺灣光源(Taiwan Light Source, TLS)」設施:
2015年之臺灣生技展期間,日本JPMA的三日商會員,於來臺參訪生技醫藥研發核心設施,國合團隊引介日商參訪臺灣同步輻射中心之TLS,日商驚喜我方所具備的先進設施等資源,遂提出委託服務需求。國合協助日商與輻射中心:完成保密合約簽署與舊型光束線設施試用,此項服務為該中心的首件國際服務委託案。雖然日商已對試用結果表示滿意,但表達仍希望使用新機型光束線設施;囿於該中心因現階段尚未對國外開放新機型服務,目前進行內部研議中。國合團隊將持續扮演雙向的溝通橋樑,居中協調、疏通調節與取得共識,力促此一國際服務合作案;冀期透過此一服務合作案,能更進一步落實將國內學研界與國際產業鏈連結,累積市場經驗,提昇臺灣國際服務水準。

臺日合作的綜效與價值
一、第二屆臺日研習會,除了整年度雙方窗口對窗口共同籌劃及不斷討論溝通外,日方為促進後續具實質合作方向,積極地針對雙向配對的各議題,一一深入釐清哪個方向最具交流綜效,這種真誠與嚴謹的專責幕僚作業與專責辦公室的投入,值得讓我們學習與改進。
二、日方來臺灣與會的研發學者們,讓我方親自目睹與經驗,日本學者間雖原先彼此間並未熟悉或認識,一方面是由於不同面向與科別的專業癌症領域,另一方面是學者來自不同大學或研究機構;但齊聚一堂,日本ARO研發學者,卻充分展現日本民族性團結一致的向心力特質,這的確衝擊我們對內合作仍不足的思惟與作風,賦予臺灣產官學研界的國際合作新思惟;進而透過雙方合作的凝聚力,奠定對整體臺灣的信任與中長期國際夥伴關係,以產品化合作目標前進。

三、相對地,臺日雙方交流下,日方透過與NRPB交流,了解臺灣產官學研界的多年努力成果、能力與能量,如TCTC、產學橋接中下游的專業服務及成為世界第一核准肺癌藥物的國家暨法規單位之配合,這些環環相扣的合作與努力,亦成為日本ARO及日本學者們,朝向與臺灣合作之新思惟。

四、臺灣與日本ARO的合作綜效,最重要的價值,是協助我國建立亞洲及全球系列鏈的國際合作網絡:
(一)藉由與日本學界聯盟平臺,創造了雙方學研界的合作管道,為國內生技醫藥的研發者,開創另一國際合作的機會。優勢包含:國內研發者,於遭遇困難時,可尋求國際夥伴合作與集思廣益的突破瓶頸,特別是臨床前至轉譯階段的研發階段,進而推向下游臨床試驗研究及邁向產品化目標。國際新藥從研發至上市,成功案例的期程是約13~15年的資源與人力的投入,藉由國際合作,期能縮短新藥上市所需時程。

(二)藉由加入日本ARO發起全球合作,成功將臺灣臨床試驗環境及TCTC 推廣至亞洲其他國家;進一步擴展至全球的國際舞臺。期能讓臺灣的生技醫藥研發能量、臨床試驗品質及臨床管理系統等優勢,於最後階段的銜接下游臨床試驗至產品上市的實力,於國際舞臺,站穩一席之地;同時開創更多國內外藥廠投入資源的機會。

(三)為因應日新月異新療效等面向產品化,國際法規單位面臨重重挑戰。借重本項全球化的合作,牽動各洲各國法規單位的把關、省思及調整更新,促進全球一致性審核標準。期能加速國內臨床試驗各階段審查,讓新藥全球同步、全球上市目標落實;這也可促進國內業界之早期臨床試驗於國內進行,節省成本及達成最大成效。

五、與日本JPMA的網絡平臺綜效:
(一)隨著全球醫藥市場競爭越趨激烈,跨國藥廠都已朝向協同合作方式進行藥物開發,透過合作分散風險,並深耕夥伴關係。國際藥廠如Merck、Pfizer、Novartis、AstraZeneca、及Takeda等都推出各種產學合作,以推進藥物開發及尋找新治療方向。亦如2015諾貝爾醫學獲獎的美國學者為例,他長期與美國Merck產學合作,穩固夥伴關係超過30年。藉與JPMA網絡平臺交流,期能引入更多日商投資臺灣研發者外,亦可透過APAC之開放式創新,推動亞洲地區跨國合作,以實現藥品開發合作,共同解決亞洲地區病患的各式疾病;也讓臺灣政府長期投入的亮眼的研發成果,成功吸引其他國內外藥廠之資金挹注與共同研發,不但補足我國資源的限制,更可加速研發成果的產品化,間接讓臺灣於亞洲及國際生技領域上,成為生技醫藥研發的重鎮之一。

(二)與日本製藥協會的二日商的跨領域之TLS委託服務,宏觀生技發展上,該服務目的不是收費事宜,真正價值是讓臺灣學習:日本如何將光電運用到新藥開發產業上的效益。日商藉由使用臺灣之設備,開創新藥研發的可能性;臺灣則是向日方學習該設備未來可被運用於開發新藥新方向與技術,期能開發國內後續相關產業的發展。

六、臺灣已建立與日本ARO及JPMA等夥伴關係,增加國內研發者的國際合作機會外,透過國際合作,可吸取國外產學研界的研發策略及產品導向的心智和研究精神。這些國際網絡平臺亦間接的協助我國人才斷層的潛藏危機,借助國內研發團隊參與國際合作,夥伴間不斷溝通與討論,讓創新研發之概念落實外,亦帶動國內年輕世代學習、累積國合經驗和建立國際競爭力的信心,凝聚年輕世代學者榮耀心及凝聚力,共同開創新世代的生技醫藥里程碑。

七、NRPB國際合作的角色,除支援暨推廣NRPB整體成果的國際橋樑外,亦拓展具可能合作的新國際夥伴與網絡。借重於國際夥伴的優勢與資源,提高我國生技醫藥創新能量的實力及國際角色。生技醫藥的進步,除產官學研的環環相扣的投入資源、齊心共識的共同努力外,與國際夥伴的共同創新研發,同為重要。誠如NRPB總主持人楊校長於2017年3月的內部討論會議,感性與理性兼備的勉勵研發學者,亦讓NRPB國合團隊省思:「NRPB建立的臨床資訊中心暨管理系統,最大效益的發揮,是讓更多國內外臨床醫師的使用與運用,讓系統國際化及普遍化,促進更多產品上市目標。雖臺灣因各種因素下,臺灣可以走得慢,但臺灣絕對不可停留不走。例如,臺灣須跟著日本ARO的全球策略腳步一起前進、互補與學習,才能維持臺灣基本國際競爭力。否則今日臺灣的優勢,將成為明日臺灣的落後」。

結論
臺灣政府先後推動的各階段性任務導向的生技醫藥行動方案,乃至現在的「生物經濟」與「5+2」產業,其目標皆為促進我國生技醫藥產業暨國際化的發展,讓臺灣於有限資源下,仍可立足於國際生技醫藥舞臺。NRPB的國際合作辦公室,在因應與配合政府政策之下,已與國際生技醫藥相關的聯盟建立國際交流的穩定基礎。誠如「百年樹人」的前瞻性思惟和諾貝爾得主普朗克教授所言:「心智」決定一切可能性。珍惜建立不易之國際合作成果與友誼,期盼NRPB轉型後,對國際合作之推動仍能有相關承接機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