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產學媒合作篇

萬其超/李國鼎基金會秘書長

某日,子張陪同工部李尚書來見夫子,夫子頗感意外,問道:李尚書光臨敝學院真是稀客,我儒家學院一向講的是做人的道理,貴部同仁大多不屑,認為讀書人沒有技術真本事,只好耍嘴皮子,講些空泛不用負責的玄學。你們打交道的對象都是那些科技學院,今日有何貴事,欲來敝院商量?

李尚書長嘆一聲:我要不是走頭無路,也真不會來找您老人家。想我們工部為了配合朝廷以科技報國的指示,這些年推動了幾個國家型大計畫,您也是知道的。當初那些科技大老自己規劃,自己分錢,自己執行還拍胸脯保證十年內讓我們魯國的經濟煥然一新,增加多少賺錢行業,哪知十多年過去了,鈔票都成了打水漂。現在那些御史大人,個個都是磨刀霍霍,準備好好修理我們工部,我發慌了去問那些科技大老,他們居然兩手一攤,怪我主管的這些企業不識貨、程度太差,無法消化他們研究出來的創新好料,我們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所以,我們部內沈侍郎建議我來拜訪您老人家,他說您總是能化腐朽為神奇,白的能說成黑的,說不定可以救我一命?

夫子嘆氣:怎麼到今日你還不醒悟,我們學術大老,不論哪一領域基本原則就是搶錢爭名、個個高明;真要落實交卷則厚顏推託,毫不臉紅,至於自我反省承認錯誤,那更是千古奇聞。只是談到技術,我實在不熟悉,但是我有位弟子名叫子貢,是位企業天才,今天剛好在學院的CMBA專班上課,他一定能為你分憂。子張,你去傳子貢來我這兒。

子張匆匆將子貢帶來內室,子貢了解狀況後稍加思索,即對李尚書說:尚書,你來我們儒家學院,真是找對了地方,我們最擅長是做無米之炊,化不可能為可能。你要知道,這些科技大老比我們儒家弟子還無恥。我們儒家裡外皆虛,人人皆知,我們自己也心知肚明,不敢多要錢只申請一些補助款,辦CMBA、儒學產學碩士專班,就好混日子。那些科技大老,明知做不出什麼好東西卻心狠手辣撈進大筆經費好不威風痛快,過了幾年做不出成績,就推說時間太匆促,於是計畫由一期變成二期、三期。硬是拖不下去,沒辦法的,寫一份報告,結案了事。當年給錢的部門,也不敢伸張,否則自己也有責任。甚至有辦法的,還能改頭換面,另闢戰場又是一條好漢。

你現處此窘境,既不能認錯又不知如何結案,我們儒家學院或能解你燃眉之急。我們儒學專講「仁」,「仁」之本義就是二人之間的糾紛。你要把目前的大難題包裝成小事一椿,就說這是業界與學界溝通上有些障礙,就像那青年男女,明明彼此需要但就是老鬧彆扭,成不了家。所以,二人之間就需要一位媒婆,儒家雖不擅長技術,但最懂得做產學間的媒婆,你就在工部提撥一筆錢,指定我們學院來主辦產學媒合專案,宣稱可以使雙方歡喜合作產生技術結晶。如此貴部和科技大老的面子也都保住了。

李尚書聽了大為興奮:子貢,難怪老夫子如此器重你,你才是產學雙棲的典範。但是當年那
些大老做研究時,為何就不能與業界早一點溝通合作?

子貢:我們魯國沒有誰是產學雙棲的典範,但是產學雙欺的典範倒是不少。這些大老哪會不知道企業的真正需求,也不是不曉得去溝通談合作,只是明知自己肚子裡的貨色賣不出好價值,真要提升品質要花多少氣力?現成可從政府拿到錢,吃香喝辣,誰還願意花腦筋冒風險?

李尚書,你也別以為我們真的能幫你撮合什麼好事業,我們只是幫你救急,渡過難關,做出一些假象,就像媒婆,安排相親、約會弄一番熱鬧形象。其實男女雙方條件太差,大家心裡有數,神仙也弄不成什麼佳偶。反正最近魯英公各方政績都差,不久可能就下台,到時候新人新政,誰還理會這幾個舊計畫,你們不是就過關了?

李尚書嘆氣道: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今後我寧可聽你們儒家的招術,也強過撒錢在那些科技大老身上了,尤其聽說現在學部對產學合作也很積極,到處說我們工部壞話,說我們工部績效不彰,再不趕快放些新消息,死馬當活馬醫,這些科技大老死不了,我這尚書地位是先不保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